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空星】520小片段合集

@澄子家沉迷铁虫若水 节日快乐

中间放飞自我各种友情客串,时间混乱。

BGM:嵩哥唱的《我乐意》

❤1、

“空闲?”

“是,”空闲撇撇嘴,皱着眉头敛目叹息,“我保证,同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目送着已经面带不悦的店主走进办公室后,他走到吧台前,弯腰放下圆形托盘,状似无意地看了看迟迟未亮起的手机屏幕。

如果解决感情问题就像解决国中时试图污蔑他的小混混一样简单就好了,只要挥拳即可,能动手就懒得动嘴,“沉默是金”是他恪守的人生信条。

然而他等待的人不是混混,这样的问题也不能用拳头解决——他总不能把星谷悠太打趴下吧?而且如果真的这样场面会更混乱,那家伙说不定还会还手。

“噗、咳,”他轻咳一声,快步拿起同事放在桌上的甜点送到客人桌上。

“哈哈哈~”同事路过他时打趣道,“我们的模范员工今天终于没有再犯错了~”

“……”他缄默地回以一笑,远远地看到手机屏幕似乎亮了一下,神情淡漠,但步履匆忙地走回吧台附近,拿起手机看了看,一抹无奈的笑意在嘴角绽开。

屏幕上赫然写着“抱歉,我去找你送我的CD了>-< ”

“有种喝了橙汁的错觉。”他想了想,回复道。

❤2、

空闲愁和星谷悠太约定一起去游乐园约会——当然,星谷悠太有没有约会的紧张感,空闲还不得而知。

 

然而他马上就知道了。

 

“……”星谷悠太眼神没有焦点,怔愣着看着空闲为他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两个衣扣,并把它们扣回正确的位置,“我不是故意的,空闲。”

 

“嗯。”空闲揶揄地笑笑,揽过他的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空闲看着星谷一脸兴奋地坐上飞椅,又状似无碍地靠着他的肩走出云霄飞车场地,在他提议去买鬼屋的票时神情崩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抓着外面的护栏不愿意进去。

 

“……”他拖着星谷的衣领,以训练他的胆量为由硬生生把他拽入鬼屋,期间享受了新鲜出炉的星谷牌拥抱若干——中间还夹杂着牵手和几个吻。

 

“空闲你、”星谷脸色苍白,“……”

 

“我看到那边有蜜瓜。”空闲正色道。

 

“……。”

“很甜的样子。”空闲微笑道。

 

星谷悠太欢呼一声,拽着他的手向果汁店狂奔而去。

 

论人类思维运转和注意力转移的速度——或许还要加上蜜瓜控的自我修养。

 

❤3、

时光如白驹过隙,他们卒业的一天终于到来。

空闲愁受邀在卒业前的欢送会上表演钢琴独奏。

“不愧是空闲!好厉害!”得知消息后的星谷开心道,并且对那雪他们说,“学学空闲……”

天花寺闻言气上心头,面色狰狞,大步上前揽过星谷的脖子,“本大爷这次也有演出,你这个不知趣的家伙!”

“啧、”月皇看着星谷被勒紧的样子,坏笑着上去给天花寺搭了把手,“我们都要表演的,星谷。”

“哈哈~”星谷掐着天花寺的脸,笑道,“可是你们都不会乐器啊~所以还是空闲厉害!”

“……”空闲把天花寺和月皇的手拨开,拉着星谷走到一边,摸了摸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

然而空闲镇定的表情让天花寺突然回忆起自己被面无表情的空闲锁进厕所里的那一幕,竟然无法和现在温柔地揉着星谷的头的人联系到一起。

 

明显有罪且十分不识趣。

 

演奏当天,空闲优雅地鞠了一躬,伸手撩起燕尾服衣摆后坐在长方形的凳子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跃动,时而明快时而低沉的,悦耳的声音行云流水般自指尖倾泻而出。

这不是离别的悲伤的乐章,包含着深切的祝愿,或许还有别的,复杂的情感。

 

