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4】空星(ALL星谷悠太相关)

1、偷袭

人来人往的街道左侧,一缕淡淡的清香自街中心渐渐蔓延开来。
充斥着馨香的咖啡店内,身形高挑的紫发男子正背对着店门弯腰擦拭着桌面,本就不甚脏乱的玻璃桌面泛着淡淡的光芒。

这让他想起了爱人的笑容。

他们在一起不久,却如同伴侣般相处温馨。

他擦拭桌面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脑中浮现出与那个人相处的一点一滴,却忽觉有人在靠近自己。他试图转身查看,那人却突然跳上他的背脊,用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脖颈。

“愁,我好像想你了,就跑来看你了!哈哈~”那人元气满满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他的背后是一个世界。

#伴侣式爱情:更加深沉平和,如同现实生活一般的情感依恋,双方会一直保持温馨而又相互依赖的状态。

2、手指

某日凤组完成排练之后,那雪、天花寺,月皇已经走出了排练室,星谷悠太用缠绕在脖颈间的毛巾擦了擦汗,准备回宿舍,却发现空闲愁一反常态地向他走来。

“空闲,有什么事吗?”星谷笑问道。

空闲缄默地走上前执起星谷的右手,竟开始细细查看。

这无疑是一只让人有窥探欲望的手。小麦色的健康的颜色,流畅的肌理,细长的手指,撩拨着一时兴起的空闲的神经。就是这只手,在排练的时候占据了他的心神。

他的视线从细瘦精致的手腕,游离到宽窄适中的腕骨和掌骨,再到手指。星谷的指甲被主人修剪得十分整齐而可爱。

他不禁用右手轻轻在星谷的手指上摩挲,用自己的手指去感受对方手指的轮廓。

而星谷早已面红耳赤。

3、发

自从某次在天台安慰了失落的leader之后,空闲愁就喜欢上了揉自家leader的发顶,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觉得十分可爱而温暖——也仅限于揉揉发顶。

但他没想到命运会如此眷顾他。

某日他回房时路过星谷和那雪的房间。房间门打开了一半,里面的星谷身穿睡衣,头发湿漉漉地淌着水,手里拿着吹风机正要吹头发。

他鬼使神差般的轻叩门走了进去,拿过星谷手上的吹风机,说道:“星谷,我帮你吹吧。”

“咦?”星谷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后笑道,“好呀,谢谢空闲”。

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星谷只觉空闲修长的手指温柔地穿过自己的发丝,从上到下,由内而外,温柔耐心,仿佛他对待的不是另一个人的头发,而是一样珍宝,他正在擦拭着它。

而空闲只觉手中温柔的触感很好地取悦了自己。

他在收好吹风机之前低下头偷偷亲吻了星谷头上和主人一样总是精神奕奕的呆毛,忽觉好笑。

星谷听到空闲难得的轻笑声,觉得自己更比被对方温柔对待还要开心。

4、无法扼制的思念

这是星谷和空闲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新年,两人由于回家不得不分隔两地。

星谷悠太在继遇到自己憧憬的高中生之后,第一次尝到如此浓烈的思念的滋味。当然,这种滋味和那种滋味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想知道此时此刻空闲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如果有想他就更好啦!

他也想知道,空闲有没有窝在被炉里看晚会,吃荞麦面。

他还想知道,回家以后还是只能看到母亲的空闲,内心深处会不会难过。

行动派的星谷悠太拿起手机,一股脑地给空闲发了很多短信,把自己想到的问题全部发了过去——关于他父亲的除外。

于是空闲妈妈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新年时窝在被炉里一动不动一直想要睡觉的儿子竟然一直坐在桌旁,一直看着矮桌上一直发出信息提示音的手机,开心地微笑,然后十分认真的回复。

她开始好奇对方是怎样一个人,也感谢对方给儿子带来的快乐。

星谷在烟火映照下看到了空闲的好多条回信。他哭笑不得地轻声读道:“在被炉里”“没想什么”“有看”“有吃”在看到最后一条信息时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揉了揉滚烫的脸颊,把手机放在桌上跑去窗边看烟花。

