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空星】魂归曲奇

小透明诈尸系列,祝我家亲爱的若水大大生日快乐~ @澄子家的傲娇若水
————————————————————

夜半时分,天幕似被幽蓝色的泼墨浸染,几点明星点缀其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黯淡的月光伴着微凉的风轻拂过几乎没有人声的小镇,时而有狗吠声和猫叫声响起。

“喵呜”一只纯白色的猫步伐轻缓地路过小镇警察本部门口,刚要走过时被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抱起。它仰起头蹭蹭手的主人,金蓝两色的异瞳在黑暗中泛着淡淡的光。

“愁,”一名黑发,中间夹杂着些许红色发丝的男子一边用两指转着钥匙扣一边信步走到一人一猫旁边,“到换班时间了~”他笑着伸手想摸摸那只猫的头,猫咪却歪头避开,冲他重重“喵”了一声。

“啧、”他撇嘴放弃猫咪,转而揶揄名唤“愁”的人:“果然是镇民好警察~最近很太平,不需要留守这么长时间。”

“与其和我说这些废话还不如去和那雪优希聊天。”空闲愁侧头看着他,嘴角轻扬。

“放过我吧!那两姐妹……”虎石和泉眉头紧皱,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往事不堪回首,暂且不论过去便是。

空闲嗤笑一声,开口道:“看来你烦恼到要洁身自好了。”

虎石双眼瞪大,嘴巴微张,像是看到了天外来客,半晌失语,随即沉默着把他推出警察本部门口,颇有几分“你走你走再也不送并且再也不见”的意味。

“喵呜~”猫咪在空闲的手上蹭了蹭,跳在柏油路面上朝某个方向走去。还没从虎石的“暴力行径”中反应过来的空闲愁下意识用右手托着警帽,抬腿跟着它的步伐走着。

他缄默地看着自己和猫咪拉长的影子,轻笑一声,抬头看了看夜空,继续他的短途旅行。

这时他的猫咪导游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找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废弃的站台,似乎已经被镇上的人们忘却许久,他在执勤期间也很少听到人们谈起它,但他脑海中却有关于它的记忆——原因无他,几年前曾在这里发生过一起离奇的案件,至今没有结案。

空闲紧了紧衣襟,夜风破空带起的气流停留在他身边,在他胸膛左侧的口袋旁徘徊。

白色的猫咪跑到他身边,朝他“喵喵”叫了几声,原本游走着的气流离他远去,停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

他看了看口袋,发现里面放着早晨离家时随手带走的几片曲奇,怔愣半晌,向前走了几步,矮身把装着曲奇的小袋子放在长凳上,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他返回车站,发现小袋子不知所踪。

“……”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见鬼了”的空闲神情寡淡地加快了回家的速度,半蹲在玄关处,额角被不知何时渗出的冷汗浸湿。

他把帽子放在鞋柜上,看看口袋,又看看自己的手,却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毕竟那只鬼对他本人似乎没什么兴趣,只是想要他的曲奇。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笑开,随即轻咳一声,简单地吃过夜宵,洗漱过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陷入沉眠,恍惚间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

“这是你自己做的曲奇吗?”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幽暗的空间里,感受不到空气的流动与时间的流逝,只有无边的寂静。

“这是你自己做的曲奇吗?”那声音再次响起,却带了几分小心的意味。

“嗯。”他的思绪飘到回家前遇到的灵异事件中,终于明白了这个猝不及防的问题源于哪里。

这也是他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吸引力低于曲奇。

“很好吃,而且……”细碎的光点飘散在空气中,逐渐聚集在一起,轮廓模糊,依稀可以看出是少年的模样,又逐渐变得黯淡,“有熟悉的味道,我似乎在哪里吃到过。”

少年的头微倾,看着手掌中的曲奇垂眸浅笑。

“很久没有吃到过这样的食物了……谢谢你。”

“不客气。”他走到少年面前,伸手想要触摸他的额头。

他的手穿过少年的手掌,停留在虚空处,唯有手心空留的光芒的余温在告诉他,他面前的魂体是真实存在的。

“目前我的力量不够,没办法完全现形,不过~哈哈~”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内容,“那样才会引起轰动吧,在白天看到鬼还是很吓人的。有没有吓到你?”

