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生贺/友谊向】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办案记

发小 @提拉米苏 梦到和点的梗,从来没写过这种题材所以无逻辑无智力,放飞自我。

祝长大一岁的发小生日快乐,早日娶到一位肌肉匀称的小哥哥!

---------------------------------------

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风和日丽的上午,正如小学语文课文中描写的那样,阳光普照,万里无云,恍恍惚惚,是适合小明和小红手拉手去游玩,感受大好河山的日子。

当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里并没有小明和小红看到的活化石,这一天对于Mr.Y来说也没有那么美好。

“你在我不在时随手接了这么棘手的案子?”Mr.Y解开大衣,随手挂在门口的挂钩上。

“其实也不是随手……委托人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所以就接了……而且很有趣。”Mr.C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思考片刻后回道。

他慵懒地趴在桌旁,如同一只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右手肘边有一叠整理好的纸,上面写满了字,中间夹杂着奇怪的符号。纸的右上方是一个天蓝色的瓷质马克杯,白色夹杂银点的杯盖上放着一只小勺子,与桌面呈30度角。

空气中混杂着浅浅的橙香与奶香。

Mr.Y无奈地笑笑,伸手在Mr.C因为靠在臂弯变皱的头发上猛揉了一把,“是你自己感兴趣吧,皮死了。”

“另一个次元的大佬,审判者月的手办,你不感兴趣?”Mr.C抬眼看了看他,语气平静。

“如果没见到你,我还真不敢相信真的有面瘫。”Mr.Y随手拿起资料,轻声念道:“时间、地点……这个涂鸦是怎么回事?”

Mr.C伸了伸懒腰,整个人精神许多,仿佛与之前不是同一个人,“委托人描述的手办的大致模样,虽然抽象了点,毕竟手残党,永久性放弃治疗,持续性面瘫元气,间歇性……好的,我知道了,你把它放下,我的天呐,你竟然如此凶残,Mr.Y!”他一改之前或慵懒或不紧不慢的样子扑向Mr.Y,热泪盈眶,浑身颤抖。

“果然,只有你家纲吉能治住你了。”Mr.Y微笑着把Mr.C珍藏已久的存放在桌旁的书柜顶端的沢田纲吉手办扔到Mr.C怀里,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接住宝贝的样子轻叹道:“唉,我们走吧。”

“等等。”Mr.C随手从桌旁拿起一样东西塞到大衣兜里,站在穿衣镜把大衣穿好,扣子扣到最后一颗,“以后希望你能提高你房间里的整洁度,Mr.Y,我可不希望……”

“走起、”Mr.Y把Mr.C推出门去,“请关爱懒癌患者。”

“Ok、ok.”

小镇的冬季别样的美丽,下了一夜的雪堆积在屋顶上、树木上和车辆上,宛如一个银装素裹的童话镇,美好而温馨。原本满是雪的路面上有着一串串脚印,Mr.Y和Mr.C看着脚印玩心大起,踩着脚印朝中心街区滑去。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Mr.Y看了看手表,“已经出门10分钟了。”

“相信我,不会有问题的。其实我还想打雪仗~不过今天时间紧迫,就算了吧,”Mr.C耸肩,用手指把玩着之前从桌上拿起的东西,“希望它会对之后的进展有帮助。”

“这样的东西也可以……你的脑洞真是大到天际了,这又不是在写小说。”Mr.Y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保持自己优雅得体的形象,迫使自己不去和面无表情的小孩儿计较,一下子撞在本来自顾自往前走的人的后背上。

“本来还想感慨一下这个冬天让我想起刚遇到你时的那个冬天,但似乎应该先放一放了,啧、”Mr.C半蹲着,透过手中的东西看了看雪地,伸手拂掉最表层的积雪,“果然,不太对劲。”

积雪下面的土地上赫然是一个有些眼熟的符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Mr.Y看了看Mr.C,“这里应该是星星,旁边应该是月亮,正好与记忆中相反了,旁边还标着箭头……”

Mr.C点点头,垂眸思考:“其次,委托人已经与我们签订了保密协议,按理说不应该有除他以外的任何人知道这起手办失窃案是由我们负责调查。你我都不可能走漏消息,看来这次的嫌疑人很了解我们,总之……”他把发现线索用的宝贝放回口袋,“先沿着箭头走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在中心街区漫无目的的找也不是好主意。”他看看四周,用雪把图案掩埋好。

两人就这样沿着箭头指示的方向随意走着,路过一家甜点店。

“可以吃吗?”

“不可以,在办案,而且会长胖。”

“你想吃吗?”

“……”

“你想吃吗?”

