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6】卯悠/戌悠二十题(ALL星谷悠太相关)

授权图同之前的双鲁文,内容里有cp转换,OOC和跑题预警。

1 、牵手

在竞选华樱会之前,不间断地训练自然是必要的,也是辛苦的。

饶是经常元气满满的奇迹星谷也有些疲惫与消沉了。

他低头走在队伍前面,罕见地一言不发。凤组其余成员看到自家leader如此劳累十分心疼,选择聊些别的话题来活跃气氛,但星谷还是没有接话。

这时一阵风拂过,凤组众人见多不怪地看着戌峰诚士郎大跨步地掠过他们周围,一边蹦跳着一边陶醉地吟唱着最近的练习曲目,自成一个世界。

“嗯?”戌峰眨眨眼睛,他似乎有瞥见四根耷拉在头上的呆毛(?),不由得放慢脚步,“星谷~一起来唱吧~”

“不用了,我……戌峰?!”正欲礼貌拒绝的星谷猝不及防就被戌峰诚士郎拉住了右手向前走去,微仰起头就可以看到对方唇角充满活力的弧度和明亮的瞳眸。

“Music~”戌峰不由分说地拉着星谷在路的一边跳起了华尔兹——伴着他自己的歌声,在看到星谷恢复笑容后看似漫不经心地停了下来,与星谷悠太十指相扣着走向宿舍。

被无视的凤组其余成员纷纷扼腕叹息。

2、玩游戏

人的灵魂或许都是个人所特有的、独一无二的,因此,平行世界正在读小学的他们性格也与另一个世界在高校就读的他们相差无几。

“我没有被打到!”卯川晶忽视掉掉在地上的沙包,侧头说道,继而又转身看向眼前的小伙伴们。

“嗤、本大爷才不和你这种人理论,”小梨园贵公子一手揽过某个面瘫小公子的脖子一手搂过小班宠嗤笑道,“我们走。”

某面瘫小魔王缄默地站在一边,显然是默许的;旁边可爱的小男孩一改平常温软的模样也学着天花寺平常的样子撸起袖子,似乎准备应援同伴。

“我,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卯川晶桃粉色的大眼睛里有泪珠在打转,脸色绯红,“啧,不就是一堆候补的差生……”

“你说什么?”天花寺翔放开月皇海斗和星谷悠太走上前去拽住卯川晶的领子,“你给本少爷再说一遍?”

“啧,我,说啊……”他软糯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却还是执拗地看向眼前怒气冲冲的天花寺,“你们,不过是一堆候补的……”

一阵拳风袭向他的脸颊,他慌忙闭上眼睛。

但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未如期而至。

“天花寺,不能这样。”小星谷慌忙在卯川身前站定,看着天花寺一字一句道,“他只是想和我们玩久一点而已,也没恶意的,不要打他。”

“啧,既然星谷替你求情了、”天花寺闻言转身向教室走去,“真麻烦、快回教室吧,要上课了。”

月皇海斗、那雪透,空闲愁闻言也向相同方向走去,眼角余光却看着自家小班宠。

“好~”小星谷笑道。他走出几步后又折返回去,拉着卯川晶一起回教室,一边走一边说道,“卯川不要哭啦~不过,以后做错事情要承认哦,不然不是好孩子~”

“……哦。”卯川侧头不情不愿地说道,脸颊却一片殷红。

3、接吻

【卯悠】

“星、星谷,我亲上去,额,喽。”卯川迷糊道。

“卯,卯川,我,啊啊!”星谷面红耳赤地抱头哀嚎,“这要怎么办……唔!”

卯川索性一把搂住星谷悠太的脖子啃了上去,“好像,还不赖?”