“但是你可以吃到曲奇,不是吗?”空闲正色道,“没有吓到我。”

“说的也是……吃完那些曲奇以后光芒就亮了些,我的手看起来更清楚了~”少年欢笑道,“看来你的曲奇是‘奇迹曲奇’~”

“嗯。”

这时密闭空间变得越来越亮,少年的身体也趋近透明,他向空闲挥挥手,同时在说着什么,直到四周从纯粹的黑色过渡为纯粹的白色。

仿佛少年从未存在过。

空闲缓缓睁开眼睛,透过窗棂挥洒在房间里的晨曦刺激着他的视网膜,他挣扎着起身,神情恍惚,脑海中一片空白——曲奇的影子一闪而过,他却无法想起与曲奇有关的一系列对话。

他下意识注视着自己的手掌,有存在感微弱的事物曾在上面停留,又消失,迷失在时空变换的瞬间,给予他什么,却又被他遗忘。

他轻叹一声穿上拖鞋,侧头寻找迟迟未响起的闹钟,突然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惯用于装少量伴手礼的塑料小袋子。

袋子里曾经装着他一时兴起带出家门的曲奇饼,如今却是空的,里面的小点心不知所踪。

“奇迹。”

——“谢谢你。”

——“很久没有……”

——“真的……”

冰冷却又温暖的,矛盾而诡异和谐的瞬间。

直白的称赞的话语。

不知姓甚名谁,原因未知,一切都蒙上一层阴影。

被称为“镇民好警察”的警官先生决定在着手彻查之前未完结的案件的同时破解自己身边发生的诡异事件。他收拾完毕后走到警察本部,向本部长说明相关事宜,申请独自一人继续调查那起被尘封在卷宗里的凶杀案。

“空闲,你应该明白,目前没有任何有利于破案的线索。”柊翼低着头,一边目不斜视地浏览文件一边说道。

“不能在真正得出结论前就放弃。”他笔直地站立在原地,凝视着本部长的发旋。

“……”柊翼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打量空闲的神情,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就放手去做吧。”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柊翼只好放下再度拿起没多久的笔,看着怔愣在原地的得力下属,微笑着说:“破案有难度,务必小心。”

“是。”空闲打开门走了出去,迎面遇到听闻事情经过后赶来的虎石。平日里放荡不羁的人神情焦急,欲言又止,最终叹息道:“我知道你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但真正决定要去做什么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需要帮忙的话记得call我~”

“嗯。”一个温暖舒心的笑容转瞬即逝。

他直奔那个废弃的站台,靠坐在曾经放着曲奇的长椅上,头倚着长椅后的广告牌,在接近正午,逐渐增温的阳光的照射下昏昏欲睡,朦胧中察觉到一丝违和的气息。

“曲奇先生?”他的肩膀不受控制地晃来晃去。

“嗯?”他努力睁开眼睛。

“警察君?”

“奇怪。”

“空闲愁?”

“?”听到自己名字后他猛地一颤,端坐在长椅上。

呼唤他名字的细微的声音似曾相识,却无法确定在哪里听到过。

“该回家吃饭了~吃完饭以后暂时不要出门,车站里的伙伴不太友好。”

他额头上无意识流出的冷汗被温热的气流拭去。

“你是?”他凝神分辨着声音的源头。

“星谷悠太,你可以叫我星谷。快点回去吧。”

“你知道些什么?”

车站里突然狂风大作,金色的阳光泛着鬼魅的青色,各种各样细微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包围着车站。

“我稍后去找你,记得回家以后不要随意出门~”看不真切的少年的脸庞上是调皮的笑容,“要记得我说的话。”

有人推着他的后背把他送出车站,引导着他走到进站口,他愣了半晌,试图跑回原地,却发现他的身体和进站口间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抬臂敲击着额头上方的空气。

“快点回去吧。”他的耳边响起少年的叮嘱。

“记得回家以后不要随意出门。”

他极力保持镇定,不受控制地快步走回家,把门关好,脱力般瘫坐在玄关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斜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

青色的太阳。

脸颊刺痛。

他伸出手指在脸上抹了一下,指尖被暗红色浸染。

毫无缘由横扫站台的风刃。

“我稍后来找你。”

“记得不要出门。”

“不太友好的伙伴。”

光怪陆离。

“不要出门。”

什么东西在撞击着家门。

冷汗渗入衣襟。

嘀嗒。

正午的阳光不是金色的。

“星谷。”他轻声呢喃着。

魂魄夹杂在一起的吼叫声。

那人的名字和他轮廓一样不真实。

“星谷。”

“多给我一些时间,中间不小心搞砸了。”

“星谷。”他扶着墙站好。

“能不能再给我一些奇迹曲奇?”

