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空星】那雪今天也很关心元气青年星谷的情感神经问题

非授权借用格式和模板会不会被打 @澄子家的若水 (过早地)预祝六一快乐&六月三日cp一周年快乐❤️
我喜欢你,因为你是你。所以无需介怀其它。
-----------------------------------------------------

1、元气青年

星谷总是十年如一日地喜欢着蜜瓜,从家人外出带回的,又大又香甜的蜜瓜,再到从至交那雪那里蹭来的圆滚滚的蜜瓜馅儿的爆浆麻薯,再到蜜瓜冰激凌,这让他有种幸福而开心的感觉,以至于误以为死亡即将逼近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大喊:“我想吃蜜瓜!”

即便他已经过了固执而专注地,明目张胆地表达对某样事物的喜爱的年纪,应该慢慢学会沉稳处事。

他仍然没意识到自己即将步入大龄青年的行列。

元气青年星谷悠太今天也迷恋着蜜瓜。

“所以说,星谷不打算尝试一下新的水果吗?”那雪拿出一个又大又甜的芒果,拿了起来,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不了,谢谢你,那雪。”他拿着水果刀走向厨房,突然想起自己把蜜瓜瓣落在了茶几上,转身打算去拿,此时那雪恰巧走了过来,吓了一跳。

星谷灵机一动,举起水果刀大喊一声,“哈哈!看刀!”

“真是真实版的持刀相向啊,星谷君。”那雪微笑着说,“皮死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吃芒果了,不需要再强调了。”

“嘿嘿~”星谷浑不在意地笑笑,轻轻挠了挠颊侧,“今天不打算直接吃了,榨果汁喝。”

“好的,我来帮忙~”那雪把星谷推进厨房,拿了盛着蜜瓜的盘子走向星谷。

星谷轻声道谢后拿起蜜瓜瓣,把果肉切下来,放进榨汁机里,犹豫片刻后又放了些白砂糖。那雪把蜜瓜皮扔进垃圾桶里,似是不经意般提起,“星谷君,没有人向你告白过吗?”

“没有啊~上一次是在小学了。”星谷笑道,“你也知道。”

“是……”那雪露出了回忆往事的神情,“当时那么多人喜欢她……”

“也包括你~你竟然因为她爽约,我很生气!”星谷在那雪肩上拍了拍,“对那种女孩子不太感冒,而且小学时的喜欢可以相信吗?”

“所以你就直接拒绝了她并且打了她伸向你的手对吗?”那雪侧目。

“因为她要摸我的手——尽管这样非君子所为。”星谷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雪,直到那雪表示自己缴械投降。

“那么之后呢?”

“没有人告白,估计是我太差劲了,哈哈~”星谷竖起一根手指在颊侧轻点,“而且后来遇到那位憧憬的高中生以后就沉迷播音了。”

“……”那雪犹豫片刻,开口说道,“会不会,如果有人向星谷君告白,星谷君就认为对方在和你开玩笑呢?”

他看着星谷惊讶地看着他,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不禁伸手扶额。

“星谷君你呀,太迟钝了,”那雪斟酌半晌,慢慢说道,“再多注意一下周围吧,说不定还有同性在注视着你~”

听到这句话的星谷差点跳了起来,狐疑地看向那雪。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直到此刻,26岁,男,单身狗,有一个有过恋爱经历的发小,星谷悠太,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感觉神经可能有问题。

榨汁机上的灯一闪一闪地彰显着存在感,默默看着自己的主人手忙脚乱地把蜜瓜汁倒进杯子里,差点洒了一地。

2、星语星愿

感情迟钝的粗神经怪物星谷君不仅是弧长绕地球的音乐艺能界名门毕业生,还是当地广播电台的支持人,每天负责两档节目:凌晨时分,充满活力的问安节目《早安,綾薙!》以及夜晚的情感咨询节目《星语星愿》,后者收听率高于前者,这是星谷悠太本人都始料未及的事。

毕竟他的日常画风从来都与细心体贴的知心大哥哥或者心理咨询师没有半毛钱关系,现在的听众即便咨询感情问题也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及自己的家庭和工作,更多的是感情,更确切地说是爱情,并且不是友爱,他只能硬着头皮按照从小观察到的,周围友人的经历去思考再给出答复,结果出人意料地受欢迎。

天知道他其实对这种问题一窍不通,岂可修。他去问凤树为什么夜晚档比凌晨档更受欢迎,也只是换来了一个捂着嘴,颤抖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前辈,没有任何裨益。结果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包括那雪。

