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7】虎星+荣悠小短文(ALL星谷悠太相关)

 【虎星】

 虎石和泉看看手中的通知,又看看站在他旁边的节目策划人,踌躇道,“这、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虎石你还真是奇怪,临时调一个艺人来配合你工作你都这么开心?”导演笑着拍拍虎石的肩,“快准备工作!”

“好~”虎石和泉自工作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地露出众校友都熟悉的玩世不恭的笑。

星谷悠太真是有趣,放着好好的“星屑”leader不做跑来和他暂时搭档做娱乐节目——虽然娱乐节目的人气已经今非昔比,受众广泛且人气颇高。

他坐在化妆间里等待化妆师为他上妆,一些往事在他脑海中浮现。

其实一开始他并未对星谷悠太有过多关注——这一点他与他的队长和队友是一致的,第一次记住星谷貌似还是因为自家发小对星谷很特别,他便想知道星谷有什么魅力能让一向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空闲上心,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星谷悠太真是有毒,不就是个自带迷弟脑的、偶尔还做些异于常人的蠢事的,生命力超级旺盛的粗神经白痴而已?

然而就是这些特质使星谷悠太异常受欢迎。

遇到什么情况都会努力自我排遣的、坦率地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任何事情的星谷悠太;认定憧憬的对象就不断努力的星谷悠太;虽然粗神经但是偶尔意外地体贴,且体贴时总能直击红心的星谷悠太;有梦想的,从菜鸟逆袭为首席的星谷悠太,真是吸引众人的目光的存在,真不愧是“奇迹星谷”。

但这样的星谷悠太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骄傲自满,每次都会谦逊道“这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就算只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他也不会居功自傲,反而把自己的感想和众人分享。

自毕业也有数年,不知星谷悠太见到他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开门声与熟悉的问候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侧过脸看向站在门口的星谷悠太,第一反应竟然是“这家伙比在学院时瘦了很多”。

也难怪,星谷悠太作为一个五人组合的队长要负责处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务——虽然他知道期间一定状况百出,对恪尽职守的星谷队长来说还是很废心力的。

“虎石,好久不见~”星谷悠太一边愉快地打着招呼一边走向虎石,“从今以后请多关照!”

“星谷,好久不见~”已经上完妆的虎石和泉斜倚在柔软的皮质座椅上笑道,“你还是老样子啊。这次怎么突然来做娱乐节目了?”

“是、晓前辈,建议我来的。”星谷悠太闭着眼睛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抹,断断续续道。

那个对凤组十分抵触的晓镜司现在竟然是“星屑”的经纪人,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其实也没什么,发生在奇迹星谷身上的奇迹已经不计其数了,再多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把他的念想告诉星谷悠太。

虎石优哉游哉地看着星谷的侧脸,心下大定。

反正人都在这里了,不是吗?

这样想着的虎石虎泉没想到机会来得如此突然——当晚工作完毕后节目组聚餐欢迎星谷悠太,这家伙竟然不小心喝得烂醉如泥,导演想起他和星谷悠太曾经是同学便让他送星谷悠太回家。

他难得温柔地把星谷悠太的一只胳膊架在脖子上,一只手抓住星谷放在他颈侧的手腕,另一只手揽住星谷的肩缓慢前行。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影影绰绰,逐渐融为一体。

“喂,星谷悠太?”他侧过身用放在星谷肩侧的手拍拍星谷悠太的脸,轻唤道。

“?那雪,我马上去道歉。”星谷悠太下意识回道,“月皇你别瞪我,天花寺不要笑……空闲你也不要光看着啊,我知道你也想笑,我下次一定注意……”

“啧,不愧是队长。”虎石和泉情不自禁地嗤笑道,“喂,星谷队长,你是从哪里毕业的啊?”

“绫薙。”星谷悠太不假思索地回道。

“这时候回答的倒挺快。”虎石拍拍悠太的脸,“你觉得柊组怎么样?”

“……都很好。”星谷直视着虎石。

虎石用手在自己额头上打了一下,“那虎石和泉呢?”

“花心,差劲,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星谷悠太幽怨的目光化为实质性的利器戳在虎石和泉的心口。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厌恶自己还痛苦的事情呢?