“……好。”空闲走到橱柜旁,眼神扫过放在最下层的旧式木制便当盒,打开盛放着曲奇的小盒子,拿出一些放在盘子里,把盘子放在茶几上。

时钟上的指针缓慢地行走着。

晦暗的阳光仿佛是久远的过去,被浓重的睡意阻隔。

“竟然睡着了……”柔软的触感略过他的发丝,“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他安心地闭上眼睛,翻身熟睡。

“星谷,”少年的影子被带有恶意的灵魂撕扯着,啃食着,太阳冰冷而没有温度,“曲奇在桌上。”

星谷听着他零碎的呓语,飘到他身边,轻拽他的一撮刘海,“全部都吃掉了,放心醒来吧。”

悠悠转醒的空闲捂着额头坐了起来,盯着眼前的魂体,伸手把它虚揽在怀中,眉宇间带着一丝轻愁。

星谷眨眨眼睛,眼眶泛红,蹭了蹭他的肩膀。

一室静谧。

“我回来了,谢谢你,曲奇很好吃。”星谷伸手抹了把眼角,爽朗地笑开。

“你的运气可真好啊。”恪尽职守的警察先生无力道。

“……那些魂魄是在凶杀案之后逐渐聚集到车站的,我也是其中之一,”星谷低头思考着,“凶手是个连环杀人犯……本来我不在车站的,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他无法完全触摸到它,哪怕是一根呆毛。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个曲奇,和我几年前吃到的一模一样!……”

事情发生在几年前的某个中午。还是儿童的星谷悠太和儿时玩伴跑出家门玩耍,不小心落在后面,找不到回家的路,途中遇到警察本部正在追捕的连环杀人犯,在危机时刻被空闲先生救下,带回了警察本部。

“我当时吓坏了,一边哭一边打嗝……空闲叔叔递给我一个木制便当盒,笑着告诉我,吃掉那些曲奇就不会害怕了。只可惜,我只吃掉了一半。在那种时候,”少年好像在回忆着什么,“听说儿童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总能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偶尔很恐怖的东西,我看到他追着空闲叔叔跑到了车站,就在同样的地方,”他顿了顿,“他让我回家,可是只有我能看到他,于是我跑了进去,他放开了空闲叔叔,后来的事,我不记得了……”

“你是说这个吗?”空闲拿着便当盒走了出来,得到星谷肯定的答复,“里面的曲奇是我做的。”

那是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下午——很少把伤感表露出来的父亲带着一个孩子的照片回家,坐在餐桌旁湿了眼眶,自责许久后继续参与追捕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在某天被杀害。

他只记得孩子的眼睛是闪亮的碧绿色——代表生命和希望的颜色。

“空闲很厉害,”星谷笑道,“如果叔叔还在你身边,他一定会为你骄傲,”他主动扑向空闲,虚搂着他的腰,“演员在想哭时需要笑着,我们可不是演员~”

空闲抿唇,思考了片刻,“你为什么一直在车站里?”

“我也说不清楚……”星谷悠太飘到盛放曲奇的盘子旁边,伸出一根手指,绕着盘子的轮廓画着圈,“总觉得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总是想起一些我没有经历过的片段。”

他语气轻快地讲述着自己变成鬼魂后的见闻——比如,在他差点被别的魂魄吞噬时遇到了好心的前辈;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的他有幸跟着那位前辈游历许久,但是那只鬼十分随性,一不小心就杳无音讯;比如,他最喜欢吃的水果是蜜瓜,走丢之前吃掉好多,后来他回家探望过父母,只可惜星谷先生和星谷太太看不到他。

“所以还是不要乱跑比较好~”他挠了挠头,继续讲述。空闲索性趴在餐桌上,眯着眼睛听着。

“我在其中一个片段里是一名演员,和我的队友一起演出,收到过很多礼物,其中有入场券,书签之类的……有一个人在下雨时收留过我,弹钢琴给我听,十分温柔,但我记不清他的长相;一个人在路上奔跑,只带着几枚金币,好不容易走到城堡里……对了~在某个时刻我竟然是一名专职摄影师,为一名超模拍照。真的很不可思议。”