“……?!”星谷悠太不可置信地捂住嘴闷哼。

【戌悠】

“哈哈~a surprise~我要捂住你的眼睛喽~”戌峰笑道,“悠太要不要猜一猜~”

“?什么?”星谷悠太仰头,满怀期待道。

“当然是~”戌峰诚士郎吟唱到一半就悄悄凑近星谷悠太的唇角,含糊道,“唔,kiss~”

“唉唉唉唉?!”猝不及防被吻的星谷眩晕道。
4、换穿对方的衣服

凤组其余成员无法劝说自家执意要留校练习的leader,只好作罢,一遍一遍地告知他注意事项。

“好啦,我知道啦~大家放心回家吧。”星谷悠太在当时是这样说的,可是第二天他就把钥匙落在了宿舍里。

正当他生无可恋地蹲在宿舍门口画圈圈的时候,某自恋的大型犬优哉游哉地叼着饭团路过,耐心听过凤组leader的光辉事迹后一锤定音道,“星谷你和我一起吧,卯川回去了。”

“戌峰你真是太好了!”悠太喜不自禁。

“无所谓的呀~”戌峰把星谷拉进宿舍,“快去洗澡吧。”

“对……可是我没有换洗衣服啊,”星谷恍然大悟,“唉。”

“穿我的就好~快去吧,里面什么都有哦。”戌峰爽朗道,看着星谷走进浴室后翻箱倒柜地找出一件崭新的白衬衫和一条新运动短裤,并把吊牌剪下,在星谷说需要衣服的时候递了进去。

“……也对,戌峰和我身高体格都不太一样……”悠太一边碎碎念一边穿上衣服,在要走出浴室的一瞬间遵从某种本能把衬衫的扣子扣好。

“……这,真是~美妙的感觉~”看到星谷悠太穿着自己的衣服缓缓走出的戌峰忽觉自己身处天堂。
5 、Cos play

绫薙祭是绫薙学院重要的盛会。

当它与一位新点子层出不穷的首席相互碰撞的时候,其效应可以堪比一场飓风。

“所以,这就是星谷悠太你叫我Cos play,还要穿这种羞耻的衣服的理由?”卯川晶狐疑道。

“……卯川,拜托。”首席大人双手合十道,脸上是赏心悦目的笑容。

“也,也不是不可以,真麻烦,勉为其难地、”卯川嘟囔着套上手里的水手服,又戴上和自己发色同色的长假发。

“嘛,真的好可爱啊~”星谷悠太开心道。

“?星谷你说了什么?”卯川晶恼羞成怒,“你再说一遍?”

“我说很可爱……?”星谷悠太怔愣地看着卯川把自己摁在墙上并凑近他。

“我说,你不要小看男孩子的自尊啊!”卯川一口咬上星谷悠太的耳廓,恶狠狠道。

6 、逛街

【戌悠】

“悠太~星谷悠太~你这次,想要去哪里呢~”戌峰笑眯了眼并把星谷悠太扛在肩上吟唱道。

“戌峰,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放下来……”星谷悠太弱弱地说道。

“唔那这样好啦~”戌峰顺从地调整了姿势,开始邀功,“你看这样多好~”

“……我也,不要公主抱啊啊啊!”星谷悠太捂脸低吼道。

【卯悠】

“卯川~要吃冰激凌吗?”星谷悠太瞥见一家十分有名的手工冰激凌店,侧头问道。

“没兴趣,走吧。前面有童话剧表演。”卯川拉过星谷悠太的手大步向前走,眼角余光却偷偷看着那家冰激凌店。

“好。”星谷悠太笑道,在卯川聚精会神地看着小老虎和兔子,海豚等生物争论的时候悄悄溜出人流,又悄悄回到卯川身边。

“真是可爱的老虎呀,哈哈~”星谷一边微笑一边把冰激凌凑到卯川嘴边,“快点吃,不然会化掉。”

卯川晶一把拿过冰激凌咬了一口,随即却开始撇嘴偷笑。

7、 戴兽耳

不知不觉王王轩的店庆活动即将到来,作为准少董夫人(?)的星谷悠太自然是要在开幕式上的店歌表演上助力一把的,不过他和戌峰并不需要穿累赘拖沓的人偶服,只要戴上可爱的兽耳,穿上订制的休闲服表演就好。

“悠太,你想要戴什么形状的?”成熟许多的少董认真道。

“……诚士郎你戴这个吧。”星谷胡乱把一个动物发卡戴到戌峰头上,定睛一看发现竟然很合适,“果然犬类的耳朵很适合你呀。”

“那你戴这个!”戌峰把一个栗色的猫耳发卡戴到悠太头上,“不准换!”

