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冬巡组+钻石组】又见

“嘶、”Phos睁开双眼,眼皮小幅度地颤抖着,伸手抹去额头上不知何时存在的、浸湿发丝的汗。

目光所及之处,白雪皑皑。有两行脚印交错纵横在无垠的冰雪之中,为这个地方增添了一丝生的气息。

Phos下意识抬头朝远处望去,仿佛有人在前面孑孓独行,却仍记得偶尔别扭而温暖地回眸远视。

独特而清冷的气息,萦绕在他的鼻尖,渗入他身周的空气中,刺激着他因为想起故人而敏感的神经。

“An…,你不在的每个冬天,我都……”他嗫嚅开口,令他无比厌恶的咸湿的液体从新生的,富有弹性的肌理流下,“只可惜,你不认识我了。我不是……”

“Phos,快点起来,今天的流冰还有很多没有清理完,你又想拖后腿?”洁白的制服真适合他,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是!”他抛开纷繁复杂的思绪跟在这人身后,许久未有波澜的内心泛起一丝涟漪,如同孩童般固执地先那人一步狂奔向巍峨的冰峰,拔出挂在腰间的佩剑用力挥舞,以往的庞然大物在一瞬间破碎,最终消失在空气中。

“我已经不是那个拖后腿的人了,我会保护你,Antarc。”Phos看着Antarc一字一句道。

他语罢,看到眼前之人除见到金刚石之外常年冷肃的面孔变得柔和,一抹温柔而无奈的笑意稍纵即逝。

如同他被合金掩盖,失去他的那日,同样地……

只可惜,他的Antarc永远留在了那个冬日,他也不是以往那个Phos了。

朗朗晴日逐渐被飘来的流云掩盖,光线渐暗,有风声响起,鹅毛大雪开始在这片方寸之地肆虐。

“回去吧,老师在等我们。”Antarc沿着脚印走着。

“不,跟我去月球。”固执己见的Phos被Antarc一顿胖揍,尖细的高跟鞋跟毫不客气地踢在他早已坚硬无比的腿上。

“Phos,Phos?快醒醒。”Antarc略带怒意的脸逐渐消逝,五彩的光芒刺激着他的视网膜。

“Dia,你来了。”他从床上起身,靠在床头,沉吟道。

“Phos,你这样可不妙,”Dia温声道,“毕竟这里是人类世界。”

“嗯。”Phos胡乱揉了一把刘海,起身穿戴衣物,而后缄默地走到餐桌旁。

Dia动作轻缓地端起一杯牛奶轻抿,浅笑开来,凝视着Phos,“如果不想喝,还是不要勉强了。”

“总归要适应的。”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味觉不甚敏感的他无法理解人类为何必须在一定时间里摄入足够的营养物质。

他忽然想起这群物种喜欢用这种方法去喝另一种液体,有人痛哭流涕,有人淡漠自持,众生百态,在须臾间无处遁形,可笑可叹,也正归因于这段经历,他明了了之前自己眼角流出的合金其实是他的眼泪,如今,变为无色。

他忽然有些理解月人的感受了,但理解永远不代表完全原谅。

“Phos,”Dia站起来把盘子和杯子放在厨房里清洗干净,洗完手后走回餐厅,轻揉Phos的发顶,“既然我们在这里,说不定也会有和Antarc同质、我是说,同属性的人类存在,所以你们有很大的可能性再见。”

“Bort呢?”Phos反问道。

“无论他是否存在,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永远。”Dia习惯性地回以微笑。

毕竟,他只是他心目中的废物,仅此而已。

话音刚落,Dia抱着近日购买的猫咪抱枕窝在米色沙发的一角,开心地看着电视机中的儿童动画画面,偶尔轻笑出声,仿佛之前说出那般决绝的话语的人不是他。

矩形的屏幕里,四个颜色各异的不明物种兴高采烈地在广阔的草地上奔跑、玩耍,偶尔吃着棕色的、表皮上画着笑脸的烤面包,喝着嫩粉色的奶昔,可爱的红色生物踏着脚踏车自由地走遍了整个小山谷,形态各异的动物排着队在独特的背景音乐中走出又走入。

起居室里的钟表内,时针和分针踌躇着迈开步伐,循环往复地走动。

“好可爱,想捏。”Dia打开手机迅速下单,购买了一只天线宝宝玩偶。

“你不是说Po最可爱吗?”在一边观察已久的Phos不由得出声问道。

“可是LAA-LAA温柔元气。”她又买了一只橘色的球。

“原来这就是捆绑式购买……话说你的适应能力真是强大。”Phos半月眼状说道。

“Phos无事可做吗?我们一起去散步吧~”Dia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拽着Phos狂奔到玄关。被拽着的人忽然怔愣了一下——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的行动派,直白来讲就是“想一出,是一出”,多变,令人无所适从,不过周围的人都包容了他——尽管他的错误无法弥补,但正因如此,他才会更希望同伴们能指责他,哪怕一次也好。

被偏爱的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恃无恐,至少Phos是如此。

“Phos,Phos?”Dia尽职尽责地承担了闹钟的角色,“最近你神情恍惚的次数有点多,要不要去医院?”