手机屏幕上,一行意为“我也很想你”的日文映入眼帘。

5、跟踪

正是春樱烂漫的时节,身着黑色制服的少年站在樱花树下沉吟吸气,迈开步伐。

他伸出双臂,跃至空中,最终落于地面,低头浅笑,仿佛自己所有的不快都可以因为这个舞蹈片段消失殆尽,周身似有星芒在闪耀。少年相较平凡的面容因此变得引人注目。

他拿起放在樱花树下的书包飞奔而去,仿佛什么都无法消磨他对生活的热情。

在距离他几米远的樱花树后,一抹紫色稍纵即逝。

几日后,星谷悠太忽觉自己变得十分畏寒。

“发生了什么吗,星谷君?”邻座的栗山担忧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周围好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盯上了我……”星谷悠太说道,“应该是我的错觉吧……怎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呀哈哈哈~”

“……”栗山有些感慨星谷对自己魅力的不自觉和对他人的不设防,“总之要小心啊。”

“谢谢关心,我先走了。”星谷拿好手提包走出教室,那种诡异的感觉再次袭来。

数小时后他走下电车,一如既往地去樱花树林复习了那个舞蹈片段以后踏上回家的路。

“果然不应该多留啊……天已经黑了。不过真的很喜欢这个片段!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这样闪闪发光的人!”星谷在空旷的巷内呢喃道,瞳眸中满是愉悦的流光。

空闲愁听着前面那人自说自话的场景忽觉自己这种诡异的行为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一直偷偷跟着这个耀眼而不自知的人,从第一次看到他跳舞起。说实话,那动作很笨拙,连在自学歌剧的自己都比不过,却意外地有吸引力。他跟在他的身后,从学校到电车站,再到樱花树林,再到他的家,最后返回自己家里。

意识放空的他不小心踩中了一个石子,他努力稳住自己的身体,但衣服与书包的摩挲声还是不可避免地回荡在巷子里。星谷悠太猛地转身,看到巷口一手提包一手扶墙的少年,内心泛起熟悉的寒意。“你……!”他的瞳孔猛地收缩,颤抖道。

“我在跟着你。”空闲愁索性走进巷子把少年困在自己的臂弯和墙壁中间,吻上他的额头,“你很好。”“……”星谷半晌失语。

两人在一起之后,这一幕经常成为两人之间的资谈。

6、偷拍

作为菜鸟摄影师的星谷悠太被上司训斥后低着头走出办公室。

他是持证上岗,但却无半点实际经验,第一组照片就拍得极为粗糙,甚至连最基本的光影和角度问题都没有解决好。上司看到他上交的照片便把他批得狗血喷头,丝毫不留情面。

好在他恢复能力异于常人,想起自己在公司的展览室里看到的前辈的作品就恢复元气,斗志满满。

总有一天,他要成为公司最出色的摄影师之一。

在平行世界依旧是行动派的星谷带好摄影设备便大步迈出公司,打算外出寻找灵感。

星谷悠太一直觉得成为摄影师以后,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都变得十分有趣。或许在某个瞬间,某个你不知道的人或事物就会带给你惊喜。

比如眼前之人。

这人动作娴熟地抬腿从摩托上下来,解开摩托后座绑着外卖盒的带子后把外卖递给前面鲜花店的店主,随即解开头盔,露出轮廓明晰的侧脸,紫色的瞳眸因为阳光的照射微眯。他抬手抹去鬓角的汗珠,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星谷情不自禁地退后几步拿起摄像机悄悄将镜头对准阳光下花店旁的青年,采光、调焦、摁下快门等一系列动作奇迹般地在一瞬间被全部完成。他在青年注意到自己之前慌忙将摄像机装入包内,装作在路边整理东西的样子,耳廓和脸颊红得滴血,却发现青年单手托着头盔向他走来,默默地盯着他,眼神中却带有揶揄的意味。

【#第一次偷拍就被抓包怎么办,很急,在线等#】

几年后成为绫薙娱乐著名男模的空闲愁在某次访谈节目中被问到自己是如何踏上这条道路时,他正色道,“因为某个人一时冲动之下拍的照片”。

底下坐在观众席上的星谷一手扶额,一手拿着一张照片,上面有抹深沉的紫。

7、单恋

赛车手空闲愁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还不怎么会骑自行车的小弱鸡。

他最近开始放弃和虎石和泉等著名赛车手比赛的机会,转而去赛车场旁边空旷的自行车租用地闲逛。在他刻意而为之下,他每次和“包租公”星谷悠太的偶遇当真天衣无缝——至少以星谷悠太察言观色的本领并没有看出来。