“想。”

“好。”

Mr.Y默默看着跑到西点店里面的Mr.C比往常匆忙很多的背影,暗自感慨一个男孩子为什么嗜甜如命,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喜欢。

时间在不经意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坐在店门口的长椅上看着周围的风景。

在生活中,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沉溺于某件无法释怀的事情,从而忽视了周围的景色,于他而言,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

不过,这次的放松,未免持续的有些漫长。

“Mr.C,你掉进奶油里了?”他刚跑到西点店门口就看到Mr.C推门走了出来,拽着他走到离西点店较远的地方,面色沉静,“我在店里看到了同样的符号,花时间问了店主一些问题。得到的信息有:第一,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店里放着一张画着这种符号的纸;第二,最近有个之前从未来过的人频繁地出入这家西点店,原因是自己喜欢的人喜爱这里的草莓糕点,外貌特征棕色头发棕色眼睛,而他喜欢的人精通这种符号——这个人喜欢的人和他一起来过一次,他在那个人不经意间露出的、随身携带的卡包上看到过相似的符号,”他顿了顿,看着Mr.Y,“之前有人告诉过我,最近刚好有一个外貌特征符合的人入住了中心街区具有东方特色的大楼里,我猜嫌疑犯会不会是那个人。”

“出发。”Mr.Y接过Mr.C手里的牛皮纸袋,抿了抿唇,拿出一个泡芙吞吃入腹。

“嗯。”Mr.C表示他在忙着咀嚼。

牛皮纸袋没多久就空了,两人默默地盯着需要分类的垃圾桶半晌,把它扔进可回收的一侧。

两人加快了步伐,走着走着发现周围的建筑和设施不是印象中的模样。

“所以说我们是迷路了吗?”Mr.Y呢喃道。

“是的没错,不过我可以抓阄看看怎么走。”Mr.C拿出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口袋里的便签和笔。

“等等、先别,我看到了那个符号和箭头。”Mr.Y加快步伐走到两人东南方向的小巷深处,“它指引我们朝这里走,但是前面是个死胡同。”

 “这个嫌疑人感觉很皮了,怕不是在耍我们……我在想会不会像小说和电影里面那样,水泥地面上的凹凸处有机关,只要一踩就能掉入地道,而这个地道通往那栋大楼的某个房间。”Mr.C沉思片刻,伸出脚踩着地面。

“这样未免太不科学。”Mr.Y如此说道,却还是下意识跟着Mr.C左踩踩右踩踩,突然惊呼一声。

Mr.C吓了一跳,立马转身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坑下看去,只看到他发小懊恼地坐在地上,哭笑不得。

“艺术源于生活。”他自言自语道,模仿立定跳远的姿势跳了下去,扶起生无可恋的发小,一起沿着通道走。

通道的终端是一扇木门,门旁散着一些碎屑。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Mr.Y蹲在门口,拿起碎屑观察片刻。

“你记得我涂鸦的那张图吗?”Mr.C蹲在他旁边,“那个手办的翅膀那里貌似有被损坏的痕迹。”他捻起一块碎屑,“你看,这里是弧形的,翅膀的边缘也是弧形的,说不定答案就在这扇门后面。”

“那怎么打开门?”Mr.Y问道。

“说不定念一声‘芝麻开门’就可以!”Mr.C一脸正色。

Mr.Y“噫”了一声,“你怎么总以为是在写小说?!”

当木门缓缓打开的一瞬间,Mr.Y觉得自己掉入了某个诡异的时空,身旁不是自己失联了几年还能玩到一起的发小,眼前的门也不是门,是什么古怪的物品,作用是打击三观。

“你,真神奇。”他拽过Mr.C的衣领,带着他向前走。

两人就这样沿着通道前进,走入似曾相识的通道,白色的墙面下面刷着褐红色的油漆,左侧透明的窗户上沾染着灰尘,右侧是复古的木制门。

“看来,我们已经到达大楼内部,任务快要完成了~”Mr.C又从口袋里拿出那样东西掂了掂。

“总觉得不会那么顺利。”Mr.Y恍惚道。

这句话在两人绕着整栋大楼都没有找到疑似嫌疑人住所的门时灵验了。

“……果然,星谷他们说的对,唯制胜冒险者,得见彼岸繁景,你我还差得远。”

“你的重点呢?现在是转换迷弟模式的时候吗?”Mr.Y深沉道。

“如果是绿谷出久,在这个时候会大喊一声‘PLUS ULTER’、不好意思,串了……‘Smash!!!’然后击碎所有阻碍在他面前的东西!他们真棒!真不愧是小英雄!独占我的英雄学院!”

“喂,你快醒醒!我突然想起一直念叨着ALLmight的绿谷……果然是迷弟脑啊……”

“偷偷告诉你,阻碍三车君和原谅君感情升温的关键因素就是,原谅君是个迷弟呀!而且暴娇君和三车君也崇拜着ALLmight~他绝对是人生赢家!”

“Wow,原来如此,很有道理了。等等,那三个绰号是什么鬼!又冷又搞笑啊哈哈哈哈哈~”

于是乎两个半吊子侦探开始站在墙边讨论自己迷恋的另一个世界的大佬。

就在Mr.Y尝试安利DC和漫威无果,打算坚持时,两人终于想起了任务,开始继续找门。

“在内心暗搓搓嗑完CP以后总觉得满血复活了~”Mr.Y活动活动胳膊,抖擞抖擞精神。

“怪不得你嗑了那么久,经常说在爬墙。”

“你不怕被打?”Mr.Y羞窘地捂住脸。

“你是在逗我。他们的存在真的很有意义,总是给予我们庇佑、温暖和力量,所以,才会爱他们,既然如此,就更要努力找手办了!”