内心宽面条泪的星谷青年握拳,吃足了精神食粮之后整理着当天晚上播音要用到的稿件,走入播音室,摁下一排排按钮,调整好音量,清了清嗓子,开始工作。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青年近乎少年变声期时清脆而温暖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边微笑着,边柔声说道,“每晚二十二时三十分,綾薙广播电台《星语星愿》准时与您邂逅~我是Hoshitani,希望能陪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下面我们开始现场连线~与往常一样,希望大家能够畅所欲言,”他停顿了一下,提高音量,温和道,“关于情爱之事,虽经不多,却也自信为大家排忧解惑。”

然而“自信”的他在节目结束前遇到了一件微妙的事。

“这位轰先生……您是想知道如何用近日开始流行的土味情话追到绿谷先生对吗?”星谷悠太缓慢地说着,“近日偶有涉猎,或许能给您帮助,但从您的描述来看,绿谷先生似乎是名一心沉迷学习和英雄的,认真且迟钝的人呢,他会不会因为土味情话对您有异样的看法呢?而且说这样的句子也不符合您的形象。”

他并不知道每天支持他节目的那雪在对面因为想象他一本正经地说着为难的话的样子,一边自言自语“土味情话什么鬼”一边在被窝里偷笑,更不知道某位听众因为他的一句话心生涟漪。

“你说的有道理,”轰焦冻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不过他不收听广播节目。我明白为什么他现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了。”

“?您介意说出原因吗?”星谷问道。

“……”电话对面的青年停顿了一下,“我请他吃猪排盖饭,对他说,‘无事献殷勤’,在他愣住以后说非常喜欢他。”

“哈哈哈~”,星谷笑道,“或许轰先生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会更好~这样可能会适得其反。如果绿谷先生认为您在和他开玩笑,轻佻跳脱怎么办?而且人如果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一定不要拐弯抹角,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让你想让他知道的人知晓,这就是语言存在的意义。”

“谢谢你,我明白了。”对面的声音微颤。

“结束连线的时候,”星谷摁下挂断连线的按钮,“轰先生的情绪有些许变化~或许是他喜爱的绿谷先生突然给予了他想要的回应,这真是太好了。”他舒展了眉眼,“虽说感情是这样飘忽不定的事物,但是温暖的人和事总是令人幸福,如同此时此刻,在收听我的节目,为我加油的听众朋友们给予我的关心与支持带给我的,发自内心的愉悦感与归属感。我是Hoshitani,感谢您的聆听,祝愿每个人都能找到专属于自己的星辰~我们下期再会。”

他摘下耳麦,整理好稿件以后走出播音室,向陪他一起的工作人员们道谢后把稿件放在专用的档案盒里,坐在办公桌旁的座椅上,看着远方。

夜晚的綾薙镇缄默而温柔,没有过多离奇梦幻的,吸引人眼球的场景,更多的是万家灯火,世俗之城应有的景致。

这些灯火中,有的属于他已经失去的人,有的属于至今仍在他身边的人,有的属于他未曾谋面的人,有人纵情享乐,有人辗转生存,或许这就是大千世界,正因不同,才精彩。

思及此处,他颔首,垂眸浅笑。

“你们要早点休息~不必担心我,晚安。”他拿出开始工作前放在抽屉里的手机,打开仍然不习惯使用的微信聊天界面,在家人群里写道,想了想,又给那雪发了一句,“明天也要一起加油,不要偷笑了,快睡吧,你还要寻觅肌肉匀称的御姐呢。”

虽然他对发小这种审美无法苟同,不过他的发小也对他的无法苟同持无法苟同的态度。

“你应该休息了,星谷悠太,明天的凌晨档也要元气满满。”他对自己说。

终有一日,他会看着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在这尘世中找到自己的星辰和太阳,妥帖而幸福,如此,才是圆满宽慰,他才会有做自己的勇气与安全感。

3、单身也是一种情感问题

认真而执着的广播电台员工星谷悠太如同以往一样,喜欢在工作之余去他和那雪的母校,綾薙学院的图书馆静坐片刻,有时看些自己喜欢的书籍,有时只是静坐,间或在纸上写下自己未来一周的计划;也会一时兴起画些涂鸦画。工作后的他沉静不少——至少再也没有在进入图书馆时和那雪“偷渡”蜜瓜点心。

近夏的天气总是时晴时雨,不过星谷总是幸运的那个,前脚刚跑进图书馆,后脚雨就倾盆而至。

他庆幸地转过身,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把怀里卷着的衣服拿出来,然后从衣服里取出了一本专著和一本散文集,走向还书的柜台。

今天换人了吗?很Gay里Gay气的颜色了——他盯着眼前埋头工作的人的一头紫毛,暗自想道。

“还书的话,请出示您的借阅证。”

“好的。”他拿出借阅证,看着原本头也不抬的工作人员愣了好几秒,然后抬头询问他,“单身算不算情感问题,可以咨询吗?”

