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听说有人叫我撒粮小天使
忠犬狱寺×温柔纲吉
总攻空闲×元气星谷
天然轰总×书呆绿谷

【Gift3】月星(ALL星谷悠太相关)

突破阻碍之后才发现,星空在黑夜中毫不示弱地闪烁的姿态有多么令人沉醉。

无主之地,必会有人觊觎——比如总会有人抢着坐在最适宜观星的地方窃窃私语,又比如,星谷悠太。

月皇海斗曾经天真地认为征服星谷悠太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家伙粗神经,很好哄。只要他露出些许不悦的神色,悠太就会凑过来询问“月皇你怎么了”,好懂的很。

但事实并非如此,真是应了那句老掉牙的天朝流行语——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第一次,他独自一人在镜子旁练习,星谷悠太发现后想陪他一起,天花寺翔却一把揪住星谷的后衣领把他拉走,一边恶狠狠的说着什么一边悄悄对他露出挑衅的笑容,令人不爽。

第二次,两人交谈时星谷的话当真使他有些恼怒。星谷看到他生气了便立马道歉,他感觉自己某种奇怪的情绪得到些许缓解,刚要软化自己的态度时那雪透便走过来说着“你们不要吵架”“星谷君不是故意的”云云。星谷的注意力被转移到那雪透身上,一边挠头一边笑着说“不不,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让月皇不高兴了”,让他想知道自己在星谷悠太和队友的心目中是多么易怒的一个人。

第三次是辰己琉唯,第四次是来凑热闹的虎石和戌峰……等等。

某天夜晚他训练完毕准备回学校时路过空闲愁打工的咖啡厅,看到星谷和空闲坐在一起交谈。星谷满脸轻松愉悦的笑意,空闲也罕见地笑着,眸中诡异地满是宠溺。聊着聊着星谷好像快要睡着了,空闲去拿了自己的外套搭在星谷肩上,动作十分温柔。他的胸腔猛地一痛,继而是彻骨的酸楚。那么多人宠着这个人,而他有时候却对他不假辞色,他该如何在这人心中争得一席之地。

甚至连扬羽等人都开始和星谷悠太搭话。

忆及此处,月皇海斗一边叹气一边收起自己训练时脱下的外套,打算回宿舍去思考拿下自家leader的策略。

他原本按部就班地活着,但自从进入绫薙学园以后一切都变了——不,这不应该归因于学园,而是星谷悠太。

自家leader这样奇奇怪怪的、鲜活的、不拘小节的人,还是硬邦邦的男孩子,和世家子弟应该有的香车宝马娇妻美眷没有半分关系。

“咦,”一只手在月皇面前大力地晃着,星谷悠太疑惑道,“月皇你怎么了,感觉你最近有心事啊。”

月皇海斗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清秀的脸庞上困扰的神色诡异地有些刺目。

果然,他最近的举动过于反常,饶是星谷悠太也察觉到了。

“没什么,只不过有喜欢的人了。”月皇侧过脸去假装看窗户外面,眼角余光悄悄观察着星谷悠太的神色。

“呼,原来就是有了喜欢的人啊。”悠太松了一口气,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什么后大喊道,“纳尼?!月皇有喜欢的人了!!!”

排练室内顿时一片寂静。那雪透、空闲愁、天花寺、柊组众人、扬羽陆、蜂矢、北原、南条都盯着月皇海斗,内心都十分忐忑,唯恐月皇海斗说出自己的心意打破彼此之间微妙的平衡。

月皇海斗回过头来看到众人一脸“别说”的表情只觉扳回一局。

“原来是恋爱的烦恼啊~”星谷悠太开心地笑着,“虽然我没有恋爱过,但是有什么烦恼可以说出来,我们都会帮你的哈哈哈~”调皮的表情让人看着心里痒痒的,想要捏捏他的脸。

月皇海斗瞬间哭笑不得。

星谷悠太笑过之后却忽觉不对——他对月皇海斗喜欢的人有些别样的在意。他想知道那个人叫什么,身在何处,背景如何,品行怎样,心里有些许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失落。

