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艾狼】太子之旅

《魔卡》衍生的我流童话风,邪教慎点,节日快乐~

------------------------------------------------------

“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

湛蓝色的天幕中,丝丝缕缕的流云轻轻地在空中漂浮,与轻柔的春风、微暖的温度一起,拉开了一片存在许久的大陆的暖春序幕。陆地上的坚冰早已融化,溪水不知疲倦地奔涌、歌唱,树木抽枝发芽,鸟雀停靠在树枝上,衔着春泥为自己筑巢,清脆悦耳的歌声充斥着整个森林。

这片大陆某个不知名的小水洼中暂住着一只神秘的青蛙,没有生物知道它来自哪里,去往何处,只有一只偶然间从它家路过,得到了它赠送的食物的蜜蜂知道一些关于它的消息,并在采蜜期间把它们传播到了大陆各地——当然,也包括王都。

“哦?我的领地里出现了一只神秘的青蛙?”身着华服的青年国王端坐在王座上,他头戴细密的金丝打造的王冠,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短而细的金色链条自鼻托旁垂下,连接至铰链处;手握顶端由星月嵌套而成的权杖。

“是。这是我们翻译好的文本,请您过目。”使者快步上前,单膝跪在王座前的楼梯下,低头把羊皮卷轴双手奉上,神情虔诚而愉悦。

国王轻撩有着白色绒滚边的披肩施施然走了下来,目光被透明的镜片遮住而不甚明晰,嘴角泛着轻浅的笑意。

“辛苦了,”他接过卷轴并把它展开,“……这是?”

“亲爱的国王,那只蜜蜂确实是这样说的:‘那是一只绿色的青蛙,额头前面有一小撮棕色的头发,眼睛也是棕色的,经常背着一个行囊,屋子里放着一顶颜色微妙的帽子,说到帽子,你们知道帽子是怎么来的吗?传说这片大陆上本来是没有帽子的,很多生物因为这样的原因灭绝,所以大陆的守护神——尊敬的先王柊泽氏在某个夜晚裁剪了一片夜空并把它们变成了帽子,然后一夜之间,所有害怕强烈的阳光和狂风的生物都得到了庇佑,这是一种比白糖年糕还要伟大的发明;说到白糖年糕,这只青蛙给我的年糕并不是白色的,是一种被残暴对待过的外来品种,至于是什么品种,……’”

“那么,然后呢?”国王把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一对深邃的幽蓝色眼眸。

“……它在细数完变种年糕的发展史之前就被一只蝴蝶强行带走了,吾王,”使者看着国王依旧无懈可击的笑容,迟疑道,“所以目前得到的消息只有‘绿色’、‘棕色头发和眼睛’,‘背着行囊’和‘帽子’。”

“看来这就是樱她们经常提起的那只蜜蜂了。”国王走回王座,把眼镜放在王座旁的小几上,手肘撑着扶手,双手交叠,“你先退下吧。”

“是。”使者鞠了一躬,走出宫殿。

“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国王身体向前微倾,下巴靠近交叠的手指,眼睛微眯,眸中流光时隐时现。

而远处引起了国王注意的青蛙却不紧不慢地行走着。它时而在暖阳的洗礼下停下来,或拿出背包里的地图,努力辨认着不熟悉的字体;或拿出一本蓝色封面的卡册翻看着里面的照片,或吃着预备的餐点;时而在风雨中快速地蹦跳,逃到宽大的树叶下避雨。

今天这只幸运的青蛙在躲雨时遇到了一只可爱的红外壳蜗牛。

“李君的目的地在王都,穿过这片丛林后可以看到一条河流,那条河通往王和公主们的宫殿,李君沿着河流走就好。”害羞的蜗牛语速缓慢,触角微动。

“我明白了,谢谢你。”李小狼面色波澜不惊,脸颊上却泛着红晕。它从背包里拿出一顶镶玉的紫金冠,用细软的丝绸帕子擦拭着它,随即递给蜗牛一块芝士蛋糕,“给你。”

那只蜗牛用触角碰了碰蛋糕,向一只更大的蜗牛爬去。

李君安静地看着这一幕。

大陆东部某个国度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被巫婆变成了青蛙,只有得到公主的真爱之吻才能变回人类,所以他在寻找那位公主,只可惜,他走过森林,穿过楼宇,趟过河流,帮助过迷路的甲虫,喜欢过擅长烹制炒萝卜的灰色兔子,被一只棕色的兔子暴揍了一顿并且说话不带脏字地喷过后还是没有找到。