“不要。比起去那个到处都是奇怪气体的、一个色调的地方,我更愿意陪你逛街。”Phos无奈道,“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感觉Phos真的变了好多呢~不过,很开心看到你成长了。”Dia成为人类以后,发色和瞳色变成了与旁人无异的黑色,但她的笑容包含的感染力却丝毫未减,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

“其实我很佩服小钻。”Phos凝视着路的前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孩童的吵闹声、家长的训斥声,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铛声透过他的耳膜进入他的脑海,“你一直很辛苦吧,毕竟Bort他……抱歉,我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果然,和那样的家伙在一起会有压力。”

“Bort经常不在我身边~咦,那个好可爱~抱歉,”看到棉花糖小车的Dia如同发现了新大陆,愉悦地拿出零钱包买了一个粉色的棉花糖,当众大口大口地吞吃入腹,随后才回道,“他在某些时候还是很温柔的,每次我遇到危险时他都会赶到~他的缺点只有不坦率和毒舌,仅此而已。”

“姑且不说你是怎么快速地拥有人类世界的货币的,你变得更活跃了。”Phos一手扶额。

这绝对是他无奈的次数最多的一天,但也感谢Dia时不时类似于抽风的行为,他脑海中Antarc的身影变得模糊了一些。

他在心下轻叹,摇头晃掉脑海中与陪同可爱的男孩子逛街不合时宜的想法,正欲提醒巨婴Dia快到十字路口了,在视线触及街对面的两人时瞳孔紧缩,几乎不受控制地张嘴呼唤道,“An……”,却又下意识顿住,仿佛在现实中喊出这个名字难于让他把一日三餐吞吃入腹。

对面的两人看了过来。一人长发及腰,着装风格偏暗黑系,眸光依旧凌厉而帅气;另一人的头发和以往长短一致,眉眼清隽,一如初见时的模样。

他下意识侧身观察Dia的反应,意料之中地看到同伴的身体猛得颤抖了一下,把新熨烫的衬衣下摆撰出了皱痕,又忽得松开,归于平静。

“Phos,你这个乌鸦嘴。”Dia紧盯着与黑色圆粒金刚石如出一辙的脸庞,罕见地咬牙切齿道。

“连你都开始这么说话了,真狡猾!而且先说会再见的明明是你。”Phos不甘示弱地回击。

但摆在两人面前最大的难题并不是如何怼对方,而是怎么面对朝他们走来的两位故人。

时间似乎在一刹那静止了。Dia和Phos一动不动地看着两人走来,又目送他们远去。

他们终于发现自己完全没必要担忧——一看两人反应就知道,他们已经被忘了个彻底,蓦得仿佛打翻了五味杂瓶,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想起一句话——青春啊~哈、”Phos干笑道,“不要沉默啊,说点什么吧。”

“如果Phos不是面瘫状态的话,你的话还有可信度。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担忧~走,去游乐场。”Dia拽着Phos专注地狂奔向前面的大门,明目张胆地视交通信号灯为无物,步伐略杂乱却又流畅地穿过行人和车辆。

Phos轻松地配合着小钻的步伐,看着她紧皱的眉。

目前说话没有可信度的分明是眼前这个人。

他突然发觉别人把Bort和Dia的相处模式形容为“复杂”十分贴切——一个人口是心非,说出的只言片语离不开蔑视与嘲讽,神情出卖了一切情绪;另一个人温柔强大,却意外隐忍,让所有情绪内化,消散。

钻石的硬度很高,韧性却只有2,是脆弱与强大共存的矛盾体。

两个人恰好停在大门的中轴线上,Dia站定以后理了理头发的衣服,倏忽浅笑道,“Phos,你失忆了。”

“是,是,是。”Phos胡乱应承着,心下感慨小钻偶尔冒出来的切开黑属性。

牢记所在国家的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诚信友善地相处,好好做人,不好吗?