这首曲子除了他的母亲、父亲,虎石之外,只有星谷听到过——在一个寂静的午后,他表达了想和星谷合奏的意愿,结果可想而知。星谷更换了坐姿,靠在他背后听他弹奏,突然轻笑着说,“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不过我也说不明白。”

 

他的手指一瞬间有些颤抖,却还是坚持演奏,就如同此时此刻。

 

他亲爱的前队长一定在认真地注视着他,或许还会夸他厉害,然后和还没上场的月皇、天花寺打闹半晌,只留那雪在一边惊慌失措地劝说。

 

哪怕是卒业前的最后一场演奏,他也不会让凤组出丑,出于私心他也会尽力演奏。

 

❤4、

“星谷总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空闲笑道,“虽然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也不想输给任何人,但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也更希望你能努力。”

 

“好,我们一起加油。”星谷转身,专注地凝视着空闲的眼睛,浅笑道。

 

他伸出一只手,握成拳状,似乎想要来一次友谊的碰撞,但空闲却抿了抿唇,拽过他的手腕。

 

他的眼神传达出疑惑的意味。

 

“我想一直和你一起努力,不问过去,只看未来。”空闲把他揽在怀里,蹭了蹭他耳畔柔软的碎发。

 

❤5、

 

    学院的一位后辈表示他在前辈们展出的作品中看到了星谷前辈和空闲前辈在一起的契机。

 

“哪里?”星谷疑惑道。

 

“空闲前辈绘制的海报里,”神情肃穆的后辈摘下眼镜,“代表星谷前辈的怪兽画得最大,最可爱。”

 

他第二天收到了空闲友情赠送的眼镜布一张,上面的图案和海报一模一样。

 

“不是怪兽,是星谷。”空闲言简意赅道。

 

“好的,我知道了。”后辈认真道,眸光微亮地看着自己的前辈,回到寝室以后他兴致勃勃地和室友诉说着自己的见闻,换来了室友一个温暖的拥抱。

 

“哈哈,空闲果然是画伯属性。虽然我们都很喜欢星谷,”室友轻揉着他的发旋,“但他已经有空闲了。”

 

“可是我还想再观察观察。”

 

“哈哈,”室友无奈地回应,“嗯。”

 

❤6、

 

    “空闲,我喜欢你。”

 

“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吗?”空闲微笑着说,身体微颤。

 

“可是我想不出别的套路桥段了。”星谷挠了挠头,羞窘道。

 

❤7、

 

空闲向偶然结识的支仓麻也请教如何成功追到喜欢的人。

 

“~”支仓麻也身体向前微倾,下巴靠近交叠的手指,眼睛微眯,“观察他,捕捉他,珍惜他,温暖他,最后,占有他。”

 

 ❤️8、(沢田24岁,绿谷15岁,星谷17岁)

“绿谷有恋人了吗?”星谷疑惑道。

“……”绿谷面红耳赤道,“不不不,虽然……”他终于平静下来,“嗯嗯。”

“是这次访问随行的轰君吗?”沢田纲吉微笑道。

“沢田先生也是~是狱寺先生吗?”绿谷捂住嘴,脸红道。

“咳、嗯。”沢田纲吉惊讶于绿谷的直觉——毕竟他的超直感已经十分强大了。

其实他对星谷悠太的神经更感兴趣,毕竟他第一次见到和全国闻名的英雄以及同样出名的黑道首领坐在一起仍然面不改色的高中生。

他看看绿谷,用眼神示意对方和自己一起看向神情迷茫的星谷。“星谷君呢?”

“?!”星谷挠了挠头,脸颊泛红,“哈哈,姑且还不知道,哈哈哈~”

“嗯?”绿谷和沢田相视一笑,眯着眼凑近星谷,紧盯他碧绿色的眼睛,“你确定?”