第一次发现“小包租公”星谷是在某个炎热的夏日,他和虎石和泉酣畅淋漓地比过一场F1以后忽觉口干舌燥,想要找水喝,却发现赛车场周围的便利店竟然关门了。“走投无路”的虎石和他只好尝试去隔壁的自行车租用地“借”水喝——有借无还的那种。

但是走到门口他就后悔了。

往常人至中年仍然帅气英俊的大叔不见了,换成了一名阳光可爱的少年。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少年正百无聊赖地叠着纸星星,十分自然,丝毫不觉自己做女气的动作有什么奇怪之处。

虎石当即双眼放光,立刻上前搭讪。少年被虎石带偏了节奏,把折了一半的星星放下,起身去店后面的小冰柜里拿了两杯冰镇奇异果汁递给两个不请自来的人。

虎石和星谷两人全程相谈甚欢,空闲没办法插嘴,只好默默喝着奇异果汁。冰凉微酸的口感中和了他的部分阴暗情绪。

星谷说他其实不怎么会骑自行车,只是来帮忙看看。最多一周以后就不再来了,还要继续学业。

星谷告诉虎石,他姓星谷名悠太。

空闲、虎石和星谷告别的时候,星谷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空闲只好抽时间自己去看星谷——当然他并不想太刻意,就有了开篇提到的诸多偶遇。

真正发现自己喜欢星谷是在某个同样炎热的下午。他看到星谷推出一辆自行车,摔倒,再站起来,再摔倒,可爱清秀的脸变得灰扑扑的,眼睛中的星芒却丝毫未减。他想,终其一生,他只想拥有这个慷慨,可爱而不知道退缩和放弃为何物的少年了,但他到现在都没办法和星谷像虎石那样有那么多的交流。

而且星谷有喜欢的人了。那天他叠星星其实也是要送给那个人的,听说叫月皇海斗,是著名的歌剧世家的二公子——这也是虎石告诉他的。当时的虎石神情抑郁,几乎快要落泪。

有一个泪包发小的空闲默默想到,这应该就是单恋的滋味了,酸涩却甘之若饴。

8、收集癖

星谷与空闲交往后首次去空闲家拜访时看到一个上了锁的大柜子。那柜子与现代使用的书柜不同,是全封闭式的,柜门上没有可以看到柜子里面的物品的玻璃。

“空闲,不、愁……哈哈果然有些不习惯啊~”星谷挠挠头笑道,“这柜子里有什么东西呀?”

“……没什么。”空闲伸手投喂自家爱人一块日式点心,表情有些细微的不自在。

味蕾被略苦的抹茶味和清甜的樱花味占据的星谷完全忽略了空闲表情的变化。他开心地咀嚼着恋人喂给他的食物,腮帮一鼓一鼓地好像只可爱的仓鼠,眼尾和唇角满是欢喜。

空闲伸手捏捏星谷的左脸颊,又凑上前在鼓起的右脸颊上浅吻,心道这事应该算是翻篇了。

但鸡汤告诉我们,什么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半夜起来喝水的星谷路过那个柜子,被压抑的好奇心又一次占据了上风。他在附近某个隐蔽的角落摸索到了某个形似柜子钥匙的东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钥匙插入匙孔,轻轻一转,柜锁被打开了。

他刚要伸手打开柜子却发现榻榻米上自己的影子右前方有一个更为高大的影子,僵硬地转身看向听到开锁声赶来的空闲。

“!空闲,不,愁,我……啊啊啊!”星谷看看空闲又看看手里的“作案工具”,最终选择把拿钥匙的手藏在后面。

“我看到了。”空闲把灯打开,伸手抓过星谷的手,把他的指头一根根掰开拿走钥匙,“其实也没有什么,你看吧。”

星谷走到柜子前面,把锁拿开,打开柜子。

里面放着许多随处可见的东西,有吸管,有易拉罐,有胸章,甚至还有……

“!”星谷的脸爆红,“这这这这不是?!空闲!”