“……好吧。”

这种无奈的状态持续到了店庆当日。星谷悠太认命地戴上发卡,和戌峰诚士郎走到伴舞的店员前面,开口唱道,“王王轩……”

充当忠实观众的其余凤组、柊组成员和北原、南条、扬羽等人笑而不语。
8、 穿娃娃装(的设定?)

“所以说,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都要我来!”卯川晶一把把剧本摔在桌上,怒道。

“设定如此,”涉谷澄慢条斯理地扶了扶眼镜,随即用右手把剧本卷成筒状缓缓敲着左手,“反抗无效。作为演员的基本素养你是知道的吧,卯川先生。何况你的家属也没有什么意见,”她面向星谷悠太浅笑道,“对吧~星谷君~”

“卯川,要实现梦想就要认真工作啊……”星谷悠太挠了挠头,随即认真道。

“好吧、你们这群人……”卯川拿着娃娃装走向摄影棚,星谷悠太紧随其后。

“啧、真听话,星谷君真是良药啊~”涉谷澄挑眉笑道。

原本坐在摄像机旁的导演闻言走了过来,伸手揉揉她的发顶,轻笑道,“我的编剧偶尔调皮一下似乎也不赖。”
9、 吃烧卖(原本是吃冰激凌,与前面内容有雷同之处故修改)

在难得的能够与星谷悠太独处的夜晚,原本拉着对组leader的手在街上闲逛的戌峰诚士郎一时心血来潮把星谷悠太带到了自家店铺,点了许多笼特色烧卖,并难得细心地为自家男友准备好蘸料,开始分发食物。

“星谷一个~我,一个~”他把一个烧麦放在星谷盘子里,自己一口吞下去一个,又如法炮制地唱道,“星谷一个,我,一个~星谷一个,我、一个!……”

“……戌峰……我吃不完了,额,啊啊啊!”星谷悠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碟子里的烧卖从无到有,变成小山丘,又变成小山包,显然无限趋近于山中,“你不要给我夹了。”

“哦。”戌峰满足地舔舔嘴,“服务员,给他换个大碗。”

“……。”

10、不同的着装风格

一对在一起不久的笨蛋情侣一个站在路的这边,一个站在路的那边怔怔地看着对方,突然开始喷笑。

“星谷你,啧,这是什么设定!~你是怎么走出家门的?”马路对面的星谷身穿白色的小西服外套和同色的灯笼裤,内衬月白色的丝绸衬衣,脖颈间还系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足蹬一对栗色的皮革制的靴子,头戴一顶小巧的、帽檐上缀着精致的黑色流苏花边的小礼帽。

“卯川你也是……意外地运动风啊哈哈~”马路那边的卯川穿着水红色的卫衣外套,下身着黑色的休闲长裤和与外套同色的休闲鞋,内搭浅灰色T恤衫。

“白痴,谁出门会穿这样的衣服啊。”卯川走到马路对面嗤笑道。

“……这样的衣服怎么了?和卯川你很搭啊~”星谷悠太一边回复自家恋人一边把礼帽摘下,放在手上时不时地转着,“很有趣啊。”

“别废话了,快走。”卯川一把抢过礼帽怒道,思考了一会儿后把它戴在自己头上。

“这不是会更奇怪吗?哈哈~”悠太抿嘴浅笑,“卯川你真温柔。”

“……星谷悠太!”卯川晶用与语气截然相反的力道拉过星谷悠太,撇嘴偷笑。

11、晨起仪式

【卯悠】

“卯川……起床了!”悠太伸手拽着卯川的一撮发丝,笑道。

“……真烦,要不是为了陪你……”卯川粗鲁地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又坐在床上,旁边有星谷悠太的余温。

【戌悠】

戌峰诚士郎缓缓睁开眼睛,星谷悠太果然已经清醒,正试图悄悄越过他爬到床边,准备洗漱。

他伸出手臂揽过星谷悠太的腰际,满足地在星谷背上蹭蹭,笑道,“星谷~早安~”