“不过有时候意外地可靠。”星谷悠太突然笑道。

虎石和泉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天朝语里的“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么说他还是有机会的,虽然星谷悠太从来不会只看到别人的的缺点——这一点偶尔会让他有些苦恼。

开心的大老虎矮身把格外乖巧的星星背在背上向前方走去,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喜欢的人光明的未来,至于过程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荣悠】

星谷悠太没想到自己只是偶尔到医院做检查就能遇到许久未见的申渡荣吾,不,现在应该叫申渡医生了,未来还会成为申渡院长。

“所以说,今天是星谷你例行体检的日子?”申渡荣吾将两指分别放于右镜片的上下方,扶了扶眼镜,声线依旧波澜不惊。

他暗自记下这个日期,打算以后每年来一次偶遇。

“是。白大褂真适合申渡你啊~”星谷悠太笑道。

“嗯。”申渡荣吾藏在镜片后的眼眸沉静地打量着阔别已久的星谷悠太。

不得不说星谷悠太的到来减缓了他对医院里一成不变的消毒水和不知名的其余味道的厌恶感——刚开始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他或许还满怀憧憬,一心想要实现自己救死扶伤的愿望,但有时人心似乎比病毒的杀伤力更加强大,感染速度也更快。

他原先不明白为何有人能对自己亲近的人下手,有人能对他人的病痛见死不救,但他如今大致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过是利己罢了。

他其实无法,也没有资格对此苛责,因为他人的想法他无法改变,他也只有坚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工作。

但现在申渡医生最想做的就是陪同星谷队长去体检。

“可是申渡先生……”旁边的护士和护工试图提醒申渡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申渡却充耳不闻。

“我自己来就好。”星谷悠太阻止道。

“与老同学叙叙旧,不可以?”申渡浅笑道,褐发在阳光洗礼下泛着淡淡的光芒。

这是不同于以往的,有些开心的申渡。

“好。”星谷下意识挠了挠头发跟着申渡走了进去。

期间他不得不承认身边跟着一位懂流程的医生确实会节省很多时间,前几次他来都是无次序地检查,这次意外地顺利。

申渡荣吾虽然问了他很多问题,但那些问题没有一个令他觉得难以启齿,与申渡的交谈过程意外地轻松而愉快,骑士风度依旧。

以往那个总是沉默着站在辰己琉唯身后的骑士君也成长了不少啊。

他也是,所有人都是,没有人在原地止步不前,真是太好了。

这样想着的星谷情不自禁地微笑着,将申渡荣吾对医院的不耐降到了最低。

果真是“奇迹星谷”。

“最后一项检查也做完了,中间我有观察到星谷君的一些数据较在学院时的一些偏差,”申渡语毕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额,星谷君你应该知道,我之前有收集数据的习惯,真是冒昧了。”

“没关系,说实话我很惊讶申渡你会关注到这些。”星谷心下奇怪,但更好奇自己有什么变化。

“星谷君距卒业前最后一次体检,长高了5厘米左右,体重基本没有变化,肺活量……”打开话匣子的申渡荣吾意外地成为了话痨,开始滔滔不绝地对自己观察到的星谷的变化进行详尽叙述,星谷听得云里雾里,脑海里除敬佩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不愧是申渡荣吾啊。

“申渡真是细心啊,不像我总是闯祸。”星谷悠太想起自己最近因为在某个活动结束后出糗黑红了一把,不禁悲上心头。

不过幸好只有他一个人出丑,“星屑”努力到如今是十分困难而漫长的过程——虽然他这个队长出丑带来的影响抵得上两个队员。

“新闻里的星谷君很可爱,”申渡把病历本放在一旁看着星谷缓缓说道,“虽然不明白星谷君你是如何因为急于走出后台而撞到自家队员的腿摔倒在地的,但想到你在绫薙show time时的表现就不觉得奇怪了。”

“申渡你说的话不是在夸我吧……”星谷沮丧道,呆毛渐渐垂在头顶,“果然会很奇怪吧……?”

“正因如此,星谷君才有趣。”申渡揉揉星谷的发旋笑道,“所以有趣的星谷君,能否给我一个做你的骑士的机会?”

“……?!”星谷悠太艰难地运转着自己的大脑消化着自己听到的话,下意识狂奔出医院门。

“噗嗤~星谷君!”已经决定亲自把体检结果给星谷悠太送去的申渡荣吾默默在内心比了个大大的剪刀手。

后会有期。

Gift7 THE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