“……”空闲诡异地心虚道,“这是你喝牛奶用过的吸管,这是你喝过的易拉罐,这是你演出戴过的胸章,这是……咳、这个你知道的。”

星谷终于知道自己的泳裤为何不翼而飞了。

原来这一柜子的东西都是……

看着自家看似高冷的男友,星谷顿觉无力。

9、窥

帝国机甲师空闲愁突然发现从联邦远道而来的小上将对自己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不次于他珍藏的古地球时期的摩托车和头盔。

一开始他认为这种吸引力来自于对方强大的精神力。小上将的精神力海里星光璀璨,如同星谷悠太在星际比赛中驾驶机甲时充满流光的瞳眸。

于是他做出了一国高精尖人才不会也不屑做出的举动:偷窥。

这是星谷悠太昨天上午参观的时候摸过的石像。

这是星谷悠太昨天中午赴宴时坐过的椅子。

这是星谷悠太昨天晚上沐浴时使用过的花洒。

空闲愁仍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内心的波动。他住在星谷悠太窗户对面的房间里,在窗帘的遮掩下拿出望远镜,缄默地看着对面的风景。

与他仅相隔数米远的小上将正开心地在房间里与人通讯,光脑屏幕中的人似乎是联邦声名远扬的二皇子月皇海斗和另一军团的上将天花寺翔。两人似乎在因为什么争论不休,小上将却无任何阻拦的意味,饶有兴趣地看着,眼中是连他自己都可能没有发现的依赖与恋慕感,至于空闲为什么知道——

每天早晨,他穿戴整齐走到洗手间,看着洗脸池里的水从自己指缝中淌过时,想起自己每天看着的小上将,再抬头,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一向感情淡漠的双眼中满是波澜,与星谷悠太的眼神如出一辙。

或许这样的行为他还会持续许久。

10、偷听对方通话

星谷悠太突然发现自己的恋人对自己有些冷淡,没有像以往一样在结束每天的训练后趴在他背上,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他,一向积极乐观的他突然有些伤心。

【空闲怎么了,发生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事情了吗?】

【是我做了什么让空闲不开心的事吗?】

【啊啊啊怎么办?!】

于是空闲愁也发现自家总是精神奕奕的恋人有些消沉,没有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扑到他怀里,带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撒娇的意味,温柔地看着他。但他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在悄悄做的事情又无法向星谷悠太言明。

【唉。】两人心下叹息,抬眸却无任何困扰之色。

某日空闲愁坐在空无一人的排练厅里打电话,语气轻快,脸上是星谷近日一直未见到的温柔的神色,十分愉悦。

这样的空闲让星谷也觉得很快乐,却也酸涩,或许因为能让空闲这样快乐的人不是自己。

他悄悄走到门口,低头偷听空闲通话,却因为隔了一些距离只能听到“喜欢”“很开心”之类的只言片语,对方似乎是个温柔好听的女声。

【所以空闲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了吗?】星谷悠太眨眨眼睛,发现自己眼前有些模糊。【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有些视疲劳吧。】

隔日,空闲紧绷着脸,伸手拽住星谷的胳膊带着他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刚要开口却发现爱人满脸泪水。对方一边哭泣一边说着祝他幸福。他好气又好笑地解释自己只是想带他回家而已。

“妈妈很想见你。”他伸手轻轻揉着悠太的头,吻上他通红的脸颊。

11、胖次

由于自身职业无暇顾及家务的宇宙新星星谷悠太终于下定决心订购了一个智能管家机器人,并取名空闲愁。

由于设定程序的原因,空闲虽然有人类的外表和身体,但并无人类的情绪。他每日都十分勤勉地照顾星谷悠太的起居生活。

星谷悠太惊喜地发现他再也不需要每天都要忍受饥饿或者喝难以下咽的营养剂,也不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因为堆积如山的家务烦恼。

【空闲真棒啊!】他一边吃着咸味厚蛋烧一边想道,清秀可爱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笑容。

空闲却只觉自己体内的机械心脏有些超负荷运转的态势,一直在微微发烫。他觉得这很不妙。

这种超负荷的感觉在他第二天为星谷悠太清洗衣物时更加明显。

他一直不懂人类为何要贴身穿一层这样小而无法完全遮蔽身体的衣物,但在拿起星谷悠太的胖次的时候他却突然有些不忍把它扔到洗衣机里。

【改天去修理店?】

【不想扔进去。】

【服从核心第一指令,带走该可疑物品。】

空闲一脸正色地运转着自己的程序,把星谷的胖次放到一个袋子里走到自己的机械润滑油舱旁,慢慢把它放了进去。

于是星谷悠太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他的胖次总是不翼而飞。他询问空闲,对方却总是回答“不知”,无比信任空闲的他自然不会一直追问。