星谷被这么一问也是完全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眨眨眼睛说,“说起来,这么久了,倒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承认我可是被你问倒了,不过,单身当然是情感问题。你目前单身或许只是因为没有遇到那个合适的人,只要耐心等待就好,总会有那样一个人出现~哈哈。”他想起自家发小奇葩的审美,情不自禁地笑开,突然想起自己正在帮助听众,又轻咳一声,沉下脸色。

态度很重要,嗯。

结果不按常理出牌的,怪异的员工犹自对他说,“我办理完你还书的一切事宜后还有十分钟下班。”

“?”他张张嘴,转身看看身后的还书队伍,狐疑地闪到一边,发出了一个表示疑惑的单音节词,认真聆听着。

面容俊朗的图书管理员却视队伍为无物,继续说道,“我每天都有听你的节目,你总是会劝人如果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一定不要拐弯抹角,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让你想让他知道的人知晓,这就是语言存在的意义。”青年的嘴角微扬,眉眼柔和,眸光微亮,似有流光婉转,“刚才那一秒,我就想让你知道,你毫无缘由地,让我牵挂。”

“?~”星谷瞳孔微缩,抿了唇,下意识发自内心地笑开,把手上的书小心放在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眼前之人的工作牌,边艰难地思考着空闲到底是什么意思边豪爽地拍着空闲的肩,看着空闲随着自己手掌的力道身体轻晃了一下以后,踌躇着开口道,“那么就让我这个情感专家来帮忙解决一下你的单身情感问题吧?”

毕竟看起来只是一名可爱的,用心关怀他的忠实听众。

然而现象和本质总是有差别,所以才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但是究竟要不要拘泥于本质才是重大问题。

按照常理,个性和星谷全然不合拍的听众竟然和星谷并不刻意,却也相安无事地共处许久,对方只是偶尔邀请他喝杯咖啡,有时还会在图书馆偶遇,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安静地看着书,身周的氛围却安静美好。

“我究竟在干什么?”——第N次因为对听众的温柔毫无抵抗力而赴约的星谷悠太在某天下班后看到自顾自斜靠在紫色机车旁等待他的空闲时,第一次认真地自省。

4、直线球果然是全场最佳

“所以说,是你在节目播送期间说的话吸引了某位忠实听众,这个和你一样是单身狗的听众貌似在追你?”那雪打开一个星谷倾情推荐的咖啡味梅子,正要放进嘴里,

 

却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把它扔了出去,猛地站了起来。

 

棕色的梅子“骨碌骨碌”地在地上滚了几圈,星谷怔愣着看着那梅子,一脸痛惜:“连那雪都学会浪费食物了,真应该反省一下,哈哈哈。所以说为什么啊,不太懂啊。不过紫色真的是基佬色吗?哈哈哈哈哈~”

 

“……”那雪双手搭在星谷肩上,强迫他看向自己,意料之中的,青年懵懂的神情映入眼帘。

“你的重点呢?是真的啊……”那雪感慨道,“我就觉得……听你说起你们的相处模式时,到处是少女喜欢的粉红泡泡啊。互赠礼物什么的,所以说……喂,星谷你清醒一点啊!”

 

他大力地晃着自家神游万里,呢喃着“粉红泡泡是什么鬼,真的吗?我在干什么?”的发小,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

目前还在寻觅御姐的那雪透的心率同过山车持平。

我的发小星谷二十六岁母胎SOLO。

 

我的发小糊涂鬼星谷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貌似脱单了。

 

我的发小亲近的人代表色是基佬紫。

 

我的发小的,三十一岁还是单身狗的忠实听众,在听了我发小的情感咨询节目之后用我发小介绍的方法追上了我发小本人,然后这个人和我的发小是同性,还是我们的学长,母校的图书管理员。

 

那雪只觉得自己的大脑过载了。

 

但是还能怎么样呢?

 

看着星谷随着空闲的脚步一起走上綾薙学院的周年庆典共舞的,今天也很关心发小情感神经问题的那雪,落下了不知是何滋味的泪水。

 

他又看了看对面左手儿子右手女儿的,正在流泪的紫发学长的好基友,暗叹世事难料。

 

 

FIN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