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本命随想系列1】纲吉视角(狱纲)

1、
“狱寺?”我开口,习惯性地轻声呼唤你。
“十代目?”你抬头应道,一如以往。
无论什么时候呼唤你你都在我身边。
“没什么,狱寺君你继续忙吧。”我笑着回复你。
我只是,想听你叫我的名字,隼人。
2、
我不明白,你那样坚强的人,为什么总是为我而迷茫,为我而哭泣,就像现在这样。
但是,我再也没有力气像以前那样伸手摸着你的发顶,让你安心了。
我的隼人,我从未离开的左右手,我喜欢的人,请不要哭泣。
生来软弱,你其实是我最初的信仰,最美好的回忆。
3、
不惧你半途而废转身离去,只怕你信仰崩裂命丧黄泉。
但无私了这么多年,请让我自私一次,哪怕下一世遇到你,你也是我唯一的左右手。
因为如果是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站在我身后的觉悟,我也不会放下留你在身边的执念。
4、
之前,粗线条的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对买烟花那么热衷,甚至每年年末都要拉着我去亲自购买,哪怕你知道让我在彭格列最繁忙的时候放下那堆该死的文件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欠下的总要被迫还的,虽然,你总是会陪着我。
但现在,我明白了。
我的意大利语是很薄弱,但这种常用语还是能看懂的。
“我也爱你,隼人。”我走到你身前缓缓抱住忐忑不安的你,笑道。
恋爱的感觉原来如此美好。
5、
蓦然想起我曾经恶劣地逗弄过你,在你认真询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性时故作羞涩道,“有啊~还是很喜欢京子~”
“可是十代目,屉川不是已经结婚了?”你也故作稳重,眼神却游移不定。
“但我还是喜欢她啊……初恋的感觉真美好~”我看着你说道,脑海里却浮现出某个早早清醒的午后,被你偷偷亲吻额头时怦然心动的感觉。
好像,像个愣头青般脸颊升温了——虽然,我本来就是没谈过恋爱的愣头青。
“如、如果十代目喜欢的话,”已经变沉稳的你罕见地露出了十年前般令人心疼的,执拗而倔强的表情,“就算偷,我狱寺隼人也要……!”
“啧,真蠢。”已经能自如地放飞自我的我伸手给你一个爆栗,“把自己偷来给我。”
你一边喜极而泣一边叫我名字的样子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6、
你每次来我家拜访,在进门前总要犹豫好久。
后来你告诉我,你是在脑内温习和我妈妈打招呼用的腹稿。
但是我知道你在羞涩,在忐忑。
不要问我是怎么从你的僵硬的脸色和做贼般的行为中看出来的,我总是暗中观察的左右手。
如果我喜欢你,妈妈也会喜欢你的。
“所以,狱寺君和我一起进去吧。”我拉着羞愤欲死(?)的你走入我家,突然很庆幸,这样差劲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温暖的,没有异样的目光、有毒料理和血腥味的,安恬幸福的归途。
7、
“狱寺君,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我趴在桌子上,看着你问道。
“禀告十代目,没,没有!”你的眼神游移不定。
“哦好。”我侧脸打算开始补眠。
你太不会藏东西了,隼人,你的愿景简直一目了然。
谁会给别人做那么大的巧克力?
我就是相信,那就是给我的,虽然原因不明,或许是超直感?
8、
偶尔会和别人谈起我的糗事,大家会嘻嘻哈哈一番,再称赞我的亲民。
哪怕再怎样相似的人,比如炎真,都只会说,“原来纲君也过着不一般的生活啊,我们是一样的。”
只有你,会担忧地看着我,继而在事后问,“十代目,您不会烦恼吗?”
这或许就是我爱你的原因吧。
9、
在面对你的时候,我才能理直气壮地说,“这个单词我不会”“这句话我看不懂”“怎么办啊狱寺这件事情我不会处理啊啊啊”。
类似的话学生时代也对你说过,在你不厌其烦地为我补课的时候我总是说类似于“不用说第7题了我连第1题都看不懂啊”之类的丧气话,你会惊讶,但一直没有放弃过我。
你这样全科满分的优等生,是如何喜欢上我的呢?
这大概就是恋爱的偶然之处,它恰好也是吸引人的地方吧。
这样说的话,遇到你,是我人生中必然的经历。
10、
狱寺隼人,
Aishiteru.
tiamo.
I love you.
爱してる.
我爱你。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