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夏日小甜饼】(空星)

给微尘的回馈,感谢在贴吧和lof的支持。 @董董懂懂 

【夏日小甜饼】
饶是被海洋包围着的日本,在面对夏天时也只能偃旗息鼓。
酷暑难耐四个字真是恰如其分。
奉命出门打酱油的星谷悠太奇迹般的活力四射,竟然在被阳光灼烤的大街上闲逛——或者说,他并不知道什么样的天气不能出门,在他看来只要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
在这样的状态下中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凤组leader由于低估了夏天阳光的杀伤力差点在自家队员兼职的咖啡厅门口躺尸。
“……!”正在辛勤工作的空闲愁正打算把空玻璃杯放回吧台上,抬头就瞥见自己的准男友正以一种无法言喻的姿势向地上倾倒,便慌忙放下玻璃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向店门口,把星谷悠太揽在怀里,拍拍他的脸轻声道,“……星谷?”
“唔是空闲啊,不知不觉就……嗯,”星谷悠太半眯着眼呢喃道,“好像没力气了。”
“……”空闲缄默地把自家队长背在背上带回员工休息室,又轻手轻脚地让他平躺在里面唯一的一张单人床上,蹲身把手放在悠太的额头上轻轻摩挲,“体温不对。”
“唔……空闲你的工作,不要紧吗……”星谷悠太恍惚道,“我没事的。”他努力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安静。”空闲愁背对星谷悠太翻找到了自己自夏日来随身备着的体温计和一些应急药物,“别动,给你量体温。”
“谢谢空闲。”悠太顺从地抬起胳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空闲接过星谷递给他的体温计,又把药和温水递给悠太,眉头微皱,“体温偏低,室内外气温差距太明显了,”他伸手摸摸悠太的头,凝视着悠太的双眸认真道,“最近都有看到你,不要在不合适的时间做不合适的事情。”
“好。”悠太虚弱道,“原本以为没关系的,一不小心就……空闲真好。”他仰头咽下胶囊和药片,把杯子放在床沿,又躺回床上。
“好好睡一觉。”空闲愁难得强硬地把手放在星谷悠太眼睛上,感受着星谷悠太眉目张合的瞬间。心上人的睫毛扫过他的手掌心,似乎带着和室外的阳光一样的温度,唯一的区别就是这种温度并不灼人。
今天的星星失去了一部分光芒,意外地令人心疼。
“可是,我的酱油……好吧。”星谷悠太忽觉就这样安心地睡过去也很美好。至于酱油……晚餐才会用到,其实并不着急。
果然空闲说的很有道理,应该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
在星谷悠太睡着的时间里,空闲愁停止了忙碌,安静地守候在旁边,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朝后倚靠在墙上睡去。
无意间形成的守护的姿态化为一道屏障,隔开了休息室门外各式各样的目光;又像在画地为牢。
星谷悠太原本因为痛苦而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无意识地蹭了蹭枕头,继续陷入沉睡状态。
夏季同样可以是情感升温发酵的季节。
【完】

评论
热度 ( 18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