如此漫长的旅途难免有些枯燥乏味,这使它在旅行途中养成了几个习惯:写游记,让当地的朋友帮它拍照,自己动手雕刻物品和搜罗特产。

送给蜗牛佐佐木利佳的芝士蛋糕就是他的收藏品之一。

虽然身处不同的自然环境中,也遇到许多从未见过的人与事物,但它还是无法忘却记忆中的碧瓦飞甍与亭台楼阁。微冷的秋风拂过他居住的院落,院内的小潭自中心向四周泛起圈圈涟漪,微黄的树叶在潭面轻点,顺着细小的水流飘开,如同一只在大海中游历的小舟;他的母后总会坐在拱门旁的石凳上看着他练习拳法,性情跳脱的皇姐们时不时地来找他玩蹴鞠,一行人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

它戴上帽子,按照蜗牛告诉他的路线前进,在数日后看到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偷偷从后门溜了进去,把自己藏在树叶下。

“啊咧,是真的吗?”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它偷偷探出头看了看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名可爱而不失活力的少女。她穿着嫩粉色的小洋裙和小皮鞋,栗色的短发上戴着绣有樱花纹饰的粉色发夹,碧绿色的瞳孔泛着微亮的光芒,正惊讶地看向一位穿着同款紫色洋装的长发少女。

“能让你穿上我亲手缝制的洋装真是太幸福了~”少女笑道。

名唤小樱的少女半捂住自己的脸,笑着说,“我也很开心,谢谢知世”,突然惊呼一声摔倒在地。

“笨蛋、”李小狼自言自语道,眼角的余光偷偷注视着趴坐在地上,窘迫地微笑着的女孩。

“谁是笨蛋?”温和的声音自他头顶传来。

“她啊……啊!”它下意识回答道,一抬头发现闪闪发光的镜片直冲它面门,吓得猛得跳开,落在一个柔软的地方。

它脚下停留的地方带着象征生命的温度,温暖而令蛙舒心。

手掌的主人眼眸含笑,带着脸色爆红的青蛙皇子走向花园深处的亭台楼阁,撩开衣袍坐在漆成深红色的石凳上,把害羞的青蛙放在桌上,一只手托着腮帮打量着它——从贴在额头上的棕色发丝,到剑眉和有神的棕色瞳孔,再到背后的大背包。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在青蛙眉心轻戳,轻笑一声,“不知来自东方的异形皇族有何贵干?”

“?”青蛙的眼睛瞪大,“何以见得?”神情带着被戳破秘密的窘迫和愠怒。

“求吻对于害羞内敛的太子殿下来说,似乎有些困难~而且,”国王的神情变得肃穆,“我不会把小樱交给你的。”

“谁、谁说我心悦她了?你是情敌?”李公子的眼神在一瞬间从羞窘转变为充满敌意,他恶狠狠地盯着眼前面带笑意的可怕的人类,如同一只不肯放弃猎物的狼崽。

柊泽国王摘下眼镜,用镜架轻敲青蛙皇子的头,说道:“姑且算是吧,反正我不会放任你们在一起,亲爱的李太子。”

“一派胡言!”李小狼下意识想挥拳打在眼前人笑意满满的脸上,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人类了,失落地放下爪子,背对着国王大人,凝视着亭子不远处的荷塘。在魔力的加持下,任何违反自然常理的现象都能够出现——比如,在初春就被一朵朵秀美的荷花填满的小池。

似从梦中来,令他魂牵梦萦。

“真美。”它敏感地察觉到自己的后背贴在略带凉意的丝绸衣料上,被人类的体温包围着。

“冷静点~如果情绪激动,不小心说出了东方的词汇,你的身份就要暴露了,不利于达成你的目标。”柊泽伸出双臂环抱住青蛙,看着它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谢谢你。”爱憎分明的东方来客诚实地表达着谢意,温柔地微笑。

“午餐时间就要到了~虽说不能把她交给你,但招待客人是应有的礼仪~”柊泽的瞳色变深几分。

“其实,”李小狼不自觉地倚靠着柊泽的胸膛,停顿了一下,“虽然希望她能够帮我变回人类,”声音略带磁性,“但无论她是否是我最终要寻找的公主,都希望她能够幸福。”

“你会见到她。”国王戳了戳青蛙的头顶,带着他走到宫殿里。原本以为会吃到西餐的李小狼在目光触及长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东方菜肴时狐疑地看了看柊泽,跳到国王大人身边特制的椅子上。

“啊咧,青蛙?!你是山崎提起的那只青蛙吗?和他描述的很像!”樱牵着知世走到桌旁,好奇地看着李太子。

“……是那只总是‘嗡嗡嗡’的蜜蜂吗?”想到这里的青蛙少年眼神散发出光芒,“他告诉我很多有趣的事!我还送它特制的桂花软糖作为礼物。”

“原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山崎真的很厉害,有一次他提起东方的流苏,……”

一人一蛙坐在桌旁聊得热火朝天。来自邻国的知世公主和国王一直带着温柔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看着他们,直到樱和李君后知后觉地停了下来,对视片刻后开始用餐。

