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澄子

考研党更新随缘,建议慎关or取关

一个轰出脑洞(段子?)骗更

脑洞来源嵩哥《大千世界》
AU自由摄影师轰焦冻和战地记者绿谷出久。
自由摄影师轰焦冻从新闻中得知了某边陲小国遭遇战乱,看到新闻中的惨象,毅然奔赴前线拍摄一组专题相片。
他在漫天战火与哀嚎声中看到了在竭力呼喊着什么的绿谷出久。
之后他看到灰头土脸的青年神情坚定地拿着话筒,温声和摄影师商量远距离拍摄的事宜,他身后不远处就是爆炸的火光,但他无所畏惧。
那一刻,他如同英雄。
这个人和他是一样的,他们都有某种纯粹的愿景,他想。
轰焦冻情不自禁地拍下这一幕,他说不清那种冲动源自哪里,或许是因为脏兮兮的外表和混乱的环境没有遮盖住绿谷出久眼睛里的光芒。
他主动去找绿谷出久洽谈合作事宜,原本和绿谷互相配合的摄影师听说著名的神秘摄影师轰焦冻愿意和绿谷合作拍摄就返回了国内。
他和绿谷一起走过A湖的边沿,听绿谷诉说他的梦想。
我要成为和欧尔麦特一样伟大的战地记者——绿谷出久说。
我也想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纯粹,强大而奋不顾身的人,虽然,我曾经忘却那份纯粹。感谢你让我想起了它,谢谢你,绿谷——轰焦冻答。
我不知道轰君遇到过什么事,也不便开口多问,但我想说,轰君可以做自己——绿谷出久的笑容在这由温柔矫饰而起的,冰冷的战地中,那样温暖。
——轰焦冻就是轰焦冻,独一无二的轰焦冻。无人可以替代。
——绿谷出久无论经历什么都是纯粹而容易相信真善美,奋不顾身的人。
这样,就很好。
直到某天,绿谷扔下话筒奋不顾身地去救一个快被压在钢筋水泥和楼宇碎片下的女孩。他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滚了一圈。
上天眷顾,如此幸运——他笑道。
他的身体在大脑之前开始行动。
迎接他的却是轰焦冻的一个拥抱。
青年把面前矮他一小截的人连同小女孩一起抱在怀里,缄默着。
虽然喜欢绿谷出久这样的人总是这么心惊胆战,他也无法放弃了。更何况,他也会有这样的冲动。
他们联手拍下很多视频和图片材料,用简陋的发信装置连接信号和电脑,把它们发回国内。
在某个战火重燃的夜晚,轰焦冻看着无边的火光和黯淡的星空向绿谷出久告白。
“这就是轰君的浪漫吗?还有,我必须确定一下,轰君,是在说,喜欢我吗?”
“无事献殷勤。”
“噗嗤。”
“非常喜欢你。”他拽着青年的胳膊,两人一起跑向火光附近的隐蔽点。
“现在几点。”
“轰君会在工作时间问这样无聊的问题吗?不像是你啊。”
“这是我们幸福的起点。”他的相机里,微笑着的青年,伴着他身后的火光,成为诠释著名摄影师轰焦冻好不容易学到的乡土浪漫的,最好的纪念物。
或许他们在下一刻就失去生命,或许生命在战争面前如此卑微,但只要始终与之抗争,战地就会留有希冀。
用不多的水浸湿帕子,温柔地,却也草草为绿谷擦脸的轰焦冻伸手盖住青年的眼睛,吻上自己的手背。
目前,这里和绿谷就是他的世界,他也可以娟狂而自信地认为,他对于绿谷也同样重要。
最后政府军终于获得胜利,该国终于可以进行战后休整。
绿谷出久想起他背着电脑和各种设备,被原本养尊处优的轰焦冻扯着拼命躲避战争挑起国派来的杀手的,心惊胆战的那些瞬间,突然有些脱力。
他们足够幸运。战地里不幸的人已经逝去,留下的人有的无法治愈自己的创伤,麻木地活着;有的满怀期待,为新生活努力。
“轰君身手不凡。”
“绿谷也不错,跑得很快。”
“……这算是夸奖吗?”
轰焦冻,家室外貌满分,奈何是个弧长天然却擅长偏门直线球的傲娇。情商不足。
两个风尘仆仆的青年相视而笑,带着劫后余生的满足感。
他们的故事还会继续。
【脑洞完】

评论
热度 ( 10 )

© 若水家的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