然而一直不追问的结果就是——数年之后,星谷悠太成为地球历到宇宙历里唯一一个拥有智能机器人伴侣的人类。

12、只属于你和我的时间

星谷悠太再一次路过空闲打工的咖啡馆。

【真的好巧啊,其实今天去的地方并不顺路。】他怔怔地想道,抬眸却看到空闲站在门口缄默地看着他,眸中满是期待的流光,仿佛已等待许久。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进入咖啡店小憩的时光已成为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他一边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总来麻烦空闲你”一边紧随空闲步入咖啡馆,照例选择了以往的位置,然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空闲工作。他有时会看到空闲手拿托盘信步踱过他的身旁,姿态自然洒脱;有时会看到空闲认真地筛选着可可豆,棕黑色的豆子从他的指缝滑落,在他心里留下浅浅痕迹,却无法被咖啡醇厚深沉的香味掩盖。

他最喜欢的却是午后的时光。咖啡店里没有客人,忙碌的空闲会停止工作坐在他的身旁。他还会带着小点心和饮品,有时是一小碟枫糖杏仁饼和一杯Espresso,有时是一杯奶茶和一份巧克力曲奇。他自己总是喋喋不休的那个人,空闲也总是那个温柔而包容的人,然后精神活跃的他会难得安静下来看着空闲,并在看到对方疑惑的目光后连连摆手遮掩自己的失态。

“今天是卡布奇诺。”空闲拿着一只小巧可爱的陶瓷杯走向星谷悠太。悠太连忙道谢,伸手接过杯子,看到杯中有一个泡沫组成的爱心,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双颊滚烫。

他看向空闲,发现对方好整以暇地托腮看着他,嘴角是浅浅的弧度。

我也喜欢独属于你与我的时光,如爱般温暖绵长。

13、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

     【今天的星谷班长有些不同。】空闲愁坐在后排百无聊赖地想道。当然,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班宠有什么变化,但无奈对对方太过了解。

     这个人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克他。他都开始怀疑对方的脑内是否有雷达一样的感应装置——每次他想要逃课、抽烟、打架,这个人总会出现并且义正言辞地把他带走。

     “空闲不应该放弃自己!”星谷悠太坚定的模样浮现在脑海里。

     “哪里有,放弃自己……”微醺的春阳温柔地撒在他的脸上让他昏昏欲睡,在他阖上眼皮之前,熟悉的身影从眼前掠过又走了回来。星谷班长在轻轻揉着他的发旋,言语已经不甚清晰:“空闲,快上课了,不能睡觉……唉,既然你这么困了就睡吧。”

【他是不是把刘海剪短了。】在失去意识前,空闲脑海里出现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关于班宠星谷的。

下午的梦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他梦到父亲气若游丝的模样,梦到母亲的泪水,梦到少时他的梦想。白天补眠,打架,夜晚打工,午夜去盘山公路和发小比赛骑摩托车,然后白天再补眠,如此恶性循环,真的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空闲有些不同。】尽管空闲仍然像平常一样,补完眠以后就面无表情地发呆,但星谷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失意。

 于是他放学后再一次伸手拽住欲去胡混的空闲认真道,“我有话对你说。”

空闲淡淡地瞥他一眼,难得配合地跟着他走到角落里。

【果然是剪刘海了。】班宠的眼睛更大更亮了。

“空闲,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星谷问道,“有的话可以告诉我,我们不是朋友吗?”

空闲觉得自己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玩笑。在他心里,不交作业、态度冷淡、生活颓废的他和这个生活规律、学习上进、乐于助人、勤奋刻苦还十分可爱的小班长没有任何交集。

【#刚刚那堆褒义词真的是我想的吗?】

空闲开始神游万里,但内心还是觉得有些温暖。除了母亲和发小虎石以外,也只有这家伙一直拽着他不放了。

“空闲,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是这么想的。我其实也很笨拙……”星谷顿了顿,随后略带腼腆地笑道,“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知道放弃梦想的方法。”