他沉默着褪下衣物走入浴室,在神游万里的状态下冲凉完毕,迷迷糊糊地给自己吹着头发,吹风机“呼呼”的声响伴着脸颊、发丝热热的触感让人有些许昏睡过去的欲望。

他迷迷糊糊地放好吹风机,侧卧在床上,鬼使神差地打通了月皇海斗的电话。

“呐月皇,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我,有些……”在意。

“噗嗤……”月皇听着对面有东西掉落在床铺上的声音忍俊不禁,随即呢喃道,“反正你也睡着了,今晚估计不会听到了吧。”墨蓝色的双眸微咪,“我喜欢的人是个认真的傻子,他是我的leader。”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缠绻。

电话那边试图帮星谷收好手机的那雪透:“……意外地狡猾。”

刚进入房间听到了重点的空闲愁:“……。”

“……。”月皇海斗假装镇定地走过空闲愁身边,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由于长时间排练积攒的困意与疲惫感折磨着他的神经,意识却分外清明。

    几天后,星谷悠太在自己课桌里发现了一张被叠得工工整整的蓝色信纸。他把信纸拿出来,走到楼内较为空旷的地方小声地读着:“星谷,唔,我喜欢你很久了,请和我交往。啊咧?!署名……”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信纸右下方的署名,“?!”

“所以,”一只修长好看的手夺过他手里的信纸,“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烦恼。”月皇海斗凑近星谷悠太,直到他的脊背抵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

“所以月皇你是因为发现有神秘人喜欢我才这么纠结的吗?”星谷悠太问道,感觉此时的月皇有些反常,却没有放在心上,“谢谢你。”眸中星芒一层层漾开。

如果他再敏锐一些,会发现那是雄性靠近自己划定的所有物时毫不遮掩的侵略性与占有欲。

“真是败给你了。”月皇海斗只觉一阵脱力。他放任身体前倾,把头靠在星谷肩上,脸偏向星谷的脖颈,“那封信是我写的。我喜欢你,星谷。”

“!月皇你是在开玩笑吗?”星谷试图偏头看向月皇却被月皇紧紧地搂住,不得动弹。

“我是真的喜欢你。”月皇闷闷的声音传来。心跳如擂鼓,不过如此。有接近爱慕之人的喜悦,也有等待答案的忐忑,还有些许惊惶不定。

    “月皇你听我说,”星谷用力挣脱开月皇,双手抓住月皇的双肩,“你看着我。”

月皇海斗闻言看向他,眼前之人翠绿色的瞳眸中满满的都是坚定。

“无论我的心意和月皇你对我的心意是否一样,我都不会对你产生厌恶的情绪。所以不要偏过头去。”星谷一字一句说道,“告白不是面对面,看着对方说才有意义吗?如果有想要的东西就要伸手去索取,不要在不知道结果的时候妄自菲薄……天朝这个成语是这么用吧?”

“噗嗤,你还真是……”月皇弯腰笑出声来。就是这样的人击破了他周围的坚冰。“放心,是对的。”

“其实我最近很在意月皇你——当然不是说之前就不在乎……”悠太看到月皇脸色有变差的趋势连连摆手道,“就是最近异常在乎,也许是因为听到你说有喜欢的人了,”随即他想到这个人就是自己便乐不可支,“哈哈,本来还有些担心你们在一起以后这个人能不能照顾好你。虽然现在我对月皇的在意可能没有你对我的在意那么多,但月皇你这么好,总有一天我也会这么在乎你的。”

月皇的面容渐渐模糊不清。晨光透过窗棂照在脸上,温暖而熨帖。

星谷眨眨眼睛,侧头看向左面还在睡梦中的人。月皇海斗一向表情淡漠的脸上绽放着孩童般的微笑。

他似乎听到月皇轻笑道“好的”,和那天一样。

“我们是不是做了同样的梦啊,海斗。”星谷开心得脸颊通红,悄悄靠近自家老攻在月皇的脖颈旁蹭了蹭。月皇皱了皱眉把星谷紧紧地揽在怀里。

床头柜上小小的盒子里,两只对戒如星月般交相辉映,泛着淡淡的光芒。盒子下面蓝色的信纸已经开始泛黄,隐约能够看到一行清隽的英文:“ your unlimited admirer”。

Gift3 the end.

评论
热度 ( 36 )

©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 Powered by LOFTER