然而他把自己只擅长打直球忘得一干二净。

“小钻偶尔很恶劣啊。”

“彼此彼此~”Dia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两张门票,挥舞着,“还有,你还想不想去玩了?这次游玩的生杀大权可是掌握在我手里啊。”

“简直是一万点暴击……”Phos配合地捂住心口哀叹道。

Phos顶着一张神情寡淡的脸耍宝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取悦了Dia,负责认路和出钱出力的大佬愉悦地带着他的小弟走进游乐场,直奔云霄飞车。设施旁负责检票的工作人员看到两人气势汹汹的模样吓了一跳,“听说这个很恐怖,我还没有玩过,想尝试一下。”

看着钻石闪闪发亮的眸光,Phos拒绝的话语冲到口腔内壁又回到声带附近。

衣物的摩擦声突兀地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两人耳边炸开,“这样的设施不适合废物玩,还是乖乖站在这里好了。”

“……Phos,我幻听了?”小钻神情恍惚。

“Phos,这种似曾相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Antarc嘴角轻扬,给了Phos一个爆栗。

“小钻,幻听的是我吧?Antarc哪有这么话唠?!还有,你没幻听,那家伙就在你旁边!”Phos下意识哀嚎一声抱住头叫喊着。

“啧、”Bort盯着Dia,“你和他说过那样的话?”

“呼……是啊。”在事态步步紧逼的时候,小钻总是意外地冷静而直白,“我不想再见到你了,现在我只想去体验云霄飞车,所以请你让开。”

相较两人对峙的场景,另外两人间的气氛似乎比较微妙。

原本以为自己的少男心已经完全褪去的Phos在看到Antarc的一瞬间内心还是小鹿乱撞。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努力巡逻?”Antarc沉静地注视着Phos, “算了,看你的表情,事情好像朝不得了的方向发展了……”

内心被类似于“Antarc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硬度只有3却一直在努力变强,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Antarc真厉害”之类的句子刷屏的Phos瞬间支支吾吾了一段时间,“我、我,当然,哈~不瞒你说我现在很强大,大概。哈哈哈哈~”

“这句话不大符合你的表情啊。/嘁、分个高下好了”。除他之外三人同时开口。

周围的人们纷纷侧目,议论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你们到底玩不玩?”原以为能收到四张票据的工作人员收回了伸出许久的手,忍无可忍地问道。

小钻一边说着“抱歉,一会儿就好~”一边把众人推到了云霄飞车旁,Phos跟随Antarc坐在同一排,座位只剩一排了。

他下意识想起近日上网冲浪时看到的金句——“人生如戏”。

Bort敛目率先坐在靠里的座位上,用手托着腮帮朝远处看去,仿佛他乘坐的不是惊险刺激的游乐项目,而是在铁轨上缓缓行驶的火车。别无选择的Dia认命地坐好,伸手把额头上方的横杠拉下来,又系好安全带,并下意识询问Antarc和Phos有没有准备好,得到肯定答复后一言不发地盯着前方。

Bort身形微动,最终还是保持沉默。

云霄飞车以低速爬到顶端,倏忽冲下,如此循环几次后他们便回到了原点。

Dia轻轻闭上眼睛,内心安静平和。

“Dia,之前我们斩杀月人的时候都比这种感觉刺激吧?对习以为常的事还会有所期待的你究竟有多心大啊……”Phos率先发言。

Dia还未为自己辩解,Bort就抢先一步掏出手机,作势要朝Phos头上砸去。原本与Bort同行的Antarc脱下白色外套罩在Bort头上。

“所以说,Antarc是天然……Bort又不是在梦游。”Phos嘟囔道。

Dia表情懵懂,半晌说道,“你吐槽时竟然连他都不放过。”

“这种之前弱到得你去救的家伙有什么可交流的。”Bort十分难得地没有对同样是强者的Phos产生兴趣,目光停留在某个目前对他厌恶至极的人身上。

他从未想到的局面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比如Dia竟然主动要求和Phos去月球,又如能再次见到Phos和Dia,还有,这个一向对他温柔耐心的,他从未承认的兄长会在他面前表露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愿。

习惯真可怕。

Dia自嘲地笑笑,开口做气氛的调节者,“既然遇到了,不如一起去吃饭吧。”

“不,我有话要单独告诉Antarc。”Phos侧目别有深意地看向Dia,自顾自地带着Antarc走开。

不知不觉间,阳光已快偏移到头顶。

“法……”Dia眼睁睁看着Phos和Antarc走远,低头深呼吸,转身回望Bort。

“你在想什么?”Bort发出直球攻击。

“已经没必要再说了,我也不想解释。”Dia采取防御攻势。

“我实在不理解你在想什么。当初你想救那个家伙,我不是同意了吗?况且你韧性只有2,……”Bort随意地把手插在黑色休闲裤的裤兜里,不耐烦地说道,却被一个颤抖的声音打断。

