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狱纲/家教】晚安短文

【The Handarm】
“报告岚守大人,敌方来袭部队已经全部处决。本次行动也遵循了十代目的意志,无死亡成员。”狱寺隼人的手下意外地沉稳,丝毫看不出“怒涛之岚”直属部队的影子。
“好,带伤员去治疗。”狱寺隼人垂眸凝视着自己的双手,经久未消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
曾经的他最享受这样的夜晚,没有伦理的束缚,亦无令人唾弃的脆弱的情绪,成王败寇,一目了然,无需争辩。
半晌后他自西服口袋处拿出一块丝帕,低头虔诚地轻吻上去。
夜晚带着凉意的秋风将丝帕的边角吹起,烫金的“Decimo”字样若隐若现。
意外缄默的岚守矮身拾起自己的专属枪支,用那块丝帕温柔地擦拭着这样他的十代目赐予的,陪伴他出生入死的伙伴。
一切安好。
【The Throne】
众人爱他,他便爱众人,但最爱他沉静的风暴。
他漫不经心地斜倚在他爱的人们为他打造的王座上,偶尔抬眸看看王座旁的座钟,肩上是一成不变的黑色披风。
指针的滴答声消散在寂静的空气中。
他温声告知门外顾问巴吉尔在10分钟后准备好沐浴用的热水,起身走向那个特殊的房间,壁灯柔和的光芒照亮了自王座至卧房的通途。
【The Silent Love】
狱寺隼人轻手轻脚推开沉重的大门,走向浴室将身周的血腥味濯洗掉后擦干发丝,银色的流光掩藏在柔软的绣着动物的毛巾里。
一切就绪,只剩下一个神圣的仪式。
他轻轻推开属于他和沢田纲吉的房门,碧色的瞳眸中流转的眸光转瞬即逝。
将原本赐予丝帕的吻印在他心爱的十代目的眉心后,他掀开被子躺下,将沢田纲吉圈入怀中。
彭格列温润的十代目难得孩子气地蹭蹭自家守护者兼恋人的胸膛,再次沉沉睡去。
好梦。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