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狱纲/KHR相关】二十六字母题练习:A-M(27、59 10+)

 【A】agitate

“您如此年轻就已经功成名就,还有什么事使您焦虑?”

“我想,”已经二十四岁的青年首领垂眸,“大概与我的一位守护者有关。”

语毕,他看向台下一直缄默地注视着他的银发碧眼男子。

男子看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十年已逝,他清澈透亮的眸光中包含的情感丝毫未减,并且沉淀为更深沉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似乎给他亲爱的首领带来了一些困扰。

“他一直是一个优秀而执拗的人——当然,我知道他刚开始在外界的风评并不好,因为他脾气很暴躁,一副没有耐心的样子,但其实很温柔,风暴本身就是起伏不定的存在,他已经很棒啦~”说到这里,首领愉悦地欢笑着,“其实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些,我的焦虑点是——如何让他明白,我喜爱他,对他的喜爱和其他人不同,是更为专注的,想要给予他的感情。作为一名经常摇摆不定的、不合格的首领,这对于我来说太困难了。”

沉静的风暴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地贴在两颊上,悄悄走出摄影棚,点燃火炎,抱着自家一直不安分,脾气和他一样差的豹猫一顿揉搓,喜极而泣。

“真不愧是十代目!”他一手握拳,眸中满是久违的星芒,“我真是太笨了,竟然让十代目困扰,以后还要继续向十代目告白!”

从那天起,门外顾问巴吉尔发现自己的工作内容增加了一项——整理岚守想方设法塞给首领的情书。

【B】bruise

“狱寺君这次没有受  伤吗?”沢田纲吉一只手托着腮帮,注视着前来汇报工作的岚守。

“是,十代目。”狱寺隼人递过一份文件,“这是这次任务中截获的敌对家族文件,请你过目。”

“先不管文件,”沢田纲吉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一角,双眸微眯,“你是否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你身上的血  腥味,隼人?”

“这对我来说有些突然,亲爱的纲吉。”狱寺优雅地微笑,帅气而耀眼。

“只可惜,你瞒不过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沢田的瞳孔由温润的棕色变为细长状的金红色,面色波澜不惊。他走到桌前一把拽过狱寺隼人的领带,凑到他耳边说,“你应该明白超直感是怎样的存在,即便用那种撩  人的声音说着我的名字也没有用。”

狱寺隼人脱下西装外套,解开领带和衬衫扣子,看着自家首领拿着不知何时放在办公室里的疗伤药膏和棉签为他抹药,眸光微湿。

或许这就是他选择追随沢田纲吉,并喜欢上他的理由之一。

“这么多伤痕,狱寺君很辛苦吧。”他回过神来,听到沢田纲吉发颤的声音,把他拥入怀中。

“我想,”他在沢田眉心轻吻,“我从未后悔。”

无论是遇到你,还是守护你。

【C】conviction

“狱寺君的信仰是什么?”某个阳光微醺的午后,首领难得强硬地拉着自家岚守坐在温室里,凝视着他说道。

“……”一直把对自家首领的喜爱挂在嘴边的狱寺隼人在此时此刻却如同得了失语症,“十代目的信仰是什么?”

“一向诚实的狱寺君在这个时候还是很狡猾的,”沢田纲吉靠在椅背上伸着懒腰,神情恍惚,“果然看文件是一件苦差事,不过我的信仰还是没有改变,”他温柔地微笑着,“我想和大家一起看烟花。”

“我深信着十代目,并且想和十代目一起看烟花。”狱寺隼人眼中满是温和的流光。

饶是感情迟钝的沢田纲吉也嗅到了不同以往的气息,面红耳赤。

【D】diagnose

“我最近好像生病了。”沢田纲吉端坐在家庭医生面前,神情恍惚。

“您是否愿意告诉我您的病症?”医生摘下听诊器,担忧地看着不自觉捂着胸口的首领。

“偶尔会想起某些与文件无关的事物,看到他受伤会自责,后悔让他去执行那项任务;他一直直白地诉说着对我的喜爱,但是最近似乎有了不同的意味,我开始为此困扰,似乎并不厌恶,……”

“亲爱的首领,请恕我直言,”医生无奈地笑道,“前面的其实不算是病症,至于自责,因为您是个温柔的人,所以看到家族成员受伤会自责;不过……您是不是,恋  爱了,对方是岚守大人?”

