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2017沢田纲吉生贺】(纲京/2795)

他不完美,甚至距这个标准很远,但他是天空,无人可以替代。
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都是重要的时光。
亲爱的未来教父生日快乐~今年想让他如愿以偿,抱得屉川归。
——————————————————————
沢田纲吉有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他喜欢屉川京子,并且一直处于暗恋的阶段,这份心情只有屉川京子不知道。

“屉川京子这女人太不识好歹了,”某天狱寺隼人在忍无可忍之下抄起炸弹就要冲进教室,“十代目,请放心交给我!”

“哈哈哈~阿纲,这不是很有趣吗~我也来帮忙吧。”山本武笑着跟在狱寺隼人身后,优哉游哉地晃到教室门口。

沢田纲吉怔愣了一下以后拼命抱住狱寺隼人的腰,把山本武撞了个踉跄。

过往的行人均面色奇怪地看着每天定时上演各种剧目的并盛中学活宝三人组。

沢田一手拽着一个死党狂奔到一个隐蔽的角落,低下头,近乎祈求地低声说着,“你们不要去,我自己去。”

“十代目/阿纲……”风雨二人组难得安静下来。

沢田纲吉欢笑过,哭泣过,失落过,迷茫过,坚定过,但是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眉头微皱,近乎苦涩地微笑,那微笑稍纵即逝,没有在空气中留下任何痕迹。

“她不会喜欢我这种人的,毕竟,我一无是处……”他吸了吸鼻子,缓慢道,继而微笑,“快上课了,我们进去吧。狱寺收起炸弹,山本带好自己的球棒,不要乱来。”

“好。”山本和狱寺下意识应声,沉默着走回教室。

表白是比拼死战斗还要困难的挑战,如同一道天堑,横亘在tsuna的心里。

“沢田纲吉,你们在外面说什么了?”黑川花从座位上站起来,径直走向沢田,“我听到京子的名字了,你们这群男生……”

“你说什么?”狱寺隼人见状拿起炸弹,停顿了一下,又把它们一个不少地塞进桌兜。

“我们什么都没说,呼……”tsunayoshi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着,“京子,我们什么都没说。”

“我相信纲君。”屉川京子微笑着,恬静美好,耀眼而不失可爱。

就是这样的微笑陪伴沢田纲吉度过无数个自暴自弃、自我厌恶又不得解脱的日日夜夜,让他在意,为他所心喜。

他愣愣地看着屉川的笑颜,半晌无语,却又在黑川花露出厌恶的表情前跑到座位旁边坐下,缓缓地趴在桌子上,直到放学铃声响起。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阿纲。”山本武抢先把沢田纲吉的书包甩在背上,狱寺隼人十分自然地跟在沢田纲吉身后,难得在沢田面前保持沉默。

“山本,狱寺,我没事,我们快点走吧,天快黑了。”tsuna率先走在前面,山本和狱寺隼人也只好跟在身后。

沢田纲吉时而揉揉头右后方的碎发,时而整整衬衣领,又拽过自己的书包跨在肩上,神情恍惚,走到与狱寺隼人分别的十字路口时对狱寺说的话充耳不闻,直接朝家门口走去,一把打开门飞奔到卧室里,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原本整齐的被褥变成了一个小山丘,几分钟后,它变成了一个会抖动的小山丘。

立志于为Cosplay事业做贡献的里包恩让列恩吐出一堆蛛丝后倒吊在房顶,看着自己从残酷的未来荣耀而归的学生为情所困的模样,半晌轻叹一口气,一抹墨绿夹杂着橘色的身影在脑海中闪过。

“蠢纲,你果然还太嫩。”他踹开被子,又让列恩变成锤子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朝沢田纲吉砸去。Sawada面朝地从床上栽了下去,伸手欲支撑自己起来,却又在瞬间失去所有的力气,直直地倒在地上。

“Reborn,别管我。”他的声音瓮声瓮气。

“敢挑战老师的权威了?”里包恩端起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反问道。

“Reborn,我说了,”温暖的火炎自少年的额头燃起,“让我安静一下。”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Decimo.vongola?”里包恩嘴里说着恐吓的话语,最终还是打开门走到楼下。

沢田奈奈一边整理食材一边说:“小纲已经长大了,让他自己处理吧。”

“噗。”Reborn坐在椅子上看着奈奈忙碌的背影,把帽檐拉到可以遮盖眼睛的地方,唇角微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晚饭时间沢田纲吉还是没有下楼,沢田奈奈露出了然的笑意,把他的那份晚饭放置妥当。

里包恩终于体会到了何为关心则乱,当然,他打死也不会承认他在关心沢田纲吉。

当第二天的第一抹晨曦挥洒在并盛町时,沢田换上并盛中学的制服,难得平安地享用完早餐,没等狱寺和山本来找他就匆匆朝学校走去,迎面撞上一个人。

“抱歉,你没事吧,沢田?”对方在他开口前抢先说道。

“没事。你是?”沢田打量着眼前的人,脑海里没有关于此人的完整的记忆。

“涉谷,在你们隔壁班,我记得你。”少年扶了扶眼镜,温声道,“真凑巧,一起走吧。”

“好。”沢田纲吉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

温暖的晨晖挥洒在沢田纲吉的身上,吸引着涉谷的视线。他恍惚道:“沢田喜欢屉川吧?”

