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狱纲/KHR相关】二十六字母题练习:N-Z(27、59 10+)

A-M

【N】necessity

“其实,当初去找十代目挑战只是一时兴起。”狱寺隼人揽着坐在坐在左侧的首领大人的肩,仰起头感受着西西里微凉的夜晚,小声说着。

“以前听你说起过,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Decimo.vongola 靠在右腕的肩上,呢喃道,“毕竟……”他的眼皮开始打架,声音越来越低,“当初、那么认真地,否定着我。”

狱寺蓦地笑开,侧头看看已经倚靠在自己身边睡着的首领大人,尘封在脑海中的记忆逐渐变得清晰。

他神情倨傲地站在讲台上,两耳不闻少女们对他外貌与气质的赞叹声,瞄准沢田纲吉的课桌走了过去,把它一脚踹翻后还不忘再瞪这个懦弱的废柴两眼,暗自怀疑reborn和彭格列家族挑选继承人的能力;作为观众围观了那场奇怪的排球赛,心下嗤笑他的运动神经,之后把少年约到教学楼后面决斗,结果没掌握好分寸,差点和他同归于尽,这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沢田一边叫喊着“拼死也要熄灭炸弹”一边把所有炸弹引线上的火苗摁灭,拯救了他,也刷新了他对黑手党的认知。他从此长伴怀中之人左右,转眼就是数年。

“我遇到你是必然,十代目。”狱寺隼人轻吻着纲吉的侧脸,抱着他向房间里走去。

【O】oath

彭格列十世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在沢田纲吉面前发誓的次数已经不计其数。

“我发誓对您忠诚。”

“我一定要成为十代目当之无愧的左右手。”

“两者毫无关系,即便你不认可我成为十代目的左右手,我也会一直守护着他。”

“狱寺隼人郑重发誓,我将对今天继承式的主角,彭格列十世沢田纲吉永远忠诚,他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他的信仰就是我的信仰,他就是我的信仰。”

……

“我发誓,我和这帮败坏家族的家伙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愿意,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而沢田纲吉是这样回应的:

“太夸张了,不必这样!”

“所以说我不想当黑手党首领……”

“狱寺……”

“我也会认真完成我的使命,保护好大家,和大家一起看烟花。”

……

“你们不要再废话了、我相信狱寺,这次危机的内奸绝对不会是他。”

“我愿意,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P】patch

沢田纲吉发现狱寺隼人的心意是在极其偶然的情境下。

某个百无聊赖的,慵懒的午后,他在没有告诉狱寺的情况下他的办公室做客。他进去之后,狱寺慌忙站了起来,桌子上是写满了G文字的白纸。

“狱寺在写什么?可以让我看吗?”首领注视着狱寺,询问道。

“十代目……”狱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却佯装镇定,面色反常的严肃,似乎在纠结,最后轻叹一声把纸递给他。

在某起突发事件发生后,狱寺隼人就教沢田纲吉学完了G文字,以方便联络。

当然,他不会承认自己一直把G文字当做只有自己和十代目知晓的秘密,并暗自欢喜。

“……”沢田惊讶地看着纸上的内容,产生了狱寺相同的反应,问道:“狱寺,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可以把上面的内容对您复述一遍: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我看到十代目对山本微笑,内心有些酸楚,我知道这样是错的,但还是情不自禁,因为我深深地喜欢着十代目,有什么比自己暗恋的人一直对别人微笑更痛苦的事?但是他不知道,我也会把它当成永远的秘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眼神坚定,“如果某天这个秘密被他发现了,令他困扰,我会把‘在开玩笑,是和山本他们的恶作剧’当做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情绪,把它带入坟墓。”

“狱寺,”沢田纲吉把纸整理好放在桌上,走到狱寺隼人面前,看着他说:“这不是我认识的,岚属性的狱寺。你为什么没有想过另一种结果呢?”

“?”一向或桀骜不驯或面色冷肃的岚守在此时反应有些迟钝。

“我也喜欢你,狱寺。”沢田抱住狱寺隼人,倚靠在他怀里。

【Q】quail

“狱寺似乎没有什么惧怕的事物,”沢田纲吉思索片刻,“我是说,除了有毒料理之外。”

“……竟然在十代目面前丢脸,真是太失职了。”狱寺隼人回想起自己在看到碧洋琪后捂住肚子倒在地上的模样,悲上心头,“其实我曾经惧怕过很多,不过我现在最害怕十代目突然失踪。”

“……”多次试图逃出总部未果的彭格列十代目开始自我唾弃:“我不会随便逃跑了,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事就向狱寺求助——虽然赤字占大多数,也是无法立刻解决的问题。”

“……”岚守回想起那些事件大部分都与他的炸弹脱不了干系,索性闭口不言。

【R】reality

狱寺总是不自觉地去思索自己如今的生活是真实还是幻觉。

他的灵魂深处有着碧洋琪的有毒料理,父亲在他弹奏钢琴受到赞扬后逼迫他吃下有毒料理时的神情,教他弹钢琴的温柔、美丽的“大姐姐”,黑手党残酷的角逐与吞噬,弥漫在街角巷口久久未散的火药味和血腥味,成王败寇的夜晚,独自游荡在外、无处安放的身心。

他的过往是为自己而战斗,不安而无端寂寥。

如今……

“你看,”沢田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是真的。”他微笑着,阳光挥洒在他的头发和脸上,使他的五官和脸部线条更加柔和,“原来头脑聪明的狱寺偶尔也会考虑如此不切实际的问题~”

“十代目,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他把沢田纲吉搂在怀里,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着。

【S】shower

下午时分,沢田纲吉坐在办公桌旁,一手撑着下巴批阅着文件,在对他来说还是有些晦涩的意大利语与困倦的双重夹击下,他决定起身走动走动。

这时较为明显的“唰唰”声传入他耳中。

他把椅子搬到窗户旁,安静地看着被雨水洗礼的橘树林和小花园,时不时低头抿一口咖啡。

似乎有什么事曾在这样的雨中发生,比如,他继承家族没多久时就试图逃跑过,那次是狱寺找到他。

“十代目,你是认真的吗?”还是少年模样的左右手清澈的瞳色在雨中有些模糊,“你真的想离开这里吗?”