“那些东西可以被称作是宝物?亏他们送的出手。”空闲不由自主地数落着,“看来,你的经历很丰富。”说到这里,他撇了撇嘴,侧头看向另一边。

“哈哈哈~”星谷欢乐道,“我不小心把坐在我后面的人的魔法扫帚变没了;恍惚间走进一家酒吧,有个人背对着吧台调酒,手法很熟练,调出来的酒颜色很漂亮,”他开始浅笑,“他推荐给我一杯从橙色渐变至红色的鸡尾酒,那个味道……”他皱了皱眉,“火辣辣的,有些难喝,他把我送回了家……后来他送给我一瓶香橙味的朗姆酒。”

“然后?”空闲低声道。

“之后的事情我记不清了……对了!”星谷突然想起了什么,在空闲家里飘来飘去,“我还记得凶手的长相,说不定对你破案有帮助。”

空闲愁起身拿了纸和笔坐在桌旁,温声道,“你没办法画出来,对吧?你来描述,我来画。”

“想来也是,警官应该很擅长描绘肖像吧~大概是这样……”星谷陷入沉思,空闲一边专心聆听着,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

“好了,我的自信之作。”空闲嘴角扬起,双手环臂。

星谷悠太闻言飘到他上方,凑过去看了看,“……真是可爱的嫌疑犯,哈,哈哈。”他干笑了几声,“不然,你把我说的话复述给虎石先生或者本部长大人?”

事实证明,不要用惯性思维去根据一个人的职业推断对方的能力,总会有至少1%的可能性是不相符合的——尽管是小概率事件。

“……”回应他的是无边的寂静,以及擅长制作曲奇的警察先生黑了半边的,英俊的脸庞,还有他微微鼓起的腮帮。

最终空闲愁还是选择了求助警察本部的同事,当然,他不甘示弱地把自己画的肖像画递了上去。

虎石半信半疑地接过那张纸,猛地喷笑出来,“哈哈哈哈哈,不是吧,愁,”他捂着肚子,靠在墙根犹自大笑,“咳,噗,哈哈,你这也太,哈哈哈哈,比初中时还要差劲啊,哈哈哈哈哈!~”

“你离我远点,”空闲撇嘴,和虎石保持距离,“不然别人会以为我也有病。目击证人描述的有问题,他也应该反省一下。”

“……?”这是神情僵硬的目击证人。

“咳,那么,目击证人呢?”本部长大人哭笑不得地提醒两人停止闲聊。

“他出于某种原因需要隐瞒身份,总之,我相信他说的话。”空闲仰起头,看着星谷传达出感动意味的双眸,心情大好。

“好。”柊翼迅速召开了紧急会议,把虎石描绘的肖像发给众人,小镇的警察本部雷厉风行地展开了追捕行动,凶手很快就落入法网。

在不日召开的表彰会议上,空闲作为巡查部长代表叙述了寻找目击证人的经过,星谷托着腮帮听完了全过程。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我都以为是真的。”他冲到空闲面前,双手握拳,直视着空闲的眼睛,而被突然袭击的当事人不小心把帽子掉在地上,紧接着踩了一脚,角度精准,不偏不倚。

“不值一提。”他轻咳一声,“不过,我还是接受你的好意吧。”

“嘿嘿~嗯。”星谷笑了笑,“对了,空闲……”

“嗯?”空闲弯腰捡起帽子,抬头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看,”他眺望着远方,“凶手抓到了,空闲和我的愿望也实现了,我没有理由再停留了。”

“……嗯。”空闲没有开口询问他要去哪里,“我的愿望还没有实现,你吃光了我的曲奇。”他略恶劣地看着眼前较以往更加清晰的鬼魂苦苦思索的样子,“巡逻和做曲奇,选择吧。”

星谷苦恼地抱住头,“明明就是只有一个选项的单选题吧……”

“至少不用纠结了。”空闲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星谷,眸光柔和而沉静。

“啊咧?!”

空闲映射在道路上的影子被无限拉长,最终,与地平线交汇。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7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