“早~”星谷侧身回蹭道。
12、搂抱

星谷悠太一直认为自己和戌峰诚士郎的相处模式不同于一般情侣。

这一感觉具体体现在各个方面,尤其是拥抱之类的亲昵动作——尽管他如今才体会到这一点。

普通情侣在搂抱时,较高的一方习惯于把较矮的一方紧紧抱在怀里,但戌峰诚士郎似乎对公主抱和自己坐好后把星谷圈在胳膊和腿间两种方式乐此不疲。

被公主抱时的星谷除了捂脸和挠头之外想不出任何应对办法,被大型犬圈在怀中的悠太却会向后仰靠在戌峰怀里。

聪明的大型犬抓住了诱  惑星谷的方式,对于重复这样的动作亦乐此不疲。
13、其中一人的生日

卯川晶在生日那天收到了很多份生日礼物,最令他惊讶的是连天花寺翔都没有例外——尽管都是梨园贵公子的官方周边。

但唯独缺少了星谷悠太的。

“其实星谷送不送都无所谓,”卯川晶嘴角微微下撇,视线偏移到侧面,“反正那家伙是个笨蛋。”

“咳、”虎石和泉轻咳一声,“卯川,其实星谷还是很细心的,会记得你的生日的。”

“虎石你在说什么啊,”卯川斥道,“那种家伙怎么都无所谓……喂!”

为了包装礼物迟到的星谷听到卯川说他是笨蛋时已经站在了卯川身后,又听到卯川不在意这份礼物,唇角的弧度消失了一半,但还是拽着卯川的胳膊把礼物送给了他。

说他自我也好,说他厚脸皮也罢,这份礼物无论如何是要送出去的。

当天夜晚拆开礼物的卯川晶十分庆幸自己坦率(?)地收下了礼物——毕竟,凤组leader的情书可是很罕见的。
14、跳舞

【卯悠】

卯川晶在要求凤组leader与他穿了相反色系的基 佬套装后又得寸进尺地邀请凤组leader与他共舞。

星谷悠太为难道,“卯川,我对跳舞不太擅长……”

“不愧是笨蛋星谷,跟着我跳不就好了?”卯川难得温柔道。

可爱的恶魔王子牵着自己的天使王子缓缓走向舞池,却在悲剧地发现对方比自己高,跳女步并不合适后被星谷悠太踩了很多脚。

小不忍,则乱大谋。

【戌悠】

星谷与戌峰诚士郎去天朝巡演时是炎热的夏季,两人于夜晚去公园散步,被一个多人组成的方阵吸引了视线。方阵前似乎放着一个黑色的音箱,带有天朝特色的民俗歌曲不绝于耳。

怀着强烈好奇心的两人在方阵旁边站定才发现方阵里大部分是天朝老人。星谷悠太欲退后观望却被戌峰诚士郎拉了进去,不由自主地开始做奇怪的动作。

他一边僵硬地摆动手臂一边悄悄问道,“戌峰,这是什么舞蹈?”

“Jojo~”戌峰开心道,“好像是天朝的广场舞~在天朝很受欢迎的~”

“这、这样啊……”星谷艰难道。

果然,天朝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国度啊。

15、和好

【卯悠】

卯川知道自己因为“没有穿训练外套”这样的理由和星谷悠太吵架是在无理取闹,但他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

“可是我早晨走的匆忙,忘记带了……真的,我发誓!”一开始不明所以的星谷悠太看到卯川的眼神后恍然大悟,“空闲他只是给我送厚蛋烧啦,没有别的意思。”

“啧、就算有你也不知道。”卯川不情愿地回道,“好了,我信了,你快去练习吧。”

“我偶尔还是有分寸的吧!”星谷悠太一脸受到伤害的表情。他伸手揉了揉卯川的发顶,随即笑道,“一起走吧。”

卯川瞪了星谷悠太一眼后跟着星谷走向训练室,选择性忽视了自己和星谷不在一个地方练习。

【戌悠】

星谷悠太十分好奇和好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和戌峰诚士郎不太明白,也没机会去明白。

因为大型犬宠恋人的方式在大部分时候都是温水煮青蛙,偶尔偏执也无伤大雅。
16、凝视彼此的眼睛

设定:玩对视游戏。

【卯悠】

一片亮闪闪的,代表生命的绿在难得认真凝视星谷悠太眼睛的卯川晶眼前蔓延开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星谷的双眸,仿佛里面有惑人的灯火吸引着他的视线。