“所以,我只是个没办法保护自己,也没办法保护你们的废物,对吧。”Dia紧紧地咬住嘴唇,眸光微湿,“是,我不是天才,没有你战斗力高,但我也有自己的价值和自尊,况且韧性低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你没有资格一直否定我。”

周围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两人身周,Dia尴尬地再次开口,“能否,换个地方。”

Bort没有回答,只是拽过Dia。

Dia默默走到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两人保持距离行走着。

“你应该知道我的想法。”Bort停下脚步。

“抱歉,我不太能消受你这种保护方式,我也有自我选择的权利,如果我被月人带走了也完全是自作自受,与你无关。”Dia低下头,双拳紧握,浑身发颤,“好歹我的硬度也有10,我没办法心安理得地被你守护,请不要把你的性格当作打击我自尊的借口。”

Bort瞳孔微缩,伸出一只手,却被Dia毫不留情地打开。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彻底失去这个他一直小心对待却经常言不由衷的,唯一一个完全不害怕他的气场,在别人议论他时还会护着他的人了。

Dia脚边的地面上,一块块小小的,黑色的痕迹晕染开来。

原来,一直在他身边的Dia除了微笑和富有活力以外,还会哭泣。

Bort的思绪不受控制地飘散。

那是一个下着暴雪的夜晚,他一路踉跄,走走停停,在无边的混沌中看到一抹耀目的光芒,带着七彩的光晕,却拥有与令人头晕目眩的视觉效果相反的,使人安心的力量。

“你走吧。”Bort终是开口说道。

“不了,我还要去找Phos。”Dia决然走开,步伐没有一丝犹豫。

如同Bort在偶遇Antarc没多久时,在两人暂时停歇的旅馆里看到的,人类热衷的,恶俗的偶像剧的情节,就这样在他周围上演,他却无力抵抗,面对不计其数的月人时也不曾动摇的心无法控制地抽痛,却什么也无法改变。

因为,一切偶然都是必然。

而另一边的气氛却截然不同,这样的差异源于Phos神奇的属性,也源于Antarc与Bort差异极大的性格。两人在旋转木马前争论不休,恶补过人类世界知识的Antarc自然知道旋转木马适合什么样的年龄段,但最后还是无奈地跟着Phos走了进去,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用童话风MAX的马车代替木马,并装作不认识某个赖在木马上不肯下来的傻瓜前宝石。

“Antarc还是印象中的模样,太好了。”Phos的脸上洋溢着孩子般的笑容。“倒不如说,我比较熟悉这样的你。”Antarc接过话茬,“虽然不知道之后你经历了什么,但我相信,你会好好履行我托付给你的事,你们也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很多个冬天。”想到这里,他侧身看向无尽的天边,垂眸微笑。

“我……,还是、”Phos一跃而起扑在Antarc身上,“最喜欢你了,Antarc。”他瞬间觉得自己经历的所有痛苦和挣扎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既然你好好巡逻了,我就……”Antarc一边默默望天一边接过Phos搂在怀里。

恰巧赶到,看到这一幕的Dia深吸一口气,腮帮微鼓,又温柔地笑开,走到phos和Antarc面前。“现在是这个世界的春天~果然,很温暖。”

他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个素昧平生的世界,因为它带走了那个冬天,使原本没有希望再见的人重逢,也带走了一切复杂的心事。

这次又见,无疑是一场终结的典礼,一切都尘埃落定,却也是新的开始。

“总是能在Dia这里看到光啊~”Phos像无尾熊一样挂在Antarc怀里。

“你们快乐真是太好了。今晚我会查找人类的食谱,尝试下厨,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品尝?”Dia把手背在背后,扭头问道。

“……有。”内心交战一番后缄默地跟着Dia走到这里的Bort低声说着,颇有几分略委屈的味道,令Antarc和Phos惊讶不已,而接下来Dia的回应更让他们大跌眼镜——他竟然完全没有理会Bort,径自原路返回。

三人跟着沉稳可靠的大佬Dia向他和Phos的暂住地走去,也走向了未知的,却也明朗的未来。

不稳定因素Bort会如何应对这种局面?且听他们分解。

THE END.

 

最后:

神奇的脑洞,未知的时间节点,似糖非糖的风格,组成了这篇奇怪的渣文~祝食用镇定(喂)。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