李小狼下意识瞥了瞥右侧笑眯眯地用餐的国王,突然想到自己作为客人却在吃饭时间在主人桌边和未出阁的公主大聊特聊,确实有些不妥,便跳到柊泽面前,诚恳道:“对不起,失礼了。”它伸出爪子费力地作揖。

“没关系,不知今天的菜肴是否符合你的喜好。”国王大人的笑容似乎真切了几分。

“嗯。”小太子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随后红着脸蹦回椅子上,低头吃着小金碟里的佳肴。

“咦?”樱用一根手指轻触着脸侧,“总觉得发生了什么。知世,你知道吗?”

“什么都没有~小樱要专心吃饭,我带来了很多洋装,用餐完毕后带你去试穿~我还带了王国新研究出来的摄像机!”知世双手捧着脸,眼中冒着星星,“一定超级可爱!真是美好的下午~”

“好的,好的~”樱无奈地继续用餐,“知世总是这么热情。”

国王和青蛙眨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

“我还是不要和她提起那件事了,”李小狼趴在柊泽耳边轻声说着,“总觉得如果说出口的话,她和她最好的朋友都会困扰。”

“总之,我不会随便把她交给任何人。”国王摸了摸开始泛红的耳廓,正色道。

能和来自东方的害羞狼崽心照不宣地共享秘密,真是有趣的体验。

饭后国王把青蛙带回了寝殿,放在枕头旁,取下沉重的皇冠,又脱掉最外层的绸袍,掀开柔软的被子躺下。

“小狼君~要不要一起午睡?”他拍拍枕头,揶揄道。

不知是因为此时午后的阳光刚好挥洒在这里,还是因为眼前之人的语调过于温和妥帖,总之它鬼使神差般地答应了柊泽。

“嗯。”它面无表情地被抱在被子里,眼皮渐渐耷拉下来,逐渐陷入沉眠。柊泽默默盯了他半晌,缓慢地低下头,在它的额头轻吻一下后退开。

绿色的小青蛙在深蓝色的光芒中变为棕发的稚嫩少年,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指尖有着训练留下的薄茧,身上只穿着洁白的内衬,安恬地躺在他怀中,感受到他的魔力后蹭蹭他的胸膛又安稳地睡去,对自己的现状一无所知。

“小樱的气息和我同源,”他捏了捏少年的脸颊,轻吻着他的唇,“要是再警惕些就好了,我的‘情敌’。”

与之前无二的光芒再次笼罩了整个房间,心情大好的国王搂着青蛙狼崽度过了一段静谧的时光,略恶劣地欣赏完李小狼发现自己在他怀里醒来,慌忙跳起的样子后伸出双手,准确无误地抓住额发蓬松的太子,愉悦地打理了一下。

“我们还是情敌,你离我远点!”李小狼手忙脚乱地捂住自己的刘海,气得腮帮微鼓。

柊泽回以优雅的笑容,换上黑色的燕尾服,带它去品尝女孩子们精心准备的下午茶。

“啧、如果我能自己跑到温室里就好了……这家伙为什么要跟过来,难道他很闲?”小狼君眨眨眼,悄悄说着。

“大部分国事已经处理好了,谢谢关心,我很开心。”柊泽艾利欧在它背后屈指一弹,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看着李小狼寻找始作俑者。

看到这个场景的知世会心一笑,捻起一块刚烤好的茶饼递给小樱。

铺着可爱的白色蕾丝边桌布的点心桌上摆放着一个三层点心瓷盘,第一层是小巧精致的三明治,第二层盛放着传统茶点南瓜蔓越莓Scone,第三层装满了时令水果。瓷盘旁是两个来自东方的瓷制茶壶、四个茶杯以及奶盅瓶等器具。

小太子手足无措地看着国王大人动作轻缓却熟练地为他倒好茶水,凑到特制的茶杯旁轻呷一口,熟悉的味道侵蚀着味蕾。

“这是夜阑的红茶?!”它惊喜道,“谢谢。”

“没关系。”柊泽揉揉他柔软的发丝,“你不介意和我共同享用下午茶,真是太好了。”

“嗯。”一种类似于无理取闹的熊孩子被完全包容的晦涩情感充斥着李小狼的心,使他无所适从,半晌失语。

在柊泽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对方,身为国王的柊泽从未对他发火,反而在衣食方面处处关照他的习惯,让他有些惭愧——虽然这人的笑容有时有些违和感。

“……知世,”被知世偷偷拉走,溜到走廊的小樱轻声道,“刚才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我们在小叔叔和李君面前很多余。”

“小樱真是太聪明了~聪明又可爱,不愧是小樱~”知世陷入某种无法叫醒的迷之状态不可自拔,独留樱僵硬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被谈论的两位当事人也沉浸在某种氛围中。