“我不想再杀  人了。”沢田抱住自己的头矮身蹲下,痛苦地控诉着被迫杀人对他造成的伤害。

“我懂了。”狱寺的眼睛似乎被雨水打湿,“我很想一直陪伴十代目、不,沢田,但这次恐怕不行,”他微笑道,“十代目不会忍心看到彭格列没落,所以我要留下来,继续贯彻你的意志。”

狱寺对他倾注的感情,总是如此深沉。

“我跟你一起回去。”沢田在脸上抹了一把,“没什么大不了的,再不回去就要被reborn打死了……想想就可怕。”他率先往回走,狱寺自发与他并肩而行。

“仔细想想,”想到这里,他轻笑道,“狱寺果然很聪明。”

“因为十代目很温柔。”狱寺隼人从后面搂住沢田,在他耳边轻吻。

【T】throne

沢田纲吉自从坐稳西西里教父的宝座后,就再也没有被人轻视过。

有人说这与他的个人魅力和强大的实力有关,有人说这与历史悠久、战力雄厚的彭格列家族有关,但更多的人都提到了同一个人——他忠诚的岚守。

许多黑手党家族的首领都希望能拥有像狱寺一样忠心耿耿,不需要操心过多事务的手下,每每会议召开,都会向这位友善而同理心强的教父请教寻找优秀的左右手的方法。

沢田纲吉回到房间后把会议内容复述给狱寺隼人听,看着他抱起自己,双手搭在他的脖颈上,无奈道,“估计他们不会这样支付报酬。”

“也不会有人愿意用这种方式向那帮不识好歹的家伙索取报酬,十代目,”狱寺把沢田压在床上,双手与他十指相扣,俯身细吻着,“您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比你更适合那个位置,纲吉。”

【U】undoubtedly

彭格列十世和他的岚守之间的羁绊是什么性质的?

“嘛嘛,这种问题有什么可在意的,要不要打棒球?”彭格列雨守一如既往的天然黑。

“纲哥和狱寺那家伙啊……”尚且年幼就有着牛 郎气质的彭格列雷守愤怒道,“就因为狱寺一直缠着纲哥,他都多久没带我去游乐园了!”

看来从他那里得不出答案。

“沢田极限的和章鱼头是什么关系啊!最近一直在一起。”屉川了平大喊道,随即戴上拳套开始练拳。

问题的答案似乎有些眉目了。

“竟然敢问我关于蠢纲的问题,你想去三途川?”Reborn的枪法很恐怖,“不过他和狱寺……啧、”他被帽檐阴影遮住的嘴角似乎在微笑?

似乎可以确定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咦?纲君和狱寺在一起了~”屉川京子微笑道,“某天小春告诉我的~对吧?”她侧头看向身边的三浦春。

“求你不要再说了,我回家以后哭了好久……为什么纲君的新娘不是我?”三浦春哭丧着脸,神情恍惚。

答案呼之欲出。

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无疑的肯定的一定是恋人关系。

【V】vigorous

    “真羡慕蓝波,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沢田纲吉看着花园里奔跑、玩耍的小牛,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十代目在吐槽时也元气满满~”岚守直言快语道。

“这种时候居然这么吐槽我吗……”沢田皮笑肉不笑,“狱寺也十分精力充沛。”

“……”本来只是因为首领夸奖小牛有些吃醋的岚守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并且跳了进去。

【W】weary

“十代目……”

沢田纲吉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呼唤他,轻叹一声向彭格列医疗室走去。

“狱寺好些了吗?”他坐在狱寺隼人床边,摸了摸他柔软的银发,看着他沉静的模样,神情落寂。

但是他没有得到回应,空气中只有医学仪器“滴滴”的声音和走廊里人来人往的声音,唯独没有那声从富有活力变为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十代目”。

经历坎坷的狱寺虽然总在受伤,但从未像今天这样衰弱过。

“狱寺,”沢田执起狱寺的手,把它贴在自己颊侧,低声说,“我们两个去看烟花。”

“好,十代目。”虽然是十分无力的声音,但在此时的沢田纲吉看来完全是天籁。

【X】xenophobia

    沢田纲吉在继承彭格列初期经常被元老会成员排挤——西西里黑手党的世界总是在排斥外来人,尤其是他这样看起来很羸弱的亚裔面孔。

但是在某天之后他突然发现,原来总是讥讽他的人开始和颜悦色地提出建议。

“蠢纲,干得不错。”

“……我什么都没做,即使被你这样夸奖也不会高兴。”沢田纲吉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

“狱寺拿着一堆炸弹去拜访他们了,”Reborn拉低帽檐,“看来你没有失去对家族成员的影响力。”

“太感谢狱寺了……”沢田纲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喜爱十代目的感谢方式。”十年后成为准boss“夫人”的狱寺隼人由衷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之情。

“……”沢田欲哭无泪地回  吻狱寺。

【Y】yore

“无论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都是重要的时光。”

“让指环铭刻我们的光阴。”

时光荏苒,他在他心中永存。

【Z】zeal

 沢田纲吉的热情源于想要守护的心情,守护对象是彭格列和他的恋人狱寺隼人。

狱寺隼人的热情来源于守护的心情,守护对象是沢田纲吉和有沢田纲吉在的彭格列。

殊途同归。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4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