星谷悠太微笑着看着卯川可爱的粉色瞳眸,偶尔不安分地捏捏卯川的脸颊,怡然自乐。

游戏的结果自然是星谷悠太获胜。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的红眼睛兔子一边说星谷悠太狡猾一边愤怒地接受了这一结果。

【戌悠】

星谷悠太原本以为脾性跳脱的戌峰诚士郎在玩这种考验耐力的游戏时肯定会率先输掉,但在游戏正式开始后,戌峰出人意料地安静而认真。

他缄默地看着星谷的眼睛,瞳眸中折射出某种不同以往的意味,与野生大型犬在捕食猎物时欲支配与控制的眼神如出一辙。

面对这样的戌峰的星谷悠太除新奇外还有种不明所以的战栗感。他头皮发麻地挪了挪位置,视线不小心偏移开来。

直到游戏全部结束那眼神还在他脑海里不间断播放。

与此同时,他父亲为他购买的大型猫摆件也不甘示弱地彰显着存在感。
17、结婚

虽然星谷悠太对于婚礼有模糊的概念,但这并不妨碍他患上“婚前恐惧症”。

【卯悠】

卯川晶也是如此。

于是两个恋爱笨蛋+婚礼笨蛋在结婚前夕展开了秘密对话。

“卯川,你说结婚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啊啊啊!”这是抱头哀嚎的星谷。

“我怎么知道!”这是抱住星谷悠太哀嚎的卯川。

“这比吃蜜瓜和唱歌剧难多了!”这是眼泪汪汪的星谷。

“星谷你说得太对了!”这是难得附和星谷观点的,泪光涌动的卯川。

“……换我们来也可以。”这是门外无奈的众人。

【戌悠】

戌峰诚士郎却显得游刃有余。作为少董的他似乎突然get到了“婚礼”这项技能,每天详细过问婚礼当天的布置情况,星谷悠太见状也奇迹般地得到了安抚,略带不安的情绪渐渐退散。

“戌峰总是意外地可靠呢。”星谷笑道。

“这个啊~和悠太你有关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很可靠~”戌峰走上前揽住悠太,轻唱道。

18、做些滑稽的事情

【与8有关不会写系列】

“于是乎,这个滑稽要怎么界定?”星谷悠太问道。

“真麻烦,上次就逼迫我穿娃娃装!”卯川的不满透过屏幕蔓延出来。

“这不是很好吗?~”戌峰诚士郎爽朗道,却遭遇三人瞪视,“不如我们来唱王王轩店歌好了~”

“你们可以尝试从楼梯上摔下,被狗追赶,或者因为做一件事情太专注被锁在教室里什么的……”终于回忆完自家本命的光辉事迹的涉谷澄提议道。

“可是这些事情并不滑稽……不会痛苦吗?”星谷悠太想起了被猫支配的恐惧感。

卯川、戌峰和涉谷心照不宣地微笑。
19、初次拜访

【卯川视角】

这是我第一次去星谷悠太家拜访。

他的家并不大,甚至在我看来有些过于普通,但布置十分温馨,有家的感觉。

星谷的妈妈很温柔,对儿子的朋友十分热情友善。中午并没有什么珍馐佳肴,但同样给了我家的感觉。

就如同星谷其人。

所以我罕见地没有挑剔什么,将他们给予我的东西全盘接收。

卯川晶所有心甘情愿的妥协或许都给了星谷悠太。

【戌峰视角】

星谷的家像星谷一样可爱~

星谷的妈妈和星谷一样可爱~两个人、总是有着同样的表情~

星谷妈妈做的饭菜和王王轩的一样好吃~

我喜欢星谷,也喜欢星谷的家~

20、误会

星谷慢慢抽出一张卡片,上面赫然写着“误会”两个字。

“这个题目有些困难啊……”他勉强笑道,随即恍然大悟,“说到误会,某天中午我在吃便当,那些便当其实是妈妈带给我的,卯川以为是那雪给我的所以很不开心,他们的关系真好啊……果然以后我还是不要随便吃那雪的东西比较好吧,”他顿了顿,又若有所思道,“有一天我看到空闲和戌峰在谈论事情,本来想绕开走掉,结果看到他们不开心,果然我应该装作没看到啊。”

刚持证上岗的新人主持人不知从何说起。

坐在观众席上的卯川,戌峰和空闲沉默不语。

Gift6 Th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