“咳、”李小狼晃了晃头,轻咳一声,“对、对不起,我的态度不太好。”

倾听他说话的柊泽嘴角轻扬,“亲爱的太子殿下要休战吗?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话想要告诉我?”他把小青蛙拢在手心,低头看着它,额角微湿。

“原本以为变回原形之后我就会拥有守护她的能力,现在看来还是你略胜一筹……虽然,很不甘心,”他的声音缓慢而带着苦涩的意味,眸光湿润,“但我还是决定放弃了,祝你们幸福。我和山崎、三原约好了,如果这次还是没有找到公主就跟着他们去下一个国家。请你好好保护她。”

“看来我应该告诉使者,下次一定要带那只能言善辩的蜜蜂到王都做客,”柊泽轻抚额角,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我当然会好好保护她~毕竟她是我已经过世的哥哥留下的瑰宝,你作为樱的丈夫确实有些不合格,不过你可以考虑另辟蹊径。”

“原来如此!是什么?”小青蛙的两只爪子握成拳状,眼睛闪闪发光。

“你可以多留几天慢慢考虑。”国王大人摸了摸太子殿下的头。

“我明白了,我会珍惜这次机会。”承诺留下的太子殿下没想到,这一留,便是数月。

温和的春风变成略带凉意的秋风,原本绿荫笼罩的王都被无尽的金黄色与红色填充。停留在此的候鸟准备离去,森林里的动物们也开始储存冬天需要的食物。

“这步应该这样走。”站在白色的棋子旁思考片刻后,李小狼抱着棋子跳到自己预想的格子旁放下,场上的局势瞬间扭转过来。

柊泽总是先耐心地给出建议,而后再否定他,让他失去了一部分信心。

樱不是他要寻找的公主,他也只能放手。

“你赢了,”柊泽收起棋子,“只想着如何移动它们或许会更好。”

“我知道了。”他在脑内推算着棋局的全过程,“我还是没有赢过你。不过,我应该离开了,如果不赶在冬天到来前到达另一个国家,之后的路会更难走。”

“你还是没有想到那条蹊径吗?”国王心念微动,用魔法把背包放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

“没有。”仿佛与背包有心电感应的青蛙准确无误地跳到那个角落旁背起背包。

“我来告诉你吧。”

他被早已习惯的温度包围着,额头传来温软的触感。

深蓝色的光芒退却后,他怔怔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和脚,许久没有走路的陌生感使他如初生婴儿般步履蹒跚,倒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这就是蹊径。”国王打横抱起太子殿下,却被他挣脱开。

他在地上站定后挥拳打向国王儒雅帅气的脸,使出扫堂腿绝技,柊泽游刃有余地再次成功逃脱,拽住他迈出的腿迫使他靠近,把他困在怀里。他张嘴咬住柊泽的手掌,脚向后踹,这次却没什么用。

“李君对自己的恩人不太友好。”英俊的国王大人把他抱得更紧。

听到“恩人”两个字后李小狼咬他的力度明显变小了。

原来是这样的蹊径。

但是他的出发点并不坏,而且也没有对他造成损害,像是寂寞的孩子在努力挽留自己的玩伴,本来拥有如此强大的魔力,却像个普通的魔法师一样陪伴着他们,触碰到了他内心柔软的角落。

高处不胜寒——如此想着的李小狼停止了挣扎。

“可以给我一套衣服吗?”他看看身上雪白的绸缎,开口道。

国王殿下抬手变出一只木盒,用来自外星的钥匙把它打开,举高存放在里面的衣物抖了抖,为他披上。

他沉静地看着这件用来自东方的衣料裁剪、织成的血色绣金丝华服,眼角微红。

“我可以送你回家。”国王大人握紧权杖。

一个金色的魔法阵在地上逐渐成形,两人仿佛置身于星空下。

李小狼抬头看看深夜般的光幕,回想起在这里度过的某个夏夜,天上的星辰如此时此刻般耀眼。

他猛地扑上去抱住诧异的国王大人,两人一起被传送到了远处僻静的院落里。

“清风朗月,惟愿与君共享。”他红色的衣袍在风中微扬。

“果然,有什么要发生了。”柊泽走上前抱住李太子。

至于清风朗月——清风倒是感受到了,朗月就挂在空中,不会逃跑。

“离春节只有几个月了,”李小狼的眉目隐没在院内的灯火中,影影绰绰,“你、你之后要不要……”

“我之后再来,希望你能尽地主之谊。”国王陛下笑得眉眼弯弯。

数月以后,他在喧嚣的街市中寻找着他的青蛙太子,蓦然回首,发现那人站在灯火阑珊处注视着他,眸光温润。

THE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