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2】天星(ALL星谷悠太相关)

和平常的张扬疏狂完全不同的低调奢华,气质浑然天成——这便是星谷悠太近日看到天花寺翔的现场表演时内心的想法。

他一直知道天花寺翔出身清贵之流,身负承袭“哥特系歌舞伎”流派的重任,他这个半吊子定无法与之相媲美,但直到看到天花寺站在舞台上的一刻,他才明白,天花寺翔有多优秀。

天花寺眼尾的半抹殷红极尽妍丽,却未给人充满女气的印象。这无疑是一场柔与刚刻骨交融的盛宴,令人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当然,星谷并不会这么说。

隔日两人交谈,星谷提起这场演出时突然发现自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如何说出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头上的四根呆毛似乎要炸起,直指苍穹,脸也红得厉害,心脏似乎下一秒就要弃他而去。

此时他眼前天花寺的身形影影绰绰,血色的瞳眸里似乎有期待的流光。

“啊,天花寺果然很厉害啊。”果然,憋了半天,也只得这么一句。

“噗嗤,哈哈~”天花寺毫不留情地笑出声,“果然不能指望你这家伙说些什么啊,毕竟你一直是个不识趣的家伙,”继而他浅笑道,“不过这种奇怪的夸奖我就勉强收下了。在练好歌剧之余多读读国文吧,星谷。”

阳光在偏移的过程中被高楼遮住,天花寺的面容晦暗不明,星谷觉得自己似乎又花了眼。

不然他为何会看不懂天花寺一个简单至极的笑?

直到他们在一起,他才明白,这是略带怒气,却不得不偃旗息鼓,不得不去宠溺的,无奈的笑意。

偌大的双层别墅内满是温馨的装饰,卧房门旁隐隐透出榻榻米的颜色,竟诡异地不显突兀。米色碎花墙纸铺就的墙壁上和风挂饰错落有致,雅致而温馨。

“悠太你真是……我很少这么憋屈。但又拿你没办法。毕竟你就是这么一个粗神经的家伙。”高大英俊的男子西装革履,回到家与爱人聊天小憩后的第一件事情却不是褪掉碍事而令人拘束的衣物,而是轻轻搂过自家爱人,状似粗鲁地抚过自家爱人清隽阳光的面容,低头吻上怀中人温软的唇,极尽温柔。

【恨不得把你撰在手心,却怕抓疼了,只敢轻轻护着——明知道你是个生命力旺盛的家伙】

星谷不给面子地偏头大笑出声,而后伸手勾住天花寺翔的脖颈,双腿一跳盘上自家小攻的腰际,“谁知道天花寺你这家伙那个时候那么青涩那么闷骚啊哈哈哈!话说你那时就,唔唔!”

天花寺强吻着自家不老实的伴侣的唇,暗中发誓一定要堵住怀里这家伙喋喋不休的嘴,省的他再说出什么自己不喜欢听的话来,免得到头来还是自己憋屈。他一直拿这个人没办法。然而他的双手却托着伴侣的臀部,以一种别扭的守护的姿态无比虔诚地完成回家后的第二个吻。

谁能想到这个粗神经的家伙那么难追呢?无论是和星谷悠太一个宿舍,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且温柔体贴的那雪透,还是月皇海斗、空闲愁和辰己琉唯等等人,全部都是情敌。

亲吻的冲动初歇,体内的荷尔蒙因子渐渐停止沸腾后,天花寺便换下碍事的衣物,两人坐在餐桌前开始用餐。

星谷埋头扒着米饭,眼神却不受控制地飘向对面的人。

坐在原木餐桌旁身着和服吃饭的天花寺诡异地不显突兀。他眼敛微眯,缄默地喝着味增汤,眸光透过星谷身后的窗棂仿佛看向什么。

曾经的星谷悠太认为,只有这个时候天花寺翔才会真正平和地看待一切。

同天花寺翔交往后,他才发现,天花寺骨子里其实满是樱般的清正风华,少年时的暴躁易怒不过是沧海一粟,果真清贵。他曾因此对天花寺为何爱上他眼中庶民的不能再庶民的自己充满疑惑,也担忧自己能和这个人一起走多久。

“星谷你果真对我上心了,竟然会思考这么无聊的问题。”天花寺一边揉着少年的头一边嗤笑道,随即却低吟一句,“自然是天下之花。”

喜欢变为爱,似乎水到渠成。

“呐,天花寺你在想什么啊?”星谷浑然不觉自己已经问出内心的疑惑。

“我在想,那天父亲坐在窗边看着我和你这个庶民跪在一起时在想什么。”天花寺放下小碗,眼神波澜不惊。

两天两夜长跪不起与受尽家法折磨,终是换来家人首肯。

天花寺曾拦着星谷悠太不让他再去劝说父亲——或许他料到取得父亲首肯之路不会平坦,并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很介意家人的看法——毕竟悠太的父母已经同意了,他们可以搬离这座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星谷却十分执拗,竟趁他外出拍摄偷溜到他家。天花寺家主下令严禁星谷悠太出现在自己面前,星谷便悄悄从这扇窗户爬入见了天花寺家主一面,而后和匆忙赶回的天花寺共跪两天两夜,又挨了一顿家法。期间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试图为对方遮风挡雨,均受了不轻的伤。

家庭医生到达之后,星谷悠太第一反应竟然是查看天花寺翔的伤势并坚持先为天花寺翔医治。

“为何?”天花寺家主刚毅的面庞上喜怒不定。

“他还要站在他喜欢的舞台上。”星谷悠太踉跄起身,眸中满是星芒。

家主恍然间想起,天花寺翔幼时看着同班同学嬉笑时,眼中似乎也有过这样的光芒。既然命中注定无法自由,不如在情感上稍作补偿,也未尝不可。

天花寺勉强跪坐,长揖至地,起身后眼中的光芒似曾相识。

作为家主,他无错;作为父亲,他却错得离谱。

天花寺起身揉了把自家媳妇儿的头,把碗筷收好。

星谷悠太知他在意父亲的看法便不管不顾地乱闯,竟是得了家主亲眼。两人婚后偶尔还回大宅小住,面对星谷牛饮清茶的做法家主却未苛责,只是不咸不淡地说过几次。

这才有他和星谷现在毫无隐忧的生活。

天花寺翔伸手搂过这个毛毛躁躁却意外体贴的家伙,满心都是欢喜感。

一直想把心送给你,放在你手心,愿你风雨无忧。

Gift2 the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26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