“喂,不要擅自转移话题和说出这么戳心的话啊!”Mr.Y边说边不小心碰到墙面的一个凹凸处,墙面向外凸出,逐渐变为大门的形状,又自动缓缓打开,里面的情境透过玄关中国风的拱形装饰一览无余,而且有些迷之尴尬。

“!”面红耳赤的棕发棕眸小少年用力挣脱开身边笑而不语的人与他十指相扣的手,安静地站在一旁。

“有客人来了?”柊泽摘下眼镜,垂眸浅笑。

“……不是吧?不了吧?不存在吧!!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很打击狼樱BG粉啊!”Mr.Y的灵魂从他脑后飞出,扶摇直上九万里。

“其实还是很般配的。你们好,”偶尔行动快于脑袋的Mr.C推着Mr.Y走上前,关好门,“我们是住在周边区域的侦探二人组,此行的目的是寻找月城雪兔和木之本桃矢两位先生丢失的手办,外形是审判者月,高约39厘米……”他看了看Mr.Y。

“那个随意想出来的组合名称是怎么回事……是1/8的标准比例,下面还有魔法阵圆盘,翅膀那里四残缺的,我的搭档已经去过失窃现场,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痕迹,我想柊泽先生应该对那个魔法阵十分熟悉,李小狼先生也是。”

“你们是在怀疑我们吗?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根据只言片语和细节推断出来的内容偶尔也只是臆想~对不对?”柊泽微笑着倚靠在李小狼肩旁,眼睛看向一个地方。

Mr.Y惊讶地看着柊泽此时凝视着的人。

他看到那个人从大衣口袋拿出一直把玩着的水蓝色玻璃球后,站在原地,侧头看着他笑了笑,眸中带有悲伤的意味,又透过玻璃球看向天花板。

上面有一个很大的魔法阵。

“你要谨记,身为一名侦探必须明白,现场永远不会没有任何破绽,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它本身就有问题。至于是什么问题……。”Mr.C笑道。

周围被熟悉的幽蓝色光芒掩盖,逐渐化为暗黑色。

“这就有些狗血了,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Mr.Y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目的?当然是好的。”Mr.C把玻璃球扔给Mr.Y,“默念一声‘自古红蓝出CP’就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一个很厉害的人告诉我的。”

本想怀疑的Mr.Y下意识默念着那句口诀,暗黑色的光芒被橙红色的光芒取代,寂静被喧嚣充斥。

他默默看着一群很熟悉的人推着一个大蛋糕了过来,用不同的语言祝他生日快乐。

“还有我~”被定义为偷窃犯同伙的侦探递给他一份礼物,“生日快乐呀,长大一岁,以后可要长点心了,我明明一直一副心虚的样子,还在办案时拖拖拉拉,竟然一直没有发觉~”

Mr.Y接过礼物,半晌无语。

“其实我们的手办没有丢~如果真的丢失了估计桃矢会自己先到处找,他虽然很可靠,但事关我们和月时总是不够冷静。誕生日おめでとうY桑.”月城拽过听到自己被吐槽后噘嘴瞪着半月眼的木之本哥哥桑。

“……”木之本桃矢捏了捏他的脸。

“C桑一直在努力回想我写的剧本的内容~作为一个不擅长演戏的人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配合他的自然是柊泽和李君,对不对,小樱?”大道寺知世看向身边有些懵逼的木之本樱。

“突然跑到蛋糕店里说要订制一个蛋糕时吓了一跳~希望你能喜欢这个蛋糕。”木之本樱双手合十,脸上是可爱温柔的笑容。

“Happy birthday.”柊泽戴上眼镜,温声送出祝福。

“生日快乐,你的朋友给你生日礼物的方式很新颖。”李小狼认真道。

“Hey, I have heard that you want he to marry me,really?”轮廓鲜明,高鼻深目的英俊男子揶揄道,“wow,happy birthday.”

他身边的人神情僵硬,整个人像是被雷劈过。

“这些不是重点。快点许愿和吹蜡烛吧~有的是嗑CP的时间~”Mr.C把Mr.Y推到蛋糕前面。

Mr.Y低下头,双手合十,许下愿望,吹掉蜡烛。

Mr.C好奇地问:“你许了什么愿望?”

“我也学学你,”Mr.Y揶揄道,“不告诉你,希望之后一切顺利,你是我一生的挚友。”

“那真好。”Mr.C怔愣着说,“你不是说出来了吗?一辈子的友谊真的很有诱惑力啊。”

“噗嗤、”Mr.Y轻笑出声,“那就一直一起蠢着好了。”

“你很神奇。”

“你有个性。”

“好奇怪!”

不远处被陈列在柜子里的手办安静地看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缄默胜过万语千言。

TH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