“?!”首领手忙脚乱地穿好披风,夺门而逃。

【E】ease

“狱寺君,快看!”沢田纲吉惊呼道,“今年的烟花真美。”

他毫无防备地靠在狱寺肩旁,抿唇微笑。

幽蓝色的天幕中点缀着几点明星,夏夜清凉的风吹过两人,带着微湿的气息。彩色的、带着耀眼光芒的烟花在空中炸开,转瞬即逝,但那副美丽的画面一直被铭记在彭格列每个人心间。

狱寺隼人揽过沢田纲吉的肩膀,在他颊侧轻吻,“是,很美。”

他的眸色在黑暗中蒙上一层阴影,如同暴风雨前宁静的景致,有什么在其中翻涌。

“十代目的身边总是令人安心。”他把头搭在沢田脖颈旁,窝在他身边,形似某种骄矜却意外粘人的生物。

【F】fever

   全彭格列的人都知道,岚守狱寺隼人是首领沢田纲吉狂热的追随者。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同时也是狂热的追求者,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恋  慕由年少时不成熟的喜爱转变为如今深沉的爱  慕。

深沉到另一位当事人一无所知。

“嘛嘛,放松,”山本武拿起啤酒瓶一饮而尽,“就算阿纲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正因为知道,才不知道怎么说。”狱寺隼人手肘边的啤酒瓶不计其数。

“我知道了什么不会怎么样?”温润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山本武默默看向狱寺隼人,挤眉弄眼。

“就是我爱  慕十代目,想和他永远在一起……棒球笨蛋不知道?”

“他知道了,我也知道了,现在请你闭嘴。”沢田扛过狱寺,“我们先走了,我有问题要问他。”

“好。”山本武挠挠脑后的碎发,最终无奈地笑开。

【G】glitter

他在钢琴边坐下,掀开琴盖,修长白皙的手指灵活地在琴键上跳跃、舞动,惑人的瞳孔时而睁开,时而轻闭,惹得会场众多身穿洋裙的贵族少女询问他的姓名,痴痴地看着他的背影。

演奏完毕后他优雅地谢幕,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视线胶着在彭格列十代目身上。

他看着他微笑着的侧脸和温润的眸光,向后倚靠在墙面上,情不自禁地浅笑。

那是他的大空和光。

【第八个】蜷缩

“狱、狱寺君,”沢田纲吉蜷缩在床上,断断续续地说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双目无神,浑身都在颤抖。

“是。”狱寺隼人紧握沢田纲吉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不要怕。”

沢田纲吉回来时,头发上、脸上、披风上满是黑红色的血  迹,从容不迫地安排好相关事宜,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狱寺落后他几步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换上睡衣后缩在大床中间,凸起一块的被褥小幅度地抖动着。

“你知道吗,狱寺君,有个小孩抱着我的腿哭泣,怨恨我杀  掉了她的父亲,但那个人是个臭名昭著的军  火  商……”

“我知道,十代目。”他盘坐在床上,让沢田纲吉枕着他的膝盖,望着天花板,用轻柔的力道揉着他的发丝。

“我明明已经开  枪  射  杀了他,可是他又爬了起来,掐着他女儿的脖颈威  胁我……”沢田纲吉的头靠在他的大腿上,无意识地呢喃着。

“是的,十代目。”他轻叹一声,帮自家首领掖了掖被角。

这种过分的天真即便浴   血也没有消失,不知是好是坏。

【I】illusion

狱寺隼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六道骸会在vongola家族友谊战中和他开如此恶劣的玩笑。

他一直没有释放火炎去打破这种局面,带着某种复杂的心情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却败给了内心的渴  望。

“隼人,你怎么了?”沢田纲吉穿着和库洛姆.骷髅一模一样的职业套装向他逼近,扑到他怀中,柔软的发丝在他胸口轻蹭,那种微痒的感觉一直弥漫到他心里;嘴唇上涂着亮晶晶的唇彩。