他身边的少年身形一顿,苦笑道,“是,没想到连你都知道了。”

涉谷张嘴欲说什么,停顿几秒后却闭嘴不言,安静地聆听少年的心声。

“京子那么可爱,还是校花,学习也很努力,全校的男孩子几乎都对她有好感。涉谷你也是吧?”男孩呢喃道,“像我这样的废柴……”

“不是。”涉谷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沢田纲吉,“我不喜欢她,你也并不差劲,沢田。你有你的优点,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们平常有很多互动吧,为什么不去试试?说不定~”他坏笑着在tsunayoshi的肩上捶了一下,“她也喜欢你呢?”

“啊啊啊这太困难了!”沢田纲吉抱头大喊,涉谷把他的手拽下来,盯着他一字一句说,“沢-田-纲-吉-你-要-抱-着-拼-死-的-信-念-去-告-白。”

“你怎么知道?”沢田在一瞬间想起了被死气弹支配而被迫爆 衣的恐惧感。

“是啊~我怎么知道?~”少年的瞳眸里闪烁着他看不懂的流光。

“涉谷你知道火炎吗?”tsuna疑惑道,“就是抱着某种信念时,会通过戒指这样的东西燃烧起来的火焰。”

“不知道,沢田你在说什么?……到了,记得告白,我走了。”他头也不回地朝教室走去,一小簇橙色夹金色的火炎在他指尖燃起。

那些或快乐,或痛苦的岁月在他脑海中似走马灯般一晃而过,最终化为一个熟悉的纹章,和难以言喻的心情。

“唯唯诺诺的,也不知道谁会喜欢,真麻烦。”他伸手揉了一把头发嘟囔道。

一只周身被金色火炎包裹的鸽子飞过天际时的场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又化为沢田纲吉的面容。

“Leo.”

向光而生,逆光而行,只要跟随着自己的影子行走,就可以找到一片专属于自己的天空。

当然,另一位当事人对他的心理活动一概不知。他终于在课间把女神约了出去,内心挣扎一番后说出了自己的心情。

屉川京子惊讶地看着眼前不安的少年,逐渐回想起十年后的记忆。在那个充斥着腥风血雨的未来,少年和众人一起,用鲜血和觉悟打开了回到过去的通途。

“不要怕。”青涩的少年伸手抱起内心充满恐惧的她,金橙色的瞳眸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沢田纲吉于她而言,或许不仅是被守护的感恩,还有更为深刻的疼惜,是年少无法忘却的欢喜与爱重。

“我也喜欢纲君。”她白皙的脸庞上泛起一丝红晕。

“抱歉,让京子困扰了,我这就……”tsunayoshi慌忙摆手,连声说道。

“纲君?”京子眨了眨眼睛。

“……?!京子你同意了?我、我,”沢田纲吉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们……”

“?”屉川京子半晌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不得了的事,和沢田纲吉一起羞涩地对望着彼此。

两人久久无言。

“大迷糊笨蛋情侣。”一直观察着那个角落的某人嗤笑道,仰起头,任某种情绪沉淀。

第二天并盛中学就有了“传奇沢田”的传闻,起因是并盛废柴沢田拿下了天然呆萌的校花屉川,全校将近90%的男生在同一天同时失恋。

……

“真是久远的回忆了。”沉稳温润的青年笑道,“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我,京子?你明知道和我在一起有多危险。”

“我相信纲君,”再次把头发剪成干净利落的短发的彭格列十代目夫人回以微笑,为自家丈夫递上一杯清茶,“纲还是不要勉强自己喝咖啡了。”

“好。”彭格列十代目疲惫地揉揉太阳穴,接过茶轻抿一口。

这双抱着茶杯的手沾染过无数血腥,每一次回家后都由屉川京子为他洗去,在那时,他看着爱人眸中的泪光,总会温柔地搂她入怀,他一向温婉的妻子会挣脱开他的怀抱为他擦干双手。

“我们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屉川京子把手递给这个将要陪自己度过一生的人,垂眸浅笑。

沢田纲吉无声地握住屉川的手,带她走向那个隐隐透露出光线的,喧嚣的特大号房间。

“生日快乐,十代目/阿纲/极限的沢田/纲哥/彭格列/草食动物/沢田纲吉/渣滓。”

“大家快乐。”

他举杯一饮而尽,嘴角的弧度与夫人如出一辙。

此去经年,得偿所愿,别无所求。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