 许多年之后,站在国际摩托车赛场中的空闲愁才忽觉那时自己对星谷细微变化的了解是源于对对方的在意。他拿出脖颈上戴着的项链,轻吻上去,仿佛上面有一片星空。    

14、DIY
某次合宿时凤组leader星谷悠太一时激动,立下了每个人都要挑战diy艺术品的flag,自己却无法脱身。他的队员只好照做,以此来拯救他们的队长在别人心中的形象——尽管早已所剩无几。

星谷悠太一边道谢一边粗神经地笑笑,毫无忏悔之意。

当然他不会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绝非他自己想的“轻率、莽撞”之类的贬义词,反而和“可爱”之类的褒义词脱不了干系。

装作很生气的月皇和天花寺命令自家队长去拿着小锯子锯前辈们提供好的长木条,星谷悠太只好拿着锯子走向木桌台,背影十分萧瑟。那雪和天花寺笑出声来,就连月皇也背过身去捂住嘴笑个不停。

空闲沉默着走过去,伸手给leader指明按照DIY计划确定的横截面的位置,又揉揉星谷的头,轻声说道:“星谷,辛苦了。”

星谷悠太只觉自己看到了天使。

午后的时光来的如此之快。

星谷本以为空闲也回房午休了——毕竟他一向嗜睡。但他却惊讶地发现空闲独自坐在楼梯上拿着刻刀在他锯好后一分为五的木块上雕刻,神情无比认真。

一人雕刻,一人静静观望,如此过了许久。

刻好木头的空闲抬头,发现了看着自己的星谷悠太,一瞬间十分局促,但他还是伸手把自己的成品递给了星谷。

“给我的吗?!谢谢空闲!”星谷开心地接过空闲的“杰作”,仔细看了看,“……空闲,你雕刻的怪兽真可爱,哈哈,哈。”他发现自己在一瞬间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空闲嗫嚅道,“我雕刻了星谷。”他看着星谷不可置信的神情忽觉有些委屈,心里空落落的。
15、冲动

或许再沉稳的人也会有冲动的时候——星谷悠太认为此时的空闲愁就处于这样的状态。

空闲愁愤怒的神情使星谷悠太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他并没有做什么,不是吗?为什么一向沉稳的空闲会这么生气呢。

他只不过是来收回自己送他的一样东西,然后……

“愁,你把它还给我吧。然后我……”星谷悠太认真道,他伸出手向空闲索要一样东西。

空闲反常地一把打开他的手。“星谷,不要践踏我的心意。你只不过是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空闲,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啊。我去找月皇是因为……”星谷悠太忽觉羞于启齿,也苦恼于空闲此时“我不听,我不听”的状态。

他只不过是想要回自己一时兴起折给空闲的草戒指。

空闲看着面带犹豫之色的星谷只觉满心绝望。

【果然自己还是比不过那个人吗。】

星谷看到空闲的眼睛变得湿润才忽觉事情真的大条了,他慌忙拿出藏在口袋里的小盒子大声说道,“空闲,我是想给你这个啊!我找他是让他帮忙设计样式的。”

空闲愁只觉自己之前的冲动毫无意义,甚至有些好笑。他胡乱抹了把脸,戴上自己的戒指,又小心翼翼地把另一只戒指为星谷戴上,然后紧紧地把这个让人操心的家伙搂在怀里。

16、酒

某日“星屑”队长星谷悠太和队员空闲愁去绫薙娱乐拍摄新专辑mv,途遇已变为“星屑”迷妹和星谷粉的新人主持人涉谷澄。

她手中拿着一盒菊正宗清酒,热切地看向他和空闲,然后把清酒递给他,说道:“请务必收下!”

“谢谢。”他浅笑着欲伸手接过,空闲却先他一步拿走盒子。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和涉谷澄告别。

涉谷澄只觉自己的眼镜度数又应该调整了。

拍摄完mv后已是夜晚,考虑到公司距离空闲愁的公寓较近,两人决定去空闲愁公寓一醉方休。回去时两人已十分疲累。

空闲拿出两个小平底杯并斟满清酒,看着星谷把烤鸡串、枝豆等下酒菜摆放在桌上。特意调整成昏黄色的灯光下这人的轮廓如此柔和。

空闲只觉自己还未品酒便已有醉意——尽管因为这家伙非要去买下酒菜导致两人被粉丝认出,围追堵截了好久,两人才会如此疲累。

星谷一直叫嚣着一定要把队员喝趴下,自己却是一杯就倒的体质。空闲神情无奈地把已经醉了的星谷抱在怀里,心里却十分欢喜。

他低头轻吻心上人的唇瓣,手指轻抚自家leader的脸侧,看着星谷悠太毫不设防的姿态,只觉清酒的醇香在内心不断发酵,使他淡漠的神经泛起波澜。

就如同星谷悠太其人走入他心中时那种猝不及防的感觉。

17、狂热的情书/简讯

“我喜欢你。”

