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5】琉悠(ALL星谷悠太相关)

第一次肝双队,不妥之处敬请见谅。

------------------正文------------------

日光微醺,透过窗棂挥洒在室内。

不知名的鸟雀清脆婉转的声音萦绕在耳畔。他轻轻掀开被子坐在床上,脑海中满是梦中的情境。

尚且年少就取得不俗成绩的他自然眼高于顶,漠然地看着一条条道路、一张张面容从他身旁转瞬即逝,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对什么都不屑一顾、觉得没有挑战性的寒凉心态被遮掩得天衣无缝。家境不凡,外貌出众,又身为“STAR OF STAR”的队长的他自然无需理会别人的谬赞与妄断。

也正因如此,卯川三番五次挑衅凤组的成员,他也只是假意训斥便不再多言,随事态自然发展就好,他辰己琉唯只乐于作壁上观——说观众于他而言未免掉价。比起众人说的公主,他更愿意称王。

毕竟,掌控感总好于被掌控的无力。

对于卯川立刻停止挑衅的反应,他内心亦是满意的。

真是省心省力的队友……只要他轻声提醒一下,他们就会按照他的建议行事。这对于只有出众之人才能入眼的他真是福音——要知道,天才总有一些怪癖,他的队友倒也不是不可掌控。

不过人心总是有温度的,相处许久,情谊是有,但是深是浅,倒也不得为知。

总归不会什么事都袖手旁观。

但这个为人处世与他大相径庭的人,终是闯入了他的生活。

一向吝啬于夸奖别人的他在别人夸赞星谷悠太的时候,竟会不由自主地附和道,“他是太阳。”

源源不断的温暖与力量自星谷悠太内心奔涌而出,在他的行为举止中体现出来,如同微醺的冬阳,暖心却不灼人。

辰己琉唯第一次放慢自己的脚步去观察一个人的成长,看着这人从一开始连节拍都无法找准的菜鸟成长为如今能歌善舞,与虎石和泉合作主持娱乐节目也毫不逊色的新兴组合“星屑”的leader,只觉慰藉与无来由的骄傲。

在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不打无准备之仗的辰己琉唯决定将这种感觉归因为,出身平民最后出乎意料斩获华樱会首席宝座的现“星屑”队长星谷悠太没有给绫薙音乐学科丢人。

享用完早餐后,他漫不经心地查看助理递给他的行程表,目光触及“作为投资方代表观看排名top1的娱乐节目的录制过程”时轻笑出声,满怀期待。

而此时的星谷悠太正为自己有机会与许久未有交集的辰己琉唯见面而开心。在学院的那段时间里,辰己琉唯不仅十分温柔、耐心,而且屡次对身陷困境的他出手相助,虽然他们不在一个队伍,但情谊并不弱于队友。许是由于辰己选择了继承家族产业,他选择了出道,毕业后两人再未见过面。

他的嘴角扬起一个温柔而可爱的弧度,眸中带着自己也不知晓的恋慕。

如果两个人互相喜欢,那么即便彼此都不自知,也是欢喜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便到了观看录制的日子。

略拥挤的化妆室内,星谷悠太与虎石和泉正一边让化妆师化妆,一边进行主持词的最后一次校对。

“在这种时候,虎石你应该……?”感受到搭档的注意力已经转移的星谷悠太抬头,在一对艾绿色的瞳眸中看到了两个下意识笑意满满的自己。

“好久不见,星谷君……还有虎石。”如沐春风的笑在辰己琉唯颊侧绽开,在视线触及虎石和泉后温度略减。他矮身把一束包装精美的小雏菊放在星谷旁边的梳妆台上,斜靠在桌旁,缄默地看着两人。

虎石和泉内心扶额,却发现自己没有埋怨自家队长双标的立场。

毕竟,星谷悠太过于迟钝,临近毕业时因为在“告白高峰期”都没有人向他告白哭诉,却不知他们用尽手段逼退了多少意图染指首席的人,而且男女都有,上至来学校参观的前辈们,下至刚入学的后辈们,无一例外。吹星谷在星谷悠太继任首席后已经成为了学员的日常。

他面上却丝毫未显,笑着和自己学生时代的队长打了招呼,然后抢先拉着星谷悠太走向录播室,顿时感觉芒刺在背,内心却十分窃喜,下意识握紧星谷的手。果然,他期待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笨蛋星谷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所以并未挣脱开他的手。

综艺节目黑马一瞬间嘴角抽搐,模样十分不忍直视。

跟在两人身后的辰己温声谢绝了工作人员的陪同,坐在距离录制设备最近的地方,观看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两人与嘉宾间的互动,忽觉越发喜爱星谷。

恰逢一部大制作电影在国内上映,票房水涨船高,因此本期节目的嘉宾都是在娱乐圈内能排得上号的大咖,甚至还有获得国际奖项的影帝,以目前星谷和虎石的身价自然只能望其项背,但两人不卑不亢,一开始就表现得妥帖周到而不显谄媚;双方在言语间有过不和,但都被星谷妙趣横生的即兴发挥与虎石默契十足的回应化解。他听着周围的赞叹声,第一次体会到由衷地为另一个人的成就而欢喜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再也无法静观其变,近距离感受到的虎石与星谷的默契令他如鲠在喉——终归是占有欲爆棚却不动声色、只欲慢慢收网的冷血动物,默默盘踞一方,等待猎物落网果然已无法满足他的需求,是时候主动出击了。

他有种诉衷肠的冲动。

待星谷与虎石鞠躬谢过周围工作人员后,辰己琉唯立马拽过星谷悠太狂奔跑路,徒留始料未及、濒临“我心已死”状态的虎石和泉应对众人类似于“星谷与辰己boss是什么关系”的疑问。

星谷悠太却只觉新奇,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辰己琉唯火急火燎地要做某件事情的样子,毕竟这人遇事一向游刃有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肯定不会相信,高校时期的对组leader竟然也会有狂奔到气喘吁吁的时候。

两人相对俯身平复呼吸,任汗水自鬓角略过脸颊没入衣内,恍惚间透过余晖看到了过去的他们。

一无所有,却也拥有天下。

两人相视一笑,有什么在空气中渐渐发酵。

“辰己你这么着急拽我出来,有事?”星谷悠太瞳眸中满是柔和的笑意,在夕阳映射下带着同样不自知的蛊惑意味。

“星谷你总是给我惊喜,所以,不管是那个时候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让我欢喜。”辰己凝视着星谷的脸庞,情不自禁地上前揉了揉对方标志性的呆毛,手却被星谷拍开。

他内心闪过一丝慌乱,随即而来的却是如酒般随岁月流淌越发醇厚的兴趣与占有欲。

“……辰己你在想什么?再不回去就没有办法拿到你送给我的花了,那间化妆间很少启用,工作人员估计已经在锁门了。”星谷率先小跑几步,随即侧身笑道,“辰己你今天也给我不少惊喜……我是说,”他瞬间面红耳赤,“琉唯……?”然后如同离弦的弓箭般转身跑开。

辰己琉唯的心绪如同乘坐了过山车般大起大落,面对俗套的桥段他却不觉尴尬,反而饶有趣味地追逐着星谷悠太,敛目而笑。

从今以后,他会是捕捉星星的王。

Gift5 THE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35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