No.1英雄和黑手党教父的威压向他扑面而去。

“你确定吗?星谷君?”泽田纲吉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红色。

绿谷的手臂上闪着绿色的电光。

星谷悠太颤抖着伸手护住自己的脸。

千钧一发之际,两个不同的声音响起,恰到好处地解救了他。

“十代目,”狱寺宠溺地笑笑,为沢田纲吉披上他专属的黑色披风,“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了,我们该回Vongola了。”

“绿谷又擅自去做奇怪的事了。”轰焦冻这样说着,神情冷淡,眼角余光却紧盯着站在星谷身前的空闲。

“我们只是觉得他很有趣~”绿谷和沢田异口同声道,然后开始欢笑,“看来是空闲君。”

空闲和星谷目送四人离开,绿谷发动SMASH5%覆盖在墙壁上跳来跳去,轰焦冻挥手变出冰道在他后面优雅地滑行;沢田进入超死气模式拉着一直被保存在Vongola匣里的,强尼二最新发明的火炎驱动滑板在空中飞行,狱寺镇定地站在滑板上,时不时和他交谈,漂亮的艾绿色眼睛泛着超死气状态特有的光芒,方式大同小异。

“空、空闲,”星谷瞳孔紧缩,结结巴巴道,“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唔。”

“噗、嗯。”空闲浅笑道,“我们的leader运气真好啊。”

❤️9、

雨伞与雨衣成为了连绵的雨季的必备用品。

某天星谷没有带雨伞和雨衣,径自在路上奔跑,偶然间看到路边有一只白色的猫咪。

它虚弱地蜷缩着软绵绵的身体,时而轻轻“喵”一声。

“……”星谷停下脚步,慢慢走了过去,迟疑半晌后把自己的运动服外套脱下,在距离猫咪10厘米左右的地方蹲下,伸出双臂,把衣服轻轻盖在猫咪身上。

“?不下雨了吗?”他突然自言自语道,“真好啊。”

这时他抬起头,看到一只修长的,握成拳状的手,以及那只手中紧握的雨伞。

他突然想起某个下雨天遇到空闲时也是这般光景,只不过他们的位置对调了一下。

空闲平静的眸光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他把自己的外套搭在星谷肩上,一手抱起猫咪——连带着星谷的外套,一手撑着伞。

“我来帮忙……”星谷抬手想要接过伞,却被空闲拒绝了。

他看看空闲,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脚,突然明白了什么。

7厘米也是7厘米,无法逾越的距离。

❤️10:

空闲原本以为和星谷在一起后,生性跳脱的恋人会在休息时间拉他出去训练或者玩耍,但事实并非如此。

比如此时此刻,他在某个不需要去兼职的,下着倾盆大雨的清晨搂着星谷睡了个回笼觉,与此同时,他发现了星谷不为人知的,缄默而冷静的一面,如同他偶尔靠在自己肩头流泪时一样沉默。

“?”悠悠转醒的星谷在他胸口轻蹭,看向他,嘴角轻扬。

“……”他把星谷毛茸茸的脑袋摁到怀里,身体微颤,眼神泛起涟漪。

之后他开口询问星谷,星谷“哈哈哈哈”半晌,继而说道,“休息时间就是休息时间啊~空闲平常兼职已经很辛苦了,而且我也需要休息呀~一点也没有觉得无趣。”

他看着星谷的眼睛,恶狠狠地在他头上猛揉一把。

❤️11、

“空闲真的很温柔,也很厉害。哈哈哈哈~某天晨练时碰到一条狗,我突然扑到他背上搂着他的脖子,他竟然什么都没说还摆出了保护的姿势~”某档访谈节目录制中,星谷悠太如是说道。

“相信‘星屑’队长星谷悠太害怕猫狗这件事已经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资谈了。不过我想大家更好奇的点在于,一向显得生人勿进,不喜欢被人触碰的空闲竟然没有抗拒他的队长接近。”主持人笑道,“下面我们尝试连线空闲,看看他会怎么说~”

空闲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连续的“嘟嘟”后回荡在录制现场,“你好,空闲愁。”他耐心听完了主持人询问的问题,轻笑一声,简要回复道,“下意识的举动,”继而补充道,“毕竟,星谷最近手气运气都不好。”

这时摄影师把镜头转向星谷,他羞窘地挠挠头,双手合十说“抱歉”的样子透过屏幕一览无余。

❤️12、

“空闲笑起来真温柔啊。”

“他在看着星谷啊。”

——去观看《Shadow&Lights》,在后台围观众人后心生感慨的某位观众。

❤️13、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