“我,我,十代目……”已经无论面对什么事件都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好的岚守大人开始胡言乱语,脸色微红,“请您离开、不,不要离开……不是……”

“哦呀,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KUFUFUFUFU~”六道骸见机把三叉戟插入狱寺隼人的身体,结束了这场战斗。

狱寺浑浑噩噩地挪下台,迎面遇到自己幻觉中的人,第一次没有打招呼就慌忙跑路。

【J】juvenile(人称转换预警)

“蠢纲,你应该知道如果再强势一点vongola family就可以得到翻倍的利润。”Reborn先生把枪抵在十代目头上。

我站在原地,压抑着上前阻止的欲  望。

“本来就不应该那么强势,更何况他有一个患了绝症的女儿。”十代目直视着枪口,固执道。

“你知不知道你是谁!”Reborn先生把枪砸在十代目头上,踢开门走了出去。

“狱寺君,我错了吗?”十代目询问我,眉头微皱。

“没有。”我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抚他的眉,低声说,“您没有错,亲爱的十代目。”

对不起,我撒谎了,我喜欢你的幼稚,因为它在绽放光芒。

【K】kindergartion

沢田纲吉在久违的休息日邀请狱寺隼人陪他看望沢田奈奈。

“咦?欢迎狱寺君~进来坐吧,家里有新买的糕点。”奈奈热情地带着他们走到起居室里,随手拿起一本相册,“刚好在整理相册,里面有纲君幼稚园时的照片~”

“妈妈,我、”沢田试图挡住狱寺隼人的视线,结果理所当然的失败了。他眼睁睁看着狱寺隼人微笑着接过相册,边翻边询问沢田奈奈——

“妈妈大人,这是十代目第一次得到星星时的照片吗?”

“是呀,好怀念~全班只有他没得过星星了~”

“妈妈大人,这是十代目……”

“你说这张啊……都怪老公,非要在纲吉被邻居家的狗追赶时拍照片~”

“妈妈大人,这是?”

“那次纲君走丢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他,没想到他自己跑回家了,回来时浑身是伤,扑到我怀里一直哭……”

“不,别说了……”沢田生无可恋地看着两人。

“十代目很棒。”狱寺转身注视着他,真诚地称赞道。

“……犯规了。”他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L】lure

狱寺隼人十分积极地参加了vongola在10月14日举办的特别活动——细数首领的个人魅力。

“温柔,包容,”他孩子气地咬了咬钢笔的笔盖顶端,“善解人意,可爱,负责,……”

最终他撕掉了参赛用的信纸。

“狱寺君没有参加这次活动吗?听说很有趣。我已经看了一部分,总觉得很难为情。”某天午休时间,两人谈起这次活动时,沢田纲吉如是说道。

“我会的词汇不足以描述您的个人魅力,十代目。”狱寺懊恼地说着,没发现身边的首领已经脸色爆红,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M】marriage

经过旷日持久的追逐战后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的关系终于稳定下来,只差一场婚  礼。

 沢田纲吉偷瞄着面前忐忑不安的青年,又看看他拿着戒指的手,眨眨眼睛,轻笑一声伸出手。

狱寺隼人神情专注而虔诚地为他戴上戒指。

“你是我的,十代目。”

“狱寺隼人、”

“咳、沢田纲吉。”

vongola十代目踮脚揉了揉他的发顶,脸上是灿烂的笑容,“隼人。”

Tbc.

废话:
 
好久没有写过狱纲了,试着写一写字母题练笔(虽然发布的过程有些曲折,要成为被屏蔽专业户了。)

或许我心目中,十年后的纲吉和狱寺会成长为这样:

纲吉因为责任和新增加的阅历开始成熟稳重,偶尔带着一些狡黠;

狱寺不再把自己的狂暴表现出来,学会沉稳,由于感情的升华,看着纲吉的目光和说话方式
不再局限于一名守护者,而是有了心上人的意大利男士。

感觉有些OOC~

谢谢大家戳开并且看完这些神奇的小段子。0v0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