【又来了。】

星谷悠太无奈地关掉手机屏幕,托腮想道。

他今天已经三次接收到这样的简讯。

不知是谁如此无聊,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很有趣的样子!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星谷悠太开心地想道,并把自己寻找“神秘人”的计划告诉了队友。

那雪,月皇,天花寺只觉有找出那个人并胖揍一顿的冲动,空闲也十分认真地表明自己会帮助队长。

但只有电话号码作为寻找讯息果然还是过于勉强,而且星谷悠太惊讶地发现发来简讯的号码变了,好像对方知道自己在寻找他一样。

【会不会是我身边的人?】他想了想自己身边的人,那雪,月皇,天花寺,空闲,辰己,……忽觉不寒而栗。【不会吧。】

思索无果的星谷悠太只好当做没有看到,但内心还是很在意,而这种在意透过他的言行表现了出来。凤组的成员都发现自家leader最近十分憔悴,就连笑容也十分勉强。

自觉忍无可忍的星谷悠太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他决定寻找一个人陪他演一场戏。

隔日,他在星路所有人面前拉住虎石的手说道,“我知道简讯是虎石你发的。其实我对你也有好感。”

知道对家leader在演戏的虎石不可避免地给自己留下一丝幻想,他揶揄地说道,“星谷你明知道了还直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了啊~我就喜欢你这一点。”他反搂住星谷,却为发现周围许多人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训练完之后教教他怎么做人(误),这些人中甚至包括他的leader。

星谷悠太低下头,难得“不胜娇羞”地浅笑,眼角的余光却在观察周围人的反应,但仍未发现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看来不是身边的人,难道是……?!】

那封简讯的内容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已成为他的心病。他也越来越在意发简讯的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向一直不回复的他诉衷肠。他突然很心疼那个人。

第二天晚上他独自走在路上,忽觉身后响起一个人的脚印声。他下意识想要逃脱却被身后的人紧紧圈在怀中。

“星谷,那些简讯是我发的。”身后的人声音闷闷的,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型犬。

“……”星谷抬手揉揉空闲颈侧的碎发,不知说什么好。

【貌似这种结果也不赖?】

18、微热的视线

或许恋爱以后对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会分外敏感——至少星谷悠太是这么认为的。

他时常能感受到空闲微热的视线在他周围打转,即便移开也不会超过10分钟。这种视线时常让他心跳加速,也想悄悄转头看看空闲。

某次他终于转头定定地盯了空闲几秒,却觉头上火辣辣的痛。

“星谷你在看什么呢?”对星谷悠太上课神游万里的行为忍无可忍的老师拿起教科书就是一个爆栗。

星谷一边连声说着“抱歉”一边偷偷地傻笑,对于老师的说教充耳不闻。

空闲看着恋人可爱的模样,感受着恋人同样微热的视线,满心欢喜。

19、睡颜

空闲愁最喜欢午休的这段时间,因为他能够看到星谷悠太毫无防备的睡颜。

星谷悠太喜欢在午休时间枕在空闲的膝上睡觉,睡着的他一改日常阳光活泼的样子,变得十分安静。他双眼闭合、嘴角轻扬,天台上的柔风拂过他额前和耳侧的发丝,让空闲心里痒痒的,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揉揉他的头发。

【午安,悠太。】空闲略向后倾,靠在墙上,阖上双眼。

希望能与你做一样的梦。

20、贪恋温度

清晨微醺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棂照到了房间内相拥的两人身上。

空闲伸手揉了揉星谷的头发,又捏捏他的鼻尖,在他脸颊上轻吻,“悠太,该起床了。”

星谷不满地嘟囔了句什么后试图翻身远离打扰他赖床的“干扰源”,却被“干扰源”揽回怀里。

空闲在星谷背后蹭蹭,只觉一本满足。

其实他也不想起床,只因为贪恋星谷的温度,既然对方也不欲起床,那他便顺势而为。

Gift4   The